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起点中文mfive、放慢脚步是我、愿陪你白头、本子罪、领导来看的打赏。

    感谢重游33、那然以后、包租公888、活是为了死、冬児1900、放慢脚步是我的月票。

    感谢重游33、那然以后、包租公888、龙头逍遥的推荐票。

    ****************************************

    “真的是这样?”这位刘大叔听完杜如海的话后,顿时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

    “可不就是这样咋滴!”

    反对的幸存者中,立刻就有人更加动摇了,他们开始议论纷纷:“是阿,这马上就要入冬了,就算不搭桥,丧尸也会从江面上过来的。”

    “那可咋办呀?”

    “刚刚小杜不是说了嘛!人家那就是为了能够赶在入冬之前把堡垒的围墙建起来,这样俺们就可以不用怕丧尸了!”

    “那俺们还反对啥呀?”

    于是又有一批人跑到了杜如海他们的这一边。现在李广坤身后,就只有不到20个支持者了。

    然而直到这时,李广坤这些人还在不停的鼓动附近的村民,加入他们反对的搭桥的队伍中。理由颠来倒去,无非就是搭了桥,这里就不安全了。陈垣他们说的都是假话,他们并没有那么强大,搭桥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自己人尽快过江。他们人多,上了岛后,本地人就会被欺负等等之类的话。

    只是现在绝大部分人,都已经被杜如海说动,站到了他这一边。杜如海说所的内容句句在理,而李广坤的话中,仔细听来却有很多说漏洞。只要不是傻子,或者别有用心的人,都会选择站在杜如海这边。加入李广坤队伍的人,自然就寥寥无几了。

    李广坤他们干脆就直接放出冠冕堂皇的狠话:“总之俺们是不会轻易离开江心洲地的,这里是俺们的地盘,为了守护俺们本地人的利益,俺们会坚持到最后。别想跟我用强的,告诉你,没用!我不怕!有嫩江作为天然屏障,他们想要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如果他们想在江上搭桥就让他们试试,俺们有的是办法可以让木桥立刻毁掉!”他心里想到,就算陈垣他们有武器也没用,这么远,他们完全能够避开子弹,陈垣他们应该没那么容易能够过江来,所以有恃无恐。

    不过李广坤也是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是大势已去。在这样坚持下去,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于是他眼睛一转,提出了一个可以允许陈垣他们搭桥过来的条件。他说道:“只不过既然现在这么多乡亲都同意他们在江上搭桥,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让步。那就是首先要保证我们这些乡里乡亲的安全。”

    杜如海疑惑的问道:“人家不就是来这里建围墙,保护大家安全的嘛!”

    李广坤摇摇头,他说道:“这不够,俺们本地人的安全,必须由俺们本地人来负责。”

    杜如海翻了个白眼,不想跟他磨叽,直接就问道:“我说李广坤,你到底是想咋滴,别磨磨唧唧的!”

    李广坤指了指站在他身后的这些人:“必须让他们给俺们这些人每人一条枪,让俺们组织自救队!”

    没想到李广坤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杜如海都被气笑了,他笑着问道:“我说李广坤,你不会是疯了吧,就你这样还想让别人把枪交给你!人家只会拿着枪给你一枪托。你也不瞧瞧你啥样。会用枪不?我还记得去年过年你放炮仗,还差点把自己手给炸了捏!还想玩枪,别把自己给崩咯!”

    李广坤放炮仗,差点把自己给炸了,这事儿早就成了附近十里八乡的一个笑话,这会儿杜如海旧事重提,立刻就引来一大群人哈哈大笑。

    李广坤面子上过不去,但却还是扯着脖子叫嚷道:“少废话,总之不给枪,就别想在江上搭桥!”

    杜如海还想和李广坤争执,然而江对岸这边,陈垣他们却已经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了。眼看天太阳很快就要下山,见对岸被叫做李广坤的人还在叫嚣。陈垣眼睛一寒,一边和吴朝贵说道:“我过去看一下。你们做好准备接收幸存者!”一边后退了几步。

    看着陈垣,吴朝贵疑惑的问道:“队长,你这是要怎么过去?”

    此时,陈垣却已经后退的够了,在吴朝贵和王岳等人惊讶的目光中,突然一个健步就冲了出去,随后在江边用力一踏便远远的跳了出去。

    这一跃,陈垣跨出了十来米的距离,在即将落入江面之前。他的脚下异能瞬间涌动,江面上立刻就出现了一块硕大的浮冰。陈垣在浮冰上一个借力弹跳,重重的江浮冰踩入水底的同时,自己却继续飞身前进。这一次他又在江面上跳过了将近10米。

    随后第三次在浮冰上跳跃,陈垣跳出了9米的距离,第四次则是8米,第五次继续8米。此时他便已经顺利靠近的江对岸,距离岸边不到两米。这里的水估计不会摸过膝盖。其实这时就算陈垣不再继续用浮冰借力也已经可以了。

    不过陈垣不想让自己的鞋子进水,同时也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拉风一点,在气势上完全震慑住对方,陈垣又继续在江面上制造了一个浮冰,借力顺利跳上了对岸。

    而此时,不管是杜如海,还是李广坤他们其实早就已经彻底被惊呆了。

    “是你不让我们在江上建桥?”落地后的陈垣眼神冰冷,语气中充满了杀气,直视李广坤。

    而此时李广坤却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根本没有什么思考能力,只是满脸惊恐的看着陈垣,恍如见鬼一般,没有任何回答。

    “我说是不是你们不让我们在江上建桥的!”陈垣见对方没有回话,便朝着李广坤他们眼睛一瞪,大声的责问。

    这一问不得了,李广坤身后的二十几个人中,有一个小半,直接就被吓得腿一软便跪了下去。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不敢再看。口中不断重复:“不是我们,不是我们!”

    而李广坤被陈垣这一呵,也稍微清醒了一点,惊惧中他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人?鬼?”陈垣故作清高的轻哼了一声:“都不是!”

    接着,他随手一甩,将他身上的最后一点异能都发了出去。同时口中大呵:“我是神!”声音犹如洪钟,震耳欲聋,直入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