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远和吴清芳知道他们两个在闹着玩,听到这两个孩子一大早就耍活宝一样的交谈,顿时也笑了。

    “好啦,赶紧去吃早饭,然后给我那车辆的说明书,研究一下怎么加水。等到了前面高速休息区我们就去加点水。高速休息区里应该有水塔,自来水应该还能用。”陈垣没好气的说道。

    早饭吃的比较简单,胖子两三口就解决了。吴清芳还送了两份早餐去了后车给陈树生和罗友成两人。天稍微再亮一点,他们就再次出发。

    两个小时后,他们遇到了一个高速上的标识牌,显示前方大约1公里处是高速罗湖休息区。陈垣便决定临时进入罗湖休息区补给水源。

    两辆车缓缓前进,很快就抵达了休息区的入口处。陈垣稍微停车观察了一下环境,发现在休息区广场里的丧尸并不算多,便决定进去了。

    但是车还没起步多远,陈垣就发现从休息区的一栋建筑内突然跑出一个人,后面跟着*只丧尸,对她紧追不放。

    陈垣眼力很好,远远的一眼就看出来从建筑中跑出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生。出了建筑物的大门后,就一头就往陈垣他们这边拼命跑,似乎早就发现了他们。

    习惯性的,陈垣便就想开车调头离开。不是他不想当好人,实在是前世中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九成以上是有人在设伏打劫。东西丢了是小,命丢了都是常有的事。末世中人心如蛇蝎,人命如草芥,为了口吃的,两个相熟的人都能打打出手,你死我活。

    而女人,特别是年轻漂亮的美女,如果没有自保之力,多半就是沦为两种用途。一种是末世中豪强霸主的玩物,这种算是好的了,锦衣玉食,生活无忧,还有专人保护,断然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被丧尸追赶。

    还有一种,就是直接沦为工具,弄一个美女,洗干净了,让丧尸追。如果你心软了,演一出英雄救美,那很可能就会有无数双贪婪恶毒的眼神在阴暗的角落里盯着你,随时都会扑上来要了你的命。

    陈垣就不止上过一次当,也差点因此丢了小命。而且后来他自己也用过这招,实在是饿的没办法了。只不过他倒是可以拍着胸脯保证,他抢劫的都是一些抢劫过别人的恶棍,这一点倒是可以问心无愧。

    总之,陈垣对这个套路是讳莫如深阿。

    但是就在他准调头的时候,副驾驶座上的张善才却也发现了跑过来的人,大喊道:“快看,有人,有人!”陈垣现在真想一拳就把这胖子打晕,哪壶不开提哪壶。

    后面的陈垣父母听到张胖子的喊声,也快速跑到前面来看情况,陈树远顿时就对陈垣说到:“果然是个人,赶快开过去救他,他快被丧尸追上了。”

    陈垣顿时表情怪异,但是转念一想,现在不比前世,末世也才刚刚开始,应该还不会有人搞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再说陈父都已经发话了,陈垣自然也没办法再继续调头了。所以陈垣一咬牙应了一声“好,大家都坐稳。”就加速开了上去。

    这个时候,女生也已经发现了陈垣开车加速往她的方向来了,那双微微带着泪花,却透露这坚定而倔强眼神的眼睛里,顿时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双腿一用劲,以更快的速度向陈垣他们跑来。

    只是,末世中,没有经过强化的普通人,而且还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又怎么能跑得过死后变强的丧尸,他们的速度可不像电影中演的那样迟缓,而是保持和死前差不多的速度,而且力量还强化了1.5倍。

    所以女生才跑到一半的路程就已经快要被后面的丧尸追上了。但是女生却没有放弃,她跑的很坚定,努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一口气泄下来。这不由的让陈垣对她都高看了几分。末世中求生意志最是重要,如果自己都没有求生的*,那么就算是谁也救不了你。

    眼看女子危险了,陈垣便猛的一脚油门再次加速,房车短时间内就把速度提升到了原来的好几倍。带着一阵风声呼啸而过,直冲女子所在的位置。在车身与女子错身而过的瞬间,陈垣便猛打方向盘,并且迅速拉起手刹,让整个车声横着插入到女子与丧尸中间,一个大大的甩尾,车子来了一个180都大转弯,车头换到了车位的位置,稳稳的停在了女子面前。而丧尸们则全部都拍在了房车的车身上。

    “砰砰砰”一连串的撞击声,在房车的车身上响起,直接就把追击的丧尸拍出去老远。就算不死,浑身的骨头也都碎了,暂时是起不来了,危机顿时解除。

    “我靠,这太刺激了,陈哥,你什么时候有这么高超的驾驶水平了,这都赶上特技演员了。你以前不会做过电影替身吧?”张胖子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感受最深,刚刚那一下可真是刺激,比做过山车还兴奋。

    陈垣没好气的骂了一声:“这么开车对车子损伤很大的,知道吗!去去去,现在没时间跟你瞎扯这些。”

    说完,没再理张胖子,将车窗摇了下来,但手上却拿起了一旁的弓弩。

    女子此时已经跑回到车窗边上,见房车的车窗摇了下来,正要上前感谢救命之恩。却见到一张弓弩突然从车窗中伸了出来对准自己,一只冒着寒光的箭矢已经搭在弦上,随时准备激发。而弓弩的主人,看自己的眼神中也充满了冰冷。她见过不少杀过人的人,他们的眼神有时候就十分冰冷,但却重来没有一个人的眼神会如此冰冷,似乎对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死活,随时都可以动手杀了自己。所以原本要靠上前去的动作,就此停住了。

    而对方也冷冷的喊道:“站住,不要过来。你身上有没有伤口?”虽然已经发现周边有其他丧尸被刚刚一连串的撞击声吸引围了过来,但是陈垣并没有马上就让女生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