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一名学生兵似乎玩游戏比较多,试着问道:“是七星剑阵那种吗?”

    陈垣笑了笑点头道:“没错,确实也有人用这种阵法对敌,只不过七星阵法对你们来说太复杂了。我今天要交给大家的是最基础的小三才阵。所谓三才阵是以天、地、人“三才“冠名得来,又分大三才阵和小三才阵两种,大三才阵是用于大军团作战的,以军团为单位,而小三才阵只有三个人。大小三才阵都是明代军队中普遍采用的一种战斗队形,小而疏散,前后重叠的。面对大规模的丧尸群冲击,每个小队都能形成一个完善的攻防阵线。配合好了,既能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又至少提升两倍以上的战斗效率。其实阵法一途,讲究的无非就是配合,远近结合,攻守得当,依靠精妙的轮转换位,化解各种危机。”

    “这么神奇?”这回连刘金龙都有些意动了。

    “你可不要小看了古人的智慧,这些阵法之所以在现代战争中不显山不露水,那是因为火器的出现,改变了战争的形式,两军之间很少再进行短兵对阵了。”陈垣对刘金龙点点头,随后又跟大家继续说道:“但是丧尸不会用火药武器,他们依靠的是丧尸病毒高度的杀伤力、对物理伤害的极高免疫力以及成千上万的数量优势来战斗。所以他们必然会使用军团冲锋的战术。”

    “而且,远距离的子弹攻击和火炮,都很难准确命中丧尸的要害,所以就算我们不愿意和它们短兵想接,他们的特性也会逼得我们不得不进行近距离战斗。”陈垣继续说明着丧尸的优势:“也因此我们在面对丧尸军团的时候,也要把我的作战思维切换到冷兵器时代。这种时候,阵法就成为了我们人类军队作战的又一个秘宝,依靠近战武器和火药武器的配合,能够将我们的老祖宗提炼了几千年的战争智慧结晶进一步发扬光大!”

    “队长那就快点教给我们吧!”张泽山瞪大了眼睛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呵呵,别急。”陈垣笑着说道:“古代三才阵配备两长一短,左右两名长枪兵,中间一名短兵配盾牌。远可攻近可守。新三才阵,我们需要搭配的是两把火药武器,一名刀斧手。火药武器攻击的距离更长,但缺点是枪膛里的子弹打完了,需要换弹夹。刀斧手可以在枪支换弹夹的时候为他们提供必要的防御。重要的是三人之间的轮转换位和互相配合。现在两个战斗班,刚好每个班可以组成3个小三才阵。我现在就把三才阵的基本步伐和轮转换位的要领教给你们。”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战斗班的人就已经基本记住了小三才阵的基本要领,演练起来也有模有样的。陈垣不住的点点头,表示满意。这经过前世18年末世再加工的阵法,虽然简单,却自然的精妙无所。

    刘金龙等人自己也是越练走位,越是觉得这阵法确实好用。三人之间只要走位得当,不仅不会互相干扰,而且能够360度无死角攻击和防御。两个火力点在换弹夹的时候也不用当心丧尸会趁机突袭。

    “队长,这套阵法可真好。”众人停下来之后,刘金龙不由佩服的说道。不过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说道:“就是队长,刀斧手如果能配一面盾牌那就更好了。这样可以增加不少的防御力!”

    陈垣笑了笑说道:“这事我有安排,明天就会让吴班长的维修班赶制一些盾牌出来给大家装备。”

    “那感情好!”刘金龙和张泽山都憨厚的笑了。看着自己和团队都一天天强大起来,他们都感觉到了无比的踏实,这可要比他们当初困在军营警卫室里等死要强多了。两人真是越来越庆幸当初的决定。

    随后,陈垣把张善才叫了过来,新加入的7个人除了一个比较熟悉枪支的继承了刘辉留下来的95,其他六个人都是用消防斧的,斧头的使用是兵器中最简单的,威力大,上手也快。对于这些过去完全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的普通人来说,是最合适的。

    张胖子见自己有机会显摆,还能名正言顺的偷懒,自然很乐意的接下了这活儿。而陈垣自己也开始的自己今天的训练。

    陈垣的训练和其他人不同,具体的招式,他已经不用再一直练了,每天打一套拳或者一套刀法巩固一下就可以。上一世18年,他练的刀法和拳法已经很多,每一个招式都牢牢记在脑中。现在最重要的反而是要尽快把力量提升上去。所以的他每天更多是锻炼自己的肌肉,今天的目标是俯卧撑3000,仰卧起坐3000,蛙跳3000,他需要把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累到极致,练到突破原本的极限,通过锻炼获得力量的提升后,再摄入灵肉进一步的提升力量,这样他就能比不锻炼的人每天多提升一点。长期坚持,就能积少成多。

    “哒哒哒……轰轰……”众人还在各自练着功,却突然被远处传来的一阵剧烈的动静,打断了众人的练功。

    “枪炮声!从金陵方向传来的!”徐开皱着眉头说道。

    滁州距离金陵很近,在这个没有工业,没有广场舞,更没有车水马龙的末世里,声音能够传得老远。

    “是部队?”张胖子问道。

    刘金龙点点头,竖着耳朵听,嘴巴里还一边念念有词的说道:“95突击步枪、95班用轻机枪、25毫米机炮、自行火炮、坦克炮、火箭弹,该有的都有了阿!应该是主力部队!”

    秦梦雪立刻一脸兴奋的说道:“那陈垣,我们过去和他们汇合吗?如果能够和主力部队汇合,让他们一起带我们去北方,我们的安全就更有保障了!”

    听到这话,秦梦瑶不禁轻轻捅了捅妹妹的腰,提醒她说话注意一点分寸,她知道妹妹说这些并没有别的意思,但是不代表别人听了之后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在这时候提出来要去军队那边,颇有点始乱终弃、卸磨杀驴的意思,秦梦瑶当心陈垣会因此而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