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住郝春秋的邪恶气机总算消散,后者深深地舒了口气,萎顿在地,冷汗直流,“愿为牛马,肝脑涂地。愿为牛马,肝脑涂地。”

    少年冷笑:“我父王对九幽剑山早有招安之意,今日时机刚好,日后你便做我们的内应,随时禀告仙山动态。”

    “是,少主人。”

    少年持剑,昂身从他身边走过。郝春秋向前爬了两下,道:“敢问主人您欲往何处。”

    “我去哪里,需要向你禀报吗。”少年斥责,邪恶的杀机再度欢啸而出。

    郝春秋低头叩首,连连认错道:“少主人,少主人,您误会了少主人。属下只是一时斗胆,想提醒您一句。”

    “提醒我?”

    “恩,我刚从樊村过来。”

    “哦?”

    “昨日天生异象,众多仙家高手聚集于此,以您的身份,恐怕不适合……”

    “蠢货,你以为我此行为何。”

    “这么说,您知道前方有危险喽。”

    “当然。”

    不再迟疑,少年大步走上樊村古道。郝春秋一直望着他,直到少年的背影彻底从视线中消失,才厌恶地啐了口痰,道:“蠢货,有云老头坐镇在那里,死了都没人为你收尸。不行,仙道那班蠢货看我不起,我也不能让他们好过,得帮帮这个没脑子的愣头青。”

    他略一寻思,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一闪身踩上仙剑,消失在黑暗的山林中。

    同一时间,莫府大院,新一轮论战围绕着两名少年的归属展开,他们身上的巨大潜力成功的将仙人们的目光吸引了过来,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他们已经不再关心为何会有异象出现。

    仙人都是自私的。

    与其去关心那杀人如麻,充满未知的魔教教主,不如着手争夺,眼前这两个能够光耀门厅、重写本派历史的年轻人。

    长江后浪推前浪。不知为何,那些惊才绝艳、站在历史顶点的人,总是选在同一个时代,甚至相同的地方出现。

    上一个修仙界的大繁荣时代,还在五十年之前,当时,一举涌现出了项浩阳、水君月、鲁天秋、甘莫之,等一大批闻名天下的顶尖高手,其中最富盛名的,当属项浩阳和水君月了,这两人一人是正道魁首,一人是魔教教主,亦敌亦友,正邪两派在这二人的率领下互相征伐了十几年,到最后,决战于魔教天山之顶,最终一同消失,再也寻不到踪迹。此后,正邪双方虽然互相仍有攻伐,但都因没有优秀头领的主持而显得毫无力度,直至今日,人才凋敝,仙人对人世的影响已经大不如前,只能退隐深山之中,互相不做侵犯。

    然而,八年之前方栦山绝顶之上的一道惊雷仿佛宣示了轮回之门的再度开启,自那一日之后,天下英才如雨后春笋,蓬勃出现,互相猜忌的仙道重派纷纷抛出橄榄枝,罗人才,一时之间,这已经成为了一种风尚。

    仙人们这次之所以能来的如此之快,除了那道释放出来的气息充满邪恶之外,更是因为天生异象之处,必有重宝或者天资卓越之人的出现。这是一条死律。

    他们早已做好了收徒的准备,所以,晚宴尚未开始,便已有两番试探。

    被他们围在中央的三个少年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沈飞身体疲软地靠在邵白羽的肩上,轻声道:“白羽,这就是你日夜憧憬的仙吗。”

    白羽苦笑道:“仙人也分三六九等,或许仓促下山的这些,是比较低等的仙吧。”

    “呵呵,我明白了。”沈飞调整着呼吸,朗声说道:“各位仙人,停一停,各位仙人。”

    互相争吵着的仙人们果断停下,一齐望过来,目光贪婪地停留在沈飞的身上,后者尴尬的耸耸肩,继续道:“我沈飞从小便是孤儿,五岁的时候,偶入医途,从那时起,便立志做一名名动天下的神医,各位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不过,我实在不适合为仙。”

    “怎么能这样。”一阵唏嘘,或笑他不知好歹,或赞他充满气魄,总之,沈飞的一番言辞,如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子,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场的众人都是仙,仙人都是高高在上的,从未试过被人拒绝,所以,当沈飞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还真没有人应答的出来,直到一个胖胖的中年道士踏前一步,深行一礼道:“沈公子须知,医术的最高境界,就是仙术。只要你拜在我“藏普”的门下,我不仅可以传授你炼丹、制药之法门,还能予你仙法救人之奇术,岂不一举两得。”藏普一门乃是蜀中千山中,比较有名的一个支系,他们专营仙法救人之道,以炼造、吞噬丹药为基础,快速增加体内仙气的总量,初学时往往进步神速,可谓求医者梦寐以求的境界。

    但沈飞却是不为所动,他嘴上说是为了寻求医道之极,其实就是找个离开的借口,当然不可能被说动了,当下摇摇头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

    不等他说完,胖道士软乎乎的手掌已经当先摁住了他的额头,炫光阵阵,荡漾的光芒如春水波动,温柔且细腻,沈飞觉得有一股奇妙的力量自额头处涌入,通过奇经八脉直达全身,受伤的身体在这股奇妙力量的滋补下,得到了有效的修补,甚至连体力都恢复了不少。

    他有些错愕,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个胖胖的、白净净的道士,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胖道士微笑道:“意识到了吗,只有结合仙法,才能达到医术的最高境界。”

    沈飞点点头,道:“难怪,难怪世人俱想成仙。不过,我仍坚持本意。”

    “为何。”

    “因为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烦恼,仙人肯定也有仙人的烦恼,我现在是普通人,所以便用普通的医术治疗普通人的病。若我为仙,则需用仙人的方法,治疗仙人和普通人的病,若是治得好便罢了,若是治不好,以诸位上仙的性格,肯定会与我为难,那岂不是徒增烦恼,得不偿失。”

    “这……”胖道士低头沉吟,他倒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回答。

    沈飞续道:“人生在世,短短百年,仙人在世,我想肯定超越百年,百年的烦恼,已让正常人承受不起,更何况是超越百年,更久的烦恼呢。”

    “帝国的历任掌权者无不向往长生之道,难道他们也是厌倦了人世的烦恼吗。”

    “当然不是,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大概是种享受吧。”

    “所以啊,成为仙人,你的生活也将成为一种享受,别忘了,世人膜拜仙人,更胜于敬畏人皇。”

    “我与你们相见时间短暂,但即便这短暂时间,仍让我发现,仙界就和人界一样,也分三六九等,有着自己的秩序,我不相信,所有的仙人都过得快乐。”

    胖道士道:“仙人与世人不同的是,在仙界,一个惊采绝艳,怀揣潜能之人,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创造未来。而人间,则不行。”

    “或许吧。”

    “少年,你与我门大有缘分,何不暂时拜入门下,修习人世得不到的术法,哪怕他日后悔,再离开也来的及呢。”见沈飞的表情略有松动,他更加恳切地说道:“医术也好,武术也罢,追求的无非是更高的境界与地位,你何必如此执迷于仙、人之分呢。”

    沈飞沉默,一旁的老乞丐咯咯笑了两声,呢喃道:“呵呵,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就你那两把刷子,这孩子若真拜入你门下,才真是废了呢。

    四下喧杂,他说的声音又低,僵持的两人都没有听到。沈飞确实被道士说动,愣在那里,好生纠结。胖道士也不催他,站在对面耐心地等待着,就这样一直站着,过了很久,沈飞才抬起头来,道:“容我想一想,想一想。”

    胖道士微微一笑,道:“当然,选择权始终握在你自己手中。”

    或许是爱才心切,又或许天性使然,这胖道士可说是入堂以来,沈飞见到的最平易近人的仙人了,这难免让他有些心动。

    邵白羽与沈飞惺惺相惜,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对方内心的变化,温和一笑,轻轻拍他的后背道:“沈兄,你我相见恨晚,若能拜在同一门下,才真是没有遗憾。”

    沈飞听出他话里有话,问道:“你已经找到了归宿?”

    随着他的问题,互相争执的仙人们同时静了下来,目光炯炯地盯着白羽。后者自然感受得到他们目光中的炙热,借势而为道:“仙人指路,引凡人入仙途,这是仙道的规矩,我们作为凡人,能够回旋的余地实在不大。”

    “哦。”

    “不过今日,如此多仙道前辈聚集此处,可说是给了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等既决心要踏入此道,便须在其中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才能不枉上天降下的如此恩惠啊。”这番话拐弯抹角、别别扭扭,一来是为了开导沈飞,二来是说与这些窥伺在侧的仙人们,告诉他们,想当自己的师傅没这么容易,当然,说完这些拐弯抹角的话后,他又加了一句,这句话,才是他真正想让沈飞听的:“越是历史悠久的仙道重派,各项术法的积淀越是博大精深,说不定也可能越适合咱们,你说呢。”

    “咳咳。”胖道士的眼睛里,掠过了一丝不悦的光,其中夹杂着狠毒,这与他之前的和蔼形象截然相反,不过很快的,这丝光芒便又被那些伪装出来的和蔼所取代:“藏普一派虽然主攻医道仙理,但也有不少强大的道术法门,想必也很适合你的。白羽兄弟。”

    沈飞眼光锐利,自然看到了胖道士换脸一般的变化过程,刚刚涌起的那一点对于仙人的憧憬一扫而光,充满厌倦地说道:“相见恨晚确实不假,可惜,我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平凡无奇的人,不适合仙人那样高大上的职业,所以,还是算了吧。”

    搭在邵白羽肩膀上的手掌用力地拍了拍,算是告别,沈飞转身向门外走,尚未跨出门槛,数道疾风,自后方射来,钉入门外的地面,那是一柄又一柄样式不同的仙剑,“小子,仙人在此,岂能如此不知礼数。”

    沈飞漠然回头,道:“怎的,收徒不成,便要杀人吗。”

    “少年,你加入我等门下,便是蜀山的人,是正道,之前的事情自然一笔勾销。可你若不加入我们,便是外人,甚至是已经被邪魔外道蛊惑了心智的人,那我们就要好好的谈一谈昨日的事情了,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是不行的。”

    “昨日的事情我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我受重伤昏迷过去了。”

    “谁能作证。”

    “君如啊。”

    “她当时明明也昏迷了过去,又怎能为你作证。”

    沈飞冷笑,“这么说,我今日不作出决断,是跨不出这个门槛喽。”

    “如果你能把事情交代清楚,我们当然不会留你。”

    “虚伪。你们有没有想过,凭借我的资质,真的被迫拜入你等门下,日后成就必定远胜于你,到时候为了报复今日之事,动手杀了你们,岂不是养虎为患。”

    “仙道大成,入我门下,便是我辈之徒,受仙界正气熏陶,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尔等身上,岂有正气可言。”

    “仙界的正气,只对仙界人有效,我们没必要对一众平民满怀正义。就好像你,会对踩死几只蚂蚁充满愧疚吗。”

    “满嘴放屁。”

    “你胆敢出言不逊。”

    “我今日便要走出这里,又能怎的。”说着,他真的高高地抬起右脚,下一刻,一众仙剑纷纷亮起,嗡嗡之声不绝,剑刃摇摆,似要斩人。

    沈飞牛脾气上来,悍然无惧,向着门外跨了过去。

    眼看,局势已成水火,一个顽皮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各,各位仙法大师,沈飞那小子不知好歹,不愿领受各位的好意,我看也就罢了,任他自生自灭去吧。我莫君如心志诚诚,愿拜在恩师门下。”

    沈飞心中一凛,不禁感激对方,要知道,莫君如家境丰厚,生性玩略,对仙人并不感冒,此前拒绝老乞丐便是证明,此刻,忽然跳出来,吸引众仙人的视线,明显是为了自己开脱。

    想不到两人由敌化友,友情堪比金坚,那日拼死护她,真是没错。

    这样一寻思,他向外跨步的右腿,反倒收了回来,他不想留下一堆烂摊子,给自己的朋友。

    仙人们上下打量君如,片刻后,轰然大笑道:“凭你这资质,也就将将算个入门弟子,滚一边去,我们要的是他。”

    仙风一扫,君如呲牙咧嘴的飞了出去,摔了个狗啃泥,“你们,你们瞧不起人。”她撇着嘴怒骂,却感到鼻尖飘来一阵恶臭,原来,被仙风一扫,自己阴差阳错的,跌到了老乞丐蹲坐的角落里。只见对方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语气玩味的说道:“小姑娘,前路有峰阻你会如何。”

    “去去去,臭死了。”莫君如根本没心情理他,捂住鼻子,便向远处逃。

    老乞丐哪容她离开,酒葫芦迎风甩舞,那浓香的酒气便如江似河一般的涌了出来,酒气飘散在半空中,如有实质,任君如怎么挣扎,都不能走到以老乞丐为中心的两丈之外。

    “臭,臭乞丐,你要做什么。我爸可是这里的主人,你敢动我会有苦头吃的。”

    “我姓云,单名一个烈字,以后不要再老乞丐、老乞丐的叫我了,真他妈难听。我问你,前路有峰阻,你会如何。说,任何答案都可以,只要你说出来,我便放你离开。”

    “云烈,好耳熟啊。”莫君如忽然间冷静了下来,因为她发现,当这个名字从老乞丐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身上的整个气场,都在一瞬间变得凌厉了,她努力的回想着这个名字,搜寻着记忆的最深处,“这个名字好耳熟,到底是在哪里听到过的呢。”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问题。”

    “你的问题是什么来着。”

    “前路有峰阻,你会如何。”

    “有峰阻,什么意思?”

    “没文化,真可怕啊。你这个猪头。”

    “靠,是你说的太没有品位了好吧。”

    “好吧,好吧,我解释给你听,听好了喽。就是说,现在你要去到某个地方,必须要去,而在旅途中,刚好出现了一座大山,挡住了你的路,这个时候,你会选择怎样的方式,跨过此山,达到目的地呢。”

    “哦,你早这样说不就明白了吗,还好意思说我蠢。”

    “蠢就是蠢,别废话了,赶快回答问题。”

    “前路有峰阻,当然是把山打穿了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喽。这样才符合我莫大小姐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身份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趣,有趣。好一个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当年师傅这样问的时候,我居然也是这么回答的,现在想想真是幼稚。”

    “臭乞丐,你才幼稚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