“嗤!”

    “嗤嗤”的冒起屡屡蓝烟,宛若被焚烧而起,却不见有火焰,还伴随有屡屡血色,染红了黑暗的幽冥河水。

    如此一幕,看得太阴大皇子正有点懵,他就听到了更刺耳的尖叫声!骤从下方慢半拍的嘶出。

    紧接着!不等三人反应过来……

    “砰!”

    一道沉闷的爆响,就从容墨体内骤散而出,更有一重无形的强力!随即就将那覆在他身上的浓稠血浆,齑灭。

    “叽!……”

    绝对惨然的尖叫声,就在同一刹那!自那血眼凄绝爆出,听得太阴大皇子和廖宗明,都有种耳膜被刺破了,耳朵好疼之感。

    可也就在同一刹那——

    “嗡!唰唰……”

    四面八方的那些“蛛网”,就像是受了刺激一般,忽然疯狂的朝叶千璃三人吞噬包裹!更精准来说,是朝叶千璃!朝小小墨发起了绝地反噬。

    在战局中明显失利的血魔,显然想要通过吞噬叶千璃这个小孕妇,来达到力量大爆发!以取得力量上的绝对优势,反杀容墨!

    这和之前的“大水母”被击杀时,所选择的做法一样!毕竟它们都是被困在此间太久的魔物,一旦有机会可以让它们挣脱桎梏,它们就会不顾一切!拼尽所有。

    不过……

    “吼——”

    弑天狼这时候已魂力大爆的护住了叶千璃,其周身怒散而出的紫黑力量,已将叶千璃三人圈在其中。

    一时间……

    “嗤!”

    “嗤嗤!……”

    无数的血红“蛛网”,就像是冲入了虚无,直接被嗤然消灭!根本无法穿透弑天狼的保护罩。

    不仅如此!被护住的廖宗明还一掌打出了幽冥鬼火,直接焚向朝他们密密麻麻裹来的血红“蛛网”。

    “太阴真火!去——”而太阴大皇子见此,自然也不再傻懵着的,赶紧释放出他的太阴真火。

    两人的森然烈焰一经焚出,也是让想要绝地反噬!准备暴起的血魔,完全无法打出一场“快攻”。

    更何况容墨也不是死人,他在感知到他的小豹子这边能稳住时,他的攻击!已针对向血魔的另外一只眼。

    “嗡。”无形中凝于他修长五指上的异蓝暗光,每每被他掌出时,整条幽冥河感觉都颤抖了一下。

    就仿佛一条河的幽冥力量!都被他一手掌控了,他就是这条深暗冥河的主宰!创造者,是以他一手召力间!全河之力都将应召而来。

    “哗——”

    冥冥之中便有河流汹涌的动静,直卷而出!响彻三人的心田,并汇于容墨之掌,被他再次扣杀向血魔。

    “叽!”

    而这一次,已体会过容墨一掌之力的血魔!忽然就在太阴大皇子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猛朝河底窜堕了下去。

    这是……

    逃跑!?

    太阴大皇子怔楞的看着这一幕,只觉得仿佛在梦中!又像是置身于幻境里,反正一切都让他觉得不真实就对了。

    可更让他觉得不真实的是——

    “封,杀。”

    随着容墨冰冷无情,不带起伏的声音散出,就有一层暗蓝异波,如水纹!如波澜,似温柔!实彪悍,迅若电光的袭扫向血魔。

    霎时间!

    “叽——”

    血魔的那只眼骤发出超分贝尖叫,更有滚滚血光爆世而出!其内还隐现出一尊巨大的魔影,并且——

    “吼——”

    魔影一爆间,就返身朝容墨挥拳砸上!而这一砸,硬生生在幽冥河中,砸出了“砰”然巨响。

    “砰——”

    可怕的砸水破空声,不仅震响了整一条幽冥河,还爆冲出了河面,响彻向中空!引来一群强者和大帝的焦点关注。

    “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

    “……”诸强者看着明明平静无波,却爆出了巨响的幽冥河,只觉得懵!还是懵,一片懵。

    唯独少数神境以上强者,纷纷脸色肃然的看着幽冥河,一脸的沉重!因为他们都在这一声爆响里,感知到了神则以上的力量。

    “有超级魔物出现了。”太虚帝肯定道,其余大帝也一脸凝重,特别是儿子还在其中的太阴帝。

    至于女帝,她从感知到,她的小千璃可能出事开始,她就一直僵直着身体,浑身紧绷到了极致!

    不过……

    “嗡!”

    一层暗蓝异光,就在诸帝沉重的时刻,随声而散出幽冥河面,化作神秘无边!让人心悸的烟雾。

    同一时刻!在河中。

    “轰——”

    拂袖间!已一手肘抵上魔影之拳的容墨,明显被轰得倒退了数十丈,差点要撞上叶千璃三人了。

    惊得叶千璃差点又想上手,不过她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她很清楚的知道,她在这河底就是一废物不说,还是各魔物贼渴望的大补,她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所幸容墨也没有让她太担心,他已在稳住了身形后!反手就化出一丈暗蓝异光,并朝魔影的心脏位置精准钉上!

    一时间……

    “嗤!”

    就有血光从魔影的心脉中喷出,宛若真魔被刺!拟真效果惊人,看得叶千璃却忽有明悟的向前站出一步。

    紧接着——

    都不等魔盒反应过来,叶千璃已割掌滴血!并清喝出声道,“吾以吾血,请先祖!人皇,庇护。”

    此法一祭!此言一出。

    “唰!”

    现身在叶千璃身后的人皇,就在她那一滴血的加持下,明显金芒一耀!甚至,冥冥之中!暗河之内,还有一泓!一泓,又一泓的力量!宛如找到了主心骨般,汇聚而来。

    霎时间——

    “嗡!”

    叶千璃的人皇天赋金华大盛,高大!威霸,恢弘!磅礴,顶天!立地,无所畏惧!而凛然超凡的皇者气息,就在这场变化中,无声而放。

    人皇。

    现世!

    ——

    罡风起!

    山河碎!

    绝唱响!

    神华放!

    ……

    幽冥河之内,龙山废墟之上,有绝世人皇虚影!神降,龙山金芒大放,天地正气哗燃,诸方肃然膜拜。

    “……”

    全场一时寂然无声,但任谁的内心!都翻起了惊天巨浪,毕竟任谁也没想到!人皇会神降龙山废墟。

    一时间……

    所有人在默然伏拜的同时,都下意识想到了叶千璃!毕竟场内如果说有谁能有这能耐,那绝对就是她了。

    可是……

    “小、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