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姬大人。”

    “狐姬大人,……”

    在不少人的拜见下,乘坐着巨型古兽而来的狐姬,气色明显好多了,看那样子,竟是恢复了七七八八?

    “这老狐狸怎么恢复得这么快?”廖宗明也察觉到不对劲的问道,他琢磨着怎么也要十天半月,才能好个七七八八吧。

    可这才过了几天而已,狐姬看起来就好多了?

    难不成……

    “我姑姑恐怕是交给她重要任务了,赏了她好东西。”廖宗明皱眉推测道,除此之外就无法解释了。

    忘尘笑闻言,却庆幸的说,“看来这次倒是来对了,女帝派出的任务,肯定不简单。只是这剑阁,仿佛也有内幕消息?”

    望天城、神纹宗就罢了,剑阁不应该推算得出有内幕吧?至于其他的小门小宗,基本都是为了海市蜃楼来而已。

    唯独这剑阁,明显是冲着这片中心光区而来,而且准备充分!比神纹宗、望天城都充分得多。

    可他们飘渺仙宫,也只是隐约推算到,这片海市蜃楼很不凡,却不知道具体哪里不凡,只是他想要觉醒紫微星辰天赋,才来了这一遭。

    否则估计也就派一俩个长老过来而已,绝不会像剑阁这样,就差宗主亲自前来了,恐怕所图不小啊。

    “我太奶奶说,剑阁这帮牛鼻子要不是脾气冲,本事还是可以的了,其实剑阁开宗的祖师爷挺不错的,就是后面越发展越歪了。”廖宗明却说。

    “这倒是,剑老祖当年可是昆仑海豪杰,若非他无心一统昆仑海,可能出不了女帝这样的人物。”忘尘笑也赞同道。

    “才不是!我姑姑那样的人,注定是要站在云巅,受万人敬仰、膜拜的了,剑老祖突破不到那一层,比不上我姑姑。”廖宗明这就不服气了,在他心里!姑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当然了……

    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他这姑姑,每次在她面前,他就觉得自己是只小老鼠,一点不敢造次。

    “女帝那样的人物,万载千秋都出不了一个,她是我的偶像。”赵仙儿这时却发自内心的说道。

    事实上,在昆仑海中,没人不敬仰女帝,女修们更是将她视作巅峰榜样,并且自女帝一统昆仑海后,女修在昆仑海的地位就高了很多。

    谁人敢说女修心杂事多,不能走到武道巅峰?女帝就用她自己证明了,整个昆仑海能走上巅峰的那个人,就是女修!

    而在女帝之后,昆仑海也出了很多强横女修,例如廖宗明的旁支老姑廖婧言,那可是半神榜第三的存在。

    如今廖婧言也是女帝坐下的第六神,实力非凡!而且辈分虽大,年纪却不大,和女帝差不多。

    只是时候的廖宗明,却十分不客气的说,“可惜你的天赋太差,注定只能把我姑姑当偶像。”

    赵仙儿:“……”

    “廖宗明,你差不多行了啊,仙儿也没得罪你。”宫流云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怎么觉得这个廖宗明总是怼仙儿?

    “哼,看她不顺眼,想要我不怼,就少说话,我这毛病都是被惯出来的,改不了。”廖宗明却拽拽的应道。

    “……”

    宫流云这就没话说了,所以说他以前看不上廖宗明,真不是没原因的,这人真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流云师兄,我没事,我以后少说俩句好了。”赵仙儿却和和气气的从旁说道,看得廖宗明又忍不住了。

    “你看你看,她明明很生气,脸上却笑眯眯的说话,看着就是假,我不怼她怼谁?”廖宗明表示。

    “仙儿这叫有素养!那是给你面子。”宫流云回护道。

    “哼!我不喜欢。”

    “你有病。”

    “都是惯的。”

    “……”

    宫流云觉得,以后还是少跟廖宗明说话,不然会绷不住涵养的爆粗口。

    所幸光区的能量,这会也已稳定下来了,宫流云也不用再接什么话,就直接跟着前头的容墨走了。

    再聊下去,他真的会绷不住!

    不过……

    “容小友,你还真要一路跟到底?”忘尘笑瞅着前头的剑阁中人,只觉得再这么跟下去,迟早还是要干起来。

    何况闻言的容墨,还真就点头应道:“嗯。”

    忘尘笑:“……”那他说和的意义何在?

    “也不能说咱们就是跟他们吧,都是要往更中央走去,肯定路朝一个方向啊。”廖宗明却大声的说,仿佛在告诉前方的剑阁人。

    听得……

    前头的简崇阳忍无可忍的阴沉道,“东流,等事情一完,我就要料理他们!一定、必须的!”

    “只要完成了宗门任务,你随意!我们也会帮你,但在此之前,还是忍一忍。”汪东流只能劝道。

    至于后方那些人,他也是吐槽不已!非要撩拨简崇阳的跟着他们是几个意思?真的是……

    就算都要往最中央位置走,那也不用走在同一条线上吧,多明显的跟着啊!这哪里是有心说和?明摆着是要搞事情。

    而就在汪东流腹诽不已时,忘尘笑也忍不住凑近容墨身边,并底底的问道,“容小友,你别跟我说,你跟在他们后面,是打算找机会对他们进行一锅端。”

    这样的话,听得叶千璃双眸一眯,忍不住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啊,省了好多麻烦,最好不要被人看到,事后那什么剑阁也不好明着追究。

    “嗯。”容墨果然也点头了。

    听得忘尘笑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不过他再一想到简崇阳摆明了不和解的样,倒是提议说,“你可以打,但不建议打死,简崇阳在剑阁的地位很高,他带出来的这些人也都不寻常。”

    可是……

    “那个简老毛,一看就是不打残,不知道痛的人,可打残了和打死也没区别,为绝后患,我觉得打死比较好。”叶千璃却煞有其事的说。

    “呃……”

    忘尘笑看了一眼叶千璃,只觉得这个被抱着的娇娇然小孕妇,怎么一说起打打杀杀还这么利索呢?

    “喵喵喵!……”

    可这时候的小白喵,又再次爬出来的喵喵叫,因为它发现前方有个人的身上,竟传散出了让它觉得很不好的气息?!

    而这个时候呢!被小白喵察觉到不对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