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这种情况确实已经有点吓到周围的人了,陈垣也不想现在就把事情闹大,于是只是再狠狠瞪了一眼刘子鑅就就一把把他推开了。

    好不容易恢复自由的刘子鑅,他自然不敢再去找陈垣麻烦。正完全不顾形象的趴在地上使劲的喘了起来,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连看也不敢再看陈垣一眼,深怕再看一眼,陈垣就真会动手杀了他。

    陈垣也懒得再看地上的刘子鑅,几个小时后他就是一个死人了,没必要死抓不放。正准备转身离开,这时陈垣正好看到财务经理就在办公室门口看热闹。刚刚刘子鑅动静那么大,自然吸引了许多人过来。陈垣转念一想,反正是自己过去的劳动所得,那就结算一下工资吧。接下来刚好能用得到。

    原本陈垣并没有打算留下来浪费时间要剩下的工资。虽然这些年混的不算好,但是银行卡里也小有存款。几万块还是有的,这些钱做接下来的准备也够。不过末世中浪费可是一种非常坏的习惯。刚好财务经理又在,所以并不浪费时间。

    于是他便径直走向了财务经理:“林经理,你刚刚也听到刘子鑅的话了,我们就结算一下工资吧。”

    见过刚刚那么可怕的场面,现在的财务经理哪里还敢说不,再说陈垣的要求也合理,这毕竟是他们经理刘子鑅让他去结算工资走人的。所以林钰環便一路战战兢兢的带着陈垣去了财务室,结算他这个月的工资。

    很快,工资便已经算好。现在算是8月底,陈垣的工资不算绩效奖金和全勤,总共也能领4500多。林钰環也不敢有任何拖延,直接给了现金。按照这家公司的制度,这倒是没有少给了陈垣,只是把钱递过去的时候,林钰環还是用稍微有点颤抖的声音解释道:“陈垣阿,你知道,我们公司有规定,业绩提成都是按照半年算的,前半年的业绩提成7月份刚刚结了。但是7、8月份的提成按照规定是要年底结,你现在算是提前离职,按照规定这部分提成……”

    陈垣倒是知道林钰環没有在这个地方刁难他,这确实是公司的规定,所以直接摆摆手表示不要了,没关系。他现在真没时间去纠结这些。如果时间没错,再过不到6个小时,末世就要来了。现在他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

    在短暂的迷茫后,陈垣就已经完全接受了目前的现状。那就是他已经回到了大灾变发生之前,但距离大灾变却只有不到6个小时。在末世中磨练出的坚如磐石的心性,让他处变不惊,就在去结算工资的这段很短的时间内,他已经思考出了一个在末世中更好的生存下去的方案。那就是尽早北上,到北方人烟较少的地区择地而居。

    没错,陈垣要离开闽省,北上直达黑省大兴安岭一带。末世中南方绝对是丧尸的乐园,这里不但人口密集,而且温度对丧尸来说也比较适宜,很少有人能够在南方坚持生存几年时间。前世,陈垣作为一个南方人之所以会加入北方的聚居地,就是因为实在在南方呆不下去了。

    相比之下,北方的生存环境则要比南方好很多。北方,特别是东北一带人口密度相对就比较低,丧尸本来就比南方少。而且北方冬天的严寒也会造成丧尸关节部位被冻住,使得丧尸行动迟缓。这无疑是一大优势。

    不过如果要说严寒和人口稀少,华厦西北其实也一样,人口甚至更少。之所以陈垣会选择东北,而非西北,是因为东北资源丰富。末世中要生存下去,同样离不开各种资源。

    前世陈垣听说有一个超大型的幸存者聚居地就在东北大兴安岭地区。但是前世他没能抵达那里。

    前世的陈垣,末世后只再南方呆了一年,后来便实在呆不下去,几经波折才辗转到了北方冀省。本来还想继续北上,却因为那之后爆发了大规模的丧尸潮,道路阻隔,才迫不得已留在了冀省,进入了一个中等规模的幸存者聚居地。

    但是他一直听说东北的生存环境要比冀省好多了。那里不仅是华厦的老工业区,各种物资丰富,而且自然的馈赠也十分慷慨。不仅有煤炭、森林、各种野生动物连土地也很肥沃,对于末世后的生存十分有帮助。唯一可能比其他地方要麻烦的,可能就是那里的变异生物也很多。但这更他的优点比起来有算得了什么呢。

    这一世,陈垣虽然没办法阻止大灾变发生,但至少要让自己活得更好一点。拿过工资,他心里就暗暗想到:“前世没能善终,这一世我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柯成业前世你为了一己私利,戕害了我和我的那么多兄弟,这一世我也必然会让你付出代价。这一世,我将要守护好我的人。末世的真像前世一直未查明,这一世有可能的话,我也要调查清楚。我要让造成这一切的人付出代价。”

    陈垣是一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对于前世这么大的一个秘密,他自然也挂念了很久。而且如果想要真正结束末世,让生活回到正规,似乎找到末世的真像也是必要的。在他看来,前世的末世绝对是认为的,因为如果是自然发生,绝不可能全球那么大的范围内,病毒会同一时间出现。

    他认为,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一群人,把病毒携带到了全球各地,然后让它在同一时间爆发。而且这一群人绝对不是少数,全球那么多国家和地区,那么多城市乃至乡村,都同一时间爆发病变,绝对需要动用无数的人力,这个组织实力必然不小。

    不过这也只是他自己的猜测,前世他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如果真有这么一个逆天的组织,一旦陈垣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很可能他自己就会短时间内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所以他一直只是自己在暗中调查,但是18年了,哪怕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所以他有时候也在怀疑自己的猜测是否有些偏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