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长顺感觉非常疑惑,街上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丧尸并不正常,过去的几天里街上虽然也有不少丧尸,将他们完全困在了消防支队内,但是也没有密集到现在的这种程度。

    陈垣老脸一红,尴尬的说道:“抱歉,这好像是被我们突破进入镇子的行动吸引过来的。”

    朱长顺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嗨!这也没办法,到处都是丧尸,即便你们没有来到这里,外面的丧尸也一样很多,我们根本也是出不去。现在只能等丧尸自己退散了,反正我们这里有足够的粮食。只要丧尸不进来我们还是过以前一样的生活。”

    “不需要等。”陈垣自信的摇摇头说道:“等会儿我就会把丧尸引向另外一边,你这边要做的是告诉我那一辆是泡沫灭火车。另外把这里的人尽快全部安置到另外四辆车上。”

    “什么!你说你要用泡沫灭火车把丧尸引开!”朱长顺十分惊讶,同时当心的劝阻道:“这不行,那太危险了!你这是去送死!绝对不行!”

    陈垣笑了笑:“呵呵,老朱,你放心好了!我有信心能逃出来。你还是先去安排大家吧。”

    “可是……”

    “哎呀,不用可是了。我说能回来就能回来,你就放心吧。”陈垣挥挥手打断了朱长顺的可是,他说道:“你这边还是抓紧时间安排大家上车,记得把消防服和工具那些都带上,另外要把泡面灭火车给我空出来,再顺便交我一下怎么喷射泡沫。”

    见陈垣十分自信的样子,而且很坚持,朱长顺最后也只得无奈的同意了陈垣的行动。等朱长顺离开,魏晨和陈垣建议道:“队长,要不还是我来开车引开丧尸吧。”

    魏晨摇头道:“这事还是我自己来比较保险,你们实力提升的还不够。别忘了老子可是跟我‘师父’学了十几年功夫了!你们能比得上我?”

    这种时候陈垣知道挣下去没有意义,前世18年的生死磨练,陈垣相信自己的身手,所以干脆就拿自己那个不存在的师父来说事。这事说危险是挺危险的,但是只是只要身手灵活一些,逃生也并不是不可能,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就算没有经过强化也能做到。比如邦德、比如阿汤哥……好吧虽然这些都是电影里的人物,但至少他们拍电影的时候用的替身就有这样的身手。

    果然,陈垣那神秘的师父果然起了作用。魏晨过去或许还没有接触过这一类人,但是这段时间来,停胖子他们讲的神乎其技,时间旧了也就信了。你别说是魏晨他们,说多了,就算是陈垣自己都有点信了。徐开其实是南方局的王牌特工之一,他自然对那个圈子有一些了解,所以他更信。

    经过朱长顺的安排,消防支队内的二十几号人又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把所有的事情准备好了。现在所有的物资和幸存者都集中到了除泡沫灭火车以外的四辆车上。

    而陈垣在消防支队的后院捡了一块砖头,就爬上了唯一空着的一辆泡沫灭火车。朱长顺和魏晨等人来到了泡沫别火车边上,此时的朱长顺依旧十分当心陈垣的计划。他对陈垣说道:“队长,你就不再考虑考虑?你没有必要冒险,再等等说不定丧尸就散了。只要街上的丧尸稍微少一点,我们再出发也可以。”

    “不用。也不行,高速公路上还有五十号人再等我们回去!我不能丢下他们!”陈垣坚定的说道:“我出发后5分钟,你们看街上的丧尸如有少了,再开车离开。我会在你们出发之前赶回来的。你现在还是赶紧教教我怎么打开喷射泡沫的开关吧。”

    “好吧!”朱长顺皱了皱眉,最后无奈的开始指导陈垣怎么开泡沫灭火的开关。操作其实还是挺简单的,魏晨和徐开也在一旁看着朱长顺讲解怎么使用泡沫灭火,一学就会。

    “队长,还是我替你去吧!你要是回不去,车队里人还不扒了我的皮!”魏晨再次上前要求道。徐开也说:“还是我来吧,我们特工也练过车技!”

    “呸呸呸,你们这是咒我阿!都别挣了,赶紧都回到车上去。”另外陈垣还对朱长顺说道:“老朱,麻烦你开一下消防支队的大门。你们做好准备。5分钟后出发!”

    “嗨!”朱长顺见劝不动陈垣,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奈的去打开消防支队的电动门。

    随着消防支队大门的缓缓开启,外面的街道上一些丧尸自然也注意到了,虽然还没有看到有猎物,但是疑惑中一些丧尸也纷纷不由自主的往这边靠近。

    消防中心内,陈垣的泡沫灭火车立刻启动,大门还没有完全升起,陈垣的泡沫灭火车就抢先一步发出“昂昂!”的声音猛的冲出了消防支队。

    出街道,陈垣直接开着车左转。这么大的目标,而且陈垣还把报警灯开了起来“哇呜哇,哇呜哇……”一片救火车的警笛声,鲜红的目标,加上凄厉的警报,顿时引得街道上炸了锅。所有的丧尸像疯了一样的冲向陈垣的泡沫灭火车。

    看着后视镜中汹涌的尸群,即便陈垣经历过上一世可怕的18年,也不由心里一紧。二话不说,陈垣就猛的踩了一脚油门,灭火车瞬间极具加速,“砰砰砰”在车辆前面不停的有丧尸被灭火车撞倒卷入车轮下。同时陈垣还迅速将泡沫喷射器功率开到了最大,大量洁白的泡沫从车顶的喷射口喷涌而出。瞬间前方道路上就有一大片丧尸被泡沫糊了一脸。

    丧尸们失去了视觉,顿时没了反向,倒不像刚开始那样全部一股脑的冲向灭火车了,陈垣的压力顿减。这时他已经完全调整好了车辆前进的反向,于是他就拿出了上车前找的砖头顶在了油门上。做好这些,顾不得颠簸,陈垣立刻打开了车门,双手抓住车顶,直接翻身就上了车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