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严掌柜的脸上不禁露出愕然之色,显然没想到王乐竟然会这么问,不由得下意识的点头道:“没错,文魁楼的规矩就是这样。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顿了顿,严掌柜眼中透露着不信的看向王乐,反问道:“王先生你真的有把握再能作出一首好诗?”

    王乐笑意盎然的淡定点头回应道:“为了能喝个痛快,在下全力以赴,多作几首好诗。”

    “几首?”这一下不但是严掌柜愣住了,就连旁边的两位老大人都傻住了。

    更不用说文魁楼里的客人们,见王乐如此大言不惭,看向对方的眼神当中,都不禁充满了怀疑和嘲讽的神色。

    “一首好诗,可不是既兴就能写出来的,而是千锤百炼才能成形,这小子大言不惭,竟然要在现场作出好几首,真是笑话!”

    “我看他刚才那首以酒为主题的诗,已经是压箱底的了,哪那么容易再拿出好几首,真是痴人说梦!”

    “哼,写出一首好诗就翘尾巴了,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老夫今儿个就在这里看他玩出什么名堂出来!”

    ……………

    就在客人们纷纷嘲笑提出质疑的时候,罗老大人摸着花白胡须,深深看了眼王乐问道:“小友这么有信心能多喝几坛雷霆雨露?”

    没等王乐开口回应,就见罗老大人自问自答继续说道:“在场诸位都能识文断字,更不乏才华横溢之辈,但能一次性拿出好几首有资格喝雷霆雨露的诗句,无人能够做到。”

    这时就见旁边的唐老大人跟着插口说道:“即便是整个傲来国,也无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要知道,我辈文人一生能写出一首可以流传后世的经典好诗,就足以不负此生了。”

    虽然唐老大人没将话挑明,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对王乐的怀疑。

    面对众人的质疑,还有一道道嘲讽不屑看笑话的眼神,王乐也没有辩解,而是满脸淡定的看向罗大人,然后很是从容的拱手笑道:“还请罗老大人为小子执笔写诗。”

    罗大人没再多劝,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再次走到桌前铺开白纸,拿起了笔。

    在众人瞩目的眼光中,面色不改的王乐淡淡诵咏道:“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当王乐念出李白《行路难》的第一句时,站在桌案前执笔的罗大人就惊住了,乃至忘了自己眼下要干的事情。

    待整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罗大人精神大振,连忙将这些从王乐口中念出来的诗句写到纸上。

    与此同时,旁边的唐大人听到王乐念出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时候,更是眼睛放光,激动之下,情不自禁的大声喝道:“气象万千,大气磅礴,好!好诗!”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王乐的眼神彻底变了,先前的不屑嘲笑和质疑立马消失得一干二净。

    取而代之的则是惊叹,还有满满的回味之色。

    当然,此时所有人看向王乐的眼神当中,毫无疑问都充满了惊为天人的神色!

    只要耳朵没有聋,有一点文学修养的人,听到王乐念出的这首《行路难》,就知道是一首可遇不可求的好诗。

    在众人眼里,这首《行路难》比之前的那首《月下独酌》还要好。

    更准确的说,《行路难》正是那种能流传后世的经典!

    “严掌柜,这首《行路难》能换一坛雷霆雨露吗?”

    王乐微笑着看向严掌柜问道,同时更在心中默默嘀咕道:“这可是诗仙留下的经典名篇,小爷就不信换不了。”

    这时没等严掌柜开口,就有包厢里的客人大声叫道:“如果这首《行路难》换不了一坛雷霆雨露,那就再没有诗词能换了。”

    说完后,就听到纷纷附和声,一致同意这首《行路难》能换上一坛雷霆雨露。

    严掌柜苦笑着看向王乐说道:“你也看到了,严某可不想犯众怒,所以王先生能再得一坛雷霆雨露。”

    王乐笑了笑,跟着就再次看向站在桌案前的罗大人,点头示意道:“请老大人继续执笔。”

    接着就见王乐也没有啰嗦,缓缓开口诵咏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待王乐念完这首唐朝边塞诗人王翰的代表词《凉州词》,楼里的所有客人看向王乐的眼神,就跟见了鬼一样!

    什么时候起,能成为经典的诗词这么烂大街了?

    竟然被一个年轻小子就跟不要钱似的,随口一首首的念了出来。

    王乐见众人沉默状,不由得笑道:“看来又能换一坛雷霆雨露了。”

    顿了顿,王乐继续说道:“再来三坛应该差不多了。”

    正当王乐准备再次开口诵咏出新的诗词时,突然就听到一道慵懒的女声阻止道:“且慢!”

    王乐顺着声音,抬头看向最顶层的一间包厢。

    与此同时,严掌柜和罗唐两位老大人的脸色就变了,各自眼神中不约而同的露出敬畏之色。

    随即就见道:“不要再以酒为主题了,换个题目吧!”

    “嗯,如今正值深秋,就以秋为题吧!”

    王乐见对方不容置疑的口气,不置可否的眯起眼睛看向严掌柜。

    此时就见严掌柜毫不犹豫的开口对王乐说道:“那就以秋为题吧!”

    王乐摸了摸下巴颏,沉吟着问道:“这文魁楼的规矩可以随便改的吗?”

    只见严掌柜嘿嘿一笑,意味深长的回道:“王先生照做就是了。”

    没等王乐再开口,就见罗大人插口说道:“小友,就按上面那位的意思来吧!”

    王乐见罗唐两位都在对自己使眼色,顿时就明白顶层包厢里的女客人身份不简单。

    秉着不惹事的原则,王乐也没提出异议,反正他脑子里也不缺以秋为主题的诗词。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当王乐念出经常拿诗词当嫖资的杜牧一首《山行》时,空气里已经没了呼吸声。

    因为所有的客人在震惊之下,已经忘记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