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起点中文无聊吃货、默默叨叨的打赏。感谢默默叨叨的一直支持,上舵主了。

    感谢陈同学cc、默默崛起、boyyyy、冥书狂、kene1988的月票。

    感谢依旧卍风采、ym1989、书友121004161343856、冬不拉、天宇星扬的推荐票。

    ***************

    一顿饭,秦城吃得是满嘴生香,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不过他也没忘了正事。他向陈垣询问道:“对了陈垣,既然你们已经安顿下来了,那什么时候去见我们家老爷子呀?要不要再稍微休息一下。我们家老爷子说不用很急,双方正式的接洽会安排在明天。今天只是先互相先见个面,认认门。见面的地方也不是正式的场所,而是我们目前暂住的地方。是一栋民宅,距离这里不远。”

    陈垣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他反问道:“老爷子午休吗?需不需要等老爷子午休起来后再说。”

    秦城答道:“没有,现在白天时间那短,我们这里是加班加点的赶进度,希望能够尽早把各个定居点的围墙和生活设施修好。都没有午休。”

    “那我们就不等了,等一下就先去见见老爷子。”

    “那行,你准备准备,半小时后我带你去见我家老爷子。”秦城说道。

    陈垣点点头,随后陈垣他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半小时后,他和张胖子、陈树远三人以及几名警卫人员坐上了秦城的车,去了秦家的临时宅院。秦梦瑶和秦梦雪姐妹两人自然也跟着。

    车队几分钟后就抵达了目的地。这里不在神武城的中心地带,靠近神武城的西城墙,算是神武城内一处比较僻静的地方。

    车队在一处民宅外停了下来,这就是一栋农村十分常见的普通住房,4层的小洋楼,带一个独立的院子。陈垣也没想到作为神武城的主要领导,他们竟然就住在这样的地方。

    来的路上,秦城倒是有和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黑风镇虽然地处交通要道,过去也十分繁华。但毕竟连县城都不是,没人在这里建别墅什么的,所以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很普通,希望陈垣他们别见笑。

    当然,在镇中心也有一些高档的商品房,套房什么的。不过秦慕山却没住。

    这里虽然普通,但却比较僻静。另外一方面是现在城里住了6万人,住房本来就紧张,他们能分到这样的独栋住房,一家人住一起也已经是不错了。

    陈垣还从秦城那里得知,目前神武关聚居地的主要领导都住在这一带。刚刚过来的时候,他们还经过了一个检查站。所以这里俨然已经成了神武关聚居地的“军区大院”。

    “大伯!”秦梦雪笑嘻嘻的问道:“您怎么在这里呀?”

    在这栋普通民宅的院门口,陈垣他们见到了秦城的父亲秦守仁,也就是秦梦瑶和秦梦雪的大伯。现在十一月中旬,黑风口这个地方其实还是挺冷了。没想到秦守仁却在门口等他们。

    “当然是来迎接你们的。”看着自己的两个侄女,秦守仁笑着说道:“陈垣他们可是带着制造子弹和炮弹的材料来的。你爷爷非常重视。再说人家可是救了你们两个丫头的,你爸中午刚好在南城墙上指挥战斗来不了,我这个当大伯的能不来表示一下感谢么!”

    “怎么,现在有丧尸正在进攻神武关吗?”已经下车的陈垣疑惑的问道。

    “其实没什么,只是来这里的车队,从外面引了一些丧尸进来罢了。不是大规模的丧尸进攻,数量很少。”秦守仁回答道。接着他看了看陈垣,秦守仁立刻换了一副神情,认真的问道:“这位是陈垣陈堡长吧?”他脸上带着真诚,却不会因为陈垣的样子年轻,就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

    秦城立刻为他爸介绍道:“爸,这就是陈堡长。这是钢铁之堡的后勤司司长张善才,这位是陈垣的父亲陈树远,负责钢铁之堡的新兵训练。”

    秦守仁伸手和陈垣握了起来,热情的说道:“陈堡长,少年英才,久仰了!我是梦瑶和梦雪的大伯,我叫秦守仁。感谢你们救了我的两位侄女。”

    “秦将军客气了。梦瑶和梦雪也是我的朋友。”陈垣也十分官方的回答道,这一次他们是来和神武关进行交易的,正式场合还是要官方一些。

    随后秦守仁又和陈树远、张善才握了握手,闲聊了几句。夸陈树远教育好,教出了陈垣这么好的儿子,也夸张胖子年轻有为,干练通达。

    之后就带他们进了院子里,然后又进了小楼。在客厅,秦守仁让陈垣他们先稍作休息。自己却是去了另外一间似乎是书房的房间。没多久,一位头上已然爬满银色的慈祥老人就面带着热情的笑容从书房内走了出来。陈垣猜测这应该就是秦慕山了。

    他和陈树远他们随即要站起来迎接,果然就听秦梦瑶和秦梦雪高兴的喊了声“爷爷”。

    老爷子估计有六十好几了,不过却是龙行虎步,看起来中气十足。上前就直接就先握住了陈树远的手,热情的说道:“这位应该就是陈垣的父亲,陈树远先生了吧?我们通过电话,我就是秦慕山。”

    双方因为秦梦瑶和秦梦雪姐妹的关系,都还算互相熟悉,在这两个多月中,秦慕山不仅和陈垣通过电话,和陈树远他们一样也聊,所以都还算熟悉。

    陈树远回道:“老先生,我是陈树远。在您面前我是小辈,怎么敢让您称呼先生,太见外了,您还是叫我树远或者叫小陈吧。”

    秦慕山也不客套,笑着说道:“那好,我就叫你树远了。我们可算是见到面了。本来还想说等我们这边稳定了,准备要去东北上门感谢你们的。结果没想到却是你们比我们更快的稳定下来了。”

    “哪里,我家小垣也都说了,梦瑶和梦雪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感谢。我们是互相帮助。以后这个事就不要再提了。”

    “要的,怎么能不提呢。无论如何我是要替我们家老二感谢你们的。我这个做爷爷的也要感谢你们啊!”

    说着,秦慕山面向了陈垣,十分欣赏的打量了一下,然后也和陈垣握起了手来道:“你是小垣。旁边这位就是小张咯?”

    “老爷子好,我是陈垣,他是张善才。很高兴能见到您。”

    “哈哈哈,果然都是青年才俊。在现在这么危险的世界里,你们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南到北,穿越了大半个华厦,并且建立了一个安全强大的幸存者聚居地,真可谓是有勇有谋,机敏过人啊!”

    张胖子也不居功,直接就说道:“老爷子,这其实主要是我陈哥和他师傅的功劳,我顶多就是个受帮扶对象。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