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崇阳一番犹如智障的话一说出来,忘尘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剑老七绝对是作死本尊”。ωヤノ亅丶メ....

    就连狐姬都惊呆了,也是特别佩服简崇阳的智商,不过再一想这简崇阳肯定是不知道,那容墨到底有多变态,她也就释然了。

    不过呢……

    就在忘尘笑和狐姬等人,都以为容墨要打智障时!

    “嗖!”叶千璃脱手而出的一道紫芒,已在简崇阳那话说完的一瞬间,就超迅速的砸了上去。

    然后,不等众人看清楚什么情况,就连简崇阳这个说话的人,也都还没来得及看清砸来的是何物。

    “砰!”

    那道砸出的紫光,就在接近简崇阳时!直接炸出了一片七彩神光,却没有给简崇阳任何危险的感觉。

    所以……

    “啪!”

    等简崇阳看清楚,眼前是个什么东西时,由魔盒幻化而成的巨型平底锅,已经全方位无死角的!朝他劈头盖脸砸下去了。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

    当众人还在懵逼之中时,简崇阳已经毫无意外的被“轰”的一声,砸得双眼都泛出了蚊香圈的符号。

    如此极速,且让人毫无危险预知的一击!不仅把简崇阳砸得真蒙圈了,就是汪东流等剑阁成员,也是完全反应不过来。

    不过他们一看简崇阳似乎没什么事,就是好像被砸得有点懵了,也就松了一口气……哪曾想!这一口气还没松下去。

    “嗤。”

    “嗤嗤,……”有鲜红的血,就从简崇阳的鼻子里,嗤溜溜的喷了出来,然后!不等众人反应过来。

    “啪!”

    “啪啪!……”

    人家“大平底锅”已经超级利索的“砸砸砸”了,砸得反应过来的简崇阳,倒是瞬间催动了防御。

    可惜……

    “轰!”

    “轰轰!”

    越砸气息就越强的“大平底锅”,直接就将简崇阳的防御,给砸得根本顾全不上来,那速度太快了。

    不过魔盒快!汪东流等人到底是修为不凡的存在,自然是立即就出手相助的纷纷要拔剑了,奈何……

    他们才要拔剑!

    “嘶——”

    “吼——”

    眸中早就闪过了冰寒异光的容墨,就在此时!就在此刻的,召出了神兽玄武,真真正正的神兽玄武。

    所以不等剑阁的人拔剑出来,更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从天而降的神兽玄武,就已经碾爆了简崇阳的脑袋,并穿透了他的心脉。

    “嗤”然热血,就从简崇阳没了头的躯体上喷洒而出,喷了距离他最近的汪东流一身,也喷了“大平底锅”一身。

    “呃……”

    如此简单、粗暴;干脆、利索的一幕,看得全场又接着呆若木鸡了,大家只觉得整个脑子都不好用了。

    简直了……

    前面的一幕幕就算了,现在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神兽!?

    真正的神兽!?

    这都出来了……

    那到底还有什么,是今天他们会看不到的?!

    一时间……

    “……”

    一片呆滞的寂静现场,仿佛是被定住了时间、空间,哪怕那些在远处行走中的土著古兽,都懵懵的停了下来。

    毕竟……

    神兽玄武来了!

    “……”

    无数的古兽甚至都下意识膜拜了下去,因为它们都感受到了,非常纯正的神兽强压!让它们不敢不臣服。

    当然了……

    也有一些特别牛逼的古兽,只是被吸引了目光,但并没有被震慑到!哪怕它们都是投影形成的而已。

    不过呢!

    就在全场都懵掉的这一刻,骤然降临!并强势抹杀了简崇阳的玄武神,倒是在迅速虚化了。

    很显然,因为此地的特殊性,神兽玄武哪怕被容墨召来了,它所能停留的之间也不多,因此转眼就有了虚化、消失的征兆。

    “……”

    那无声无息的恐怖神兽威压,也因此减弱了不少,倒是让一些修为高阶的强者,得以回过神来。

    例如像汪东流这样八阶以上强者,就第一时间回神了!而汪东流一回神,当然是二话不说的疾喝道,“撤!快撤!”

    他娘的!

    神兽玄武!

    真的是神级境界的神兽玄武啊!可不是玄武小神兽啊……

    这还怎么打?当然是要赶紧撤啊,没看见简崇阳这个比他还强很多的人,都已经被瞬杀了么?

    不过……

    “嗡!”

    就在汪东流等人要撤的瞬间,虚化中的神兽玄武,却在急剧变大!那无边的神压,立即以铺天盖地之势,席卷向剑阁所有人。

    这样的突变……

    “该死!撤啊,快撤啊——”

    汪东流率先如飞撤退了,不过他速度虽快!却有一道疾光,就在同一刹那,朝他身上射了过去。

    霎时间!

    “轰——”

    强大的冲击力,一下子就将汪东流冲飞上了天际!却是让容墨顿时眉头一皱,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一道疾光并非玄武所发。

    所以……

    “朱雀。”

    容墨眸中有火色神芒一闪而过,准备赶尽杀绝的召出神兽朱雀,去追那道“疾光”和汪东流。

    毕竟他能推测得出,那道极光极有可能是简崇阳用了什么秘术,保存下来的神魂,因此他要追!

    于是乎!

    “唳——”

    就在现场的人,还没有从虚化的玄武神身上,转移目光时!天空之上,已有峥嵘的朱雀嘶鸣声嘹出。

    然后……

    不等围观的人们仰头看上一看,一经出现!就化作了一道火光,朝“天际”追掠出去的神兽朱雀,已在瞬息之间!就追上了汪东流。

    “唳!”

    办事效率绝对超级高的神兽朱雀,就在同一刹那!朝汪东流喷出了一泓足可毁天灭地的朱雀神火。

    一时间……

    “嗷——”

    天边就传出了汪东流惨烈的嚎叫声。

    同一时刻!

    “轰隆!”

    地上全面爆开的玄武神压,直接砸得剑阁其余七名成全,哪怕是在逃遁的途中!都被一缕一缕的黑雾,锁定击出的轰中了。

    “砰!”

    “砰砰!……”

    一名名的剑阁成员,就在众目愕叹中,直接被一缕黑烟轰爆一个的,全部团灭掉了,陨完了。

    呃……

    这……

    “……”

    围观群众在懵逼了半晌后,就齐刷刷的抹了一把虚汗,然后看看容墨,再看看容墨,再看看容墨!

    能来这海市蜃楼的人,尤其是能走进这片光圈的人,少说也是六七阶的天赋者了,大家自然能感知得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容墨!

    可是这个少年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