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那是真的倒霉。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安意呼出一口气,知晓了这些辛密的他对那个世界也感到幸灾乐祸,阿撒托斯那种级别的家伙也敢投影的?怕不是真的嫌死的太慢。

    “还有,和你之前说的那件事,你同意了吗?”

    安意立刻蹬鼻子上脸,凑上去腆着脸问道。

    哈斯太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带一个人,带两个人都无所谓,我先回去了,等你弄好后要离开再通知我。”

    语毕,他便化作黄色的光辉淡淡消散,只留下安意与罗濠两人。

    后者至始至终都保持聆听者的姿态,十分聪明的没有插过话,她是个强大同时也很聪明的女人,虽然追求强大,但也能够知晓别人的强大。

    哈斯太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有些年轻,外表也少了很多威胁性,但就本质而言还是那位恐怖的黄衣之王,尽管抛弃了黄衣之王那具化身,但并不像一般中那样元气大伤,换具化身就像是换件衣服一样容易,依旧是能够让安意拉过来当做镇场子的大佬级援助,和罗濠也是存在碾压性的差距。

    不过,那个笑容爽朗,皮肤黝黑的奈亚拉提托普,看来还真的有点厉害,就算是原来的哈斯塔也嫌头疼,还好那个时候没回招魂世界,以后也不用和那种怪物碰面了。

    安意美滋滋的在心中给自己立了一个大大的fg。

    “邪……神?”罗濠并没有立刻和安意搭话,而是自言自语地斟酌这个称呼,对于只知晓不从之神的她来说,这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词汇。

    “那群家伙和你们这个世界的不从之神可不是一个级别的东西。”安意没好气说道:“那是所有世界的天敌,疯嚣的不可名状,看好你的徒弟,那家伙恐怕不一定熬的过去。”

    罗濠点点头,然后探查昏迷不清的陆鹰化风情况,以她的神识自然很快就看出仅仅是受到魔障,如果连这点魔障都看不破,也不配继承她的力量了。

    “哈斯太没兴趣关注他,算是陆鹰化运气好。”安意在旁边点点头,然后看着罗濠好奇问道:“权能这东西你恐怕没办法带走最本源的那些,不过想着这么多年,这东西你应该问玩烂了,估计也不在乎了。”

    听到涉及年龄的话,罗濠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者一脸茫然。

    “自然如此,我沉心于武道,权能于我来说早就已经不是助力反而是限制,能够剥离反而并非坏事。”罗濠点点头,对于权能她看的并不重,她要的是更远更强大的道路,而不是浅显的力量,沉迷权能的强大注定将被束缚在这个世界,外物而已,不要也罢。

    “我走后,这些权能交给鹰化就是,对于他来说,反而是最喜悦的礼物了。”罗濠当然知道自己的弟子畏惧她快要变态这件事,不过并没有生气,反而相当的愉悦。

    当然,陆鹰化作为她的弟子,安意的已然看不上所谓的权能,但对于陆鹰化来说就是无价之宝,反正要走,这些东西不给他继承自己衣钵,留下来也是回归这个天地,当然更有可能被其他弑神者给拿去,还不如便宜自己人。

    而对于安意来说,大战在即,能拉过来一个战力,算一个战力,高端战力这种东西永远不

    “等你那尊分化出去的外我回归后,我便将权能转给鹰化。”

    “嗯,我看着应该也用不了多久。”安意想了想,然后感知着那光柱中的变化,心里大约有个数,同时看到天空中还在纠缠在一起的两头巨龙,第二人格通过心灵链接早就大呼小叫向他求救,所以他看向罗濠眼神暗示:“走之前,不打算先了结一下恩怨吗?以后可不一定回来了,我没记错的话,你和沃邦侯爵关系并不好啊……”

    罗濠眨了眨大眼睛,然后看向天空中厮杀的黑龙,那张绝美的面容上浮现冷笑。

    “那是当然,当初在我华夏的疆域下,篡取了祝融的权能,高句丽的滑稽神灵也就算了,我华夏的火神,就算死也是死在我手上,哪容得到这欧洲蛮子?”

    安意听的津津有味,罗濠要是不提,他还真没认真想过沃邦身上关于祝融权能的这回事,现在想想这其中的确有许多龌龊啊,要知道弑神者之间也是可以抢人头的,或许当初罗濠找到祝融,然后打生打死好不容易快干掉接过沃邦跳出来抢人头,然后两边就结下死仇也是很有可能的。

    对于罗濠来说自己的确要走了,而且走之前还可以解决一下个人恩怨,刚好沃邦侯爵也就在这里,这不是天赐良机还是什么?

    安意也相当乐意看到那个老不死的东西吃瘪,双方一拍即合,罗濠在点头后,脚步一踩,如同一颗炮弹一飞冲天,在虚空中连续几个踩踏,数公里的距离几个呼吸间就走完,白皙娇嫩的小拳头握住,罗濠面容冷峻,腰部发力同时权能发动,金色的光辉汇聚在右拳上重重地轰了过去。

    一早知道有援军到来的第二人格阴险的露出一个破绽,故意让沃邦侯爵一记龙息轰在一只龙翼上,直接蒸发。

    然而还没等沃邦侯爵得意,一抹他无比熟悉的金色光辉在黑龙化后的他眼前闪过,熟悉的气息让他心中一凛,一下子就想起谁。

    “罗……”还未说出这个名字,就被巨大化的灵力拳头一拳打在黑龙头部,半个龙首被打爆,然后化拳为掌,直接像下一劈——

    “嘶啦——”第二人格失去一只翅膀,然而换来了沃邦侯爵的小半个身子。

    利刃般的金色光辉,穿透龙躯连同后面的大地也斩出千米长的沟壑,无比的壮观。

    再次化掌为钩,直接将黑龙化核心中的东西给挖了出来。

    看着无比狼狈,奄奄一息的沃邦侯爵,罗濠相当的畅快,面容也有掩盖不住的愉悦,笑意盈盈的看着对方,问候道:

    “如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