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时,她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又像一只虚心的小兽,从门缝里眺望着自己,脸上是一种复杂的表情。. .

    “有事吗?”西斯问道。

    “没什么……”她匆忙的摇头,脸上的表情很慌乱,然后把脑袋缩了回去,但不久之后,她又回来了。

    “你的名字是西斯·卡卡·诺里曼阿德是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是医生吧?这里有我的病例,你确定不看看吗?雷蒂娅医生?”

    是了,西斯已经认出她了,雷蒂娅医生——他的主治医师,从那尖尖的长耳朵,绿色的长发这些显著的精灵族特征就可以看出,一位非常有名的,在人类世界中行医的医生。(正常的精灵族因为厌恶鲜血和死亡,很少选择成为医生这一职业)

    “啊,你认出我了!!唔……”

    对方吃了一惊,脑袋不自觉的撞到门框,从而发出一声令人赏心悦目的痛呼。

    “好高……该说不愧是精灵族的吗?”

    对方站起身的一瞬间,西斯才看见了对方和自己持平的身高,以及圣袍下隐约可见的火人身材。

    “该叫他们换个门框了,要是病人不小心撞上去可是不得了的事。”揉着脑袋说出任性话语的医生丝毫不了解这一意见会给医疗所带来多大的经济负担。她边揉着脑袋,边推门进入,直接的坐在了西斯旁边的病床上。

    ……

    “……是关于我的病情的事吗?”对方盯着自己不说话的样子让西斯压力很大。

    “不是,只是觉得还是小时候的你更加可爱。”

    对方说出了让西斯震惊的话语,一瞬间西斯愣住了,脑袋像爆炸了一样,思绪疯狂运转。

    “她是谁,为什么会认识我?小时候?这么说来她也是那个地方的人员?也参与了那个计划?那么现在,我还没有逃出来吗?这些年我一直在被监视中?可现在为什么……她要主动暴露自己?对方……已经要开始了吗?”

    一瞬间,巨大的恐惧笼罩在西斯心头,他回想起那个地方,那些不似人类,像披着人皮的怪物的冷漠眼神,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着。

    “你是谁!!!”

    西斯发出愤怒的大吼,他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身体情况不容乐观,他思索着逃出这里的方法,可最终,却发现目前这里只有他和那位将军,以及这个知道他过去的精灵族女人。

    “冷静点,我没有危险的。”雷蒂娅皱起眉,抬手一道“镇定光辉”倾撒在西斯身上。

    带着镇定精神的魔法光芒让西斯迅速镇定下来,他抬起头问道:

    “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是那个计划的参与者,但我也只是负责其中一环而已,目前我属于脱离那个组织的状态,现在我想要组织那个计划,所以现在,我需要你——这个计划的核心人物之一的帮助!”

    “那个计划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其中一环的参与者而已,等我察觉过来“它”将带来的巨大恐怖之后,我已经脱离了那个组织。现在我只是一个希望能挽救更多人的医生而已。”

    这些话并不能让西斯完全信任对方,在史密斯中士回来,自己的安全暂时有保障之前,他想尽快的拖延时间……同时也是为了获取更多的信息。

    “你说你负责的其中一环,那么这一环是什么?”

    这是获取对方信任的第一步,雷蒂娅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这一项上绝对不能撒谎。

    “炼金药物研究,我是一名炼金术士,在很久以前,就一直负责一项药剂开发工作。”

    “什么药剂?”

    雷蒂娅闭上眼,长呼一口气,似乎要把自己的胆怯和悔恨全部驱逐,鼓足勇气开口道:

    “『乌诺刻斯溶液』”

    “什么!?”西斯没想到会是这种东西,魔导炮的魔力稳定剂,最值钱又最不值钱的炼金药剂。雷诺和他说过,那玩意是直接往炮弹上不要钱的倒的。就算回溯到它刚被研发的一百多年前,这玩意也只有魔导炮和一些高魔力装置能用上,除此之外毫无用处。但雷蒂娅的话并没有说完:

    “……又名『永生药剂』”

    雷蒂娅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显示着她内心的极度不稳定。

    “每一个炼金药剂师的终极梦想,能够实现长生不死的最终极炼金药剂——这就是我负责的项目。”

    雷蒂娅身体一颓,似乎说出这句话用完了她全部的力气。

    ……

    西斯内心掀起剧烈的波澜,他能预见能将炼金药剂学的终极目的变成其中一环的计划是有多么的恐怖巨大,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

    “普通人不会了解,『乌刻诺斯溶液』其实是一种未完成品。从炼金师的坟墓中挖掘出来的“永生药剂配方未完成品”,经过一些意外,演变成了现在的魔力稳定药剂。但这种广泛应用于魔导武器中的炼金药剂存在致命的缺陷,因为是未完成品,它没有实现预定的目标,反而带上了剧毒。”

    “剧毒?”

    “嗯。那是一种能让人衰老的剧毒,长期接触的人会变的衰老虚弱,外表变的苍老,最终死于各种衰老并发症,是一种无解的剧毒。当权者隐瞒了这一事实,让不知情的年长一些的人去接触操纵一段时间,在剧毒发作前再调离,从而达到不为认知的目的。”

    “利用『乌刻诺斯原液』提纯出一种“衰死液体”,由极致的“死”,经过剧烈的演变,升华为永恒的“生”。时间从跳跃般的前进,停滞为恒久的时光不变,为了这种技术,我付出了一百多年的时光,最终我将它完成了。”

    雷蒂娅睁开眼,望向西斯的表情有些凄然:

    “我本来是想让所有人有免去衰老死亡的痛苦的,可最后……牺牲了那么多人,我才发现我错了……有太多无辜的人因为我这种自私的想法而死去了。”

    “也包括我?”

    西斯终于了解了那巨大谜团后的一丝真相,“……我就是那一批试验品之一?”雷蒂娅默然的点头。

    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愤怒,雷蒂娅抬起头,发现西斯一脸平静的望着墙角的一只蜘蛛,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你不恨我?”雷蒂娅尝试着问道。

    “不恨。为什么要恨?”

    “如果不是我,或许你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会更有活力,像个普通的少年一样,无忧无虑,不用生活在这座杀戮与战火中的城市。”

    西斯的年纪,并不是三十七岁,而是十七岁!

    因为『乌刻诺斯液』,他的衰老和那被摧残的命运,让他跳过了人生最美好的轨迹。

    本是少年,却成为了战争的棋子。何其的悲哀,雷蒂娅越发的悔恨自己,毁掉了那么多人的人生。为什么自己要参与那个计划,永生,作为炼金药剂师的终极目标,本该有更好,更加完善的方法去完成它的!就算一百年,一千年,就算把自己变成垂垂老矣的老人,也有更加完美的方法!凭借自己的天赋,凭借精灵族的寿命,凭借那令人类炼金大师都称赞不已的绝妙灵感,自己绝对能在有生之年完成它的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不用这样悔恨。跳跃的时间让我渡过了孱弱的年少,军营的生活让我变的坚强。那些不曾有过的,带给我的损失不过是些许谈情说爱的空闲时光,至少现在,还没有什么值得我抱怨的地方。”

    雷蒂娅抬起头,面对着那张平静的面孔。

    “至少我现在看起来应该还算年轻,对吧?”

    西斯笑着,他并非没有抱怨,只是不知为什么,看到对方那张悲戚的脸就升不起怒火来。

    “道歉是最没用的弥补,我想,你来这里不是仅仅只为了道歉吧?需要我的帮助,抱歉,我现在这个样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而且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雷蒂娅不可置信的看着病床上的“少年”,对方的豁达和宽容让她越发感觉到自身的罪恶。

    “如果是为了“第二戒备”,我应该可以帮的上一些忙。”

    “你认识他?”

    西斯十分惊讶,而雷蒂娅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宙斯计划的事我一直在关注,在完成永生药剂计划之后,那原本也是我要接受的项目,只是我离开后,项目交到了拉莫斯手上。我追着他的脚步来到了这座城市,一直在关注着“宙斯研究室”的事,直到两天前那次事件……拉莫斯把你送过来之后,我大概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他终究是变成了那种东西。”

    雷蒂娅的内心充满痛苦,那也是和她的研究成果有直接关系的产物。

    “西塞姆……第二戒备,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西斯瞬间明白了,雷蒂娅医生,她可能是除了拉莫斯以外,唯一清楚真相的人。第二戒备,“失败之作”,以及“宙斯”和那个神秘的魔方,这四者之间联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