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人一听生气了:“我告诉你们,叶家不是这样的人,你们不要误会。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是?”散侠也是冷笑着。

    “好了,你不要说了,听说赵大人与叶家的关系非常不错的,我们再这样说,可能会惹祸。”另外一个散侠轻轻地拉着同伴。

    b散侠冷笑一声:“惹祸?我们现在都死了那么多的同伴?最好的东西都被别人抢走了,你说我们还惹什么祸啊?另外,我们现在成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办法换东西了。”

    他们听说叶家的九品提功丹好,因为他们是散侠,就算有着叶英凡的那个丹方,都是炼制不了。

    所以,他们才想着赶快过来叶英凡这里换一些九品提功丹,毕竟现在叶家受到其它家族炼制丹药的挤压,可能九品提功丹会便宜不少呢。

    但是没有想到才过来一天,他们的东西被抢,同伴也被杀了。

    赵大人暗暗皱着眉头,难怪闫寡妇跟他说,不想见外面的人了。

    现在这个情况,是非常容易让别人误会了。

    再见面的话,可能误会更大,更容易闹出事情来呢。

    赵大人见是这样,冷笑着道:“既然你们怀疑我的公正,那我还是回联合会吧。”

    “赵大人,你不管我们了?”那些散侠吃惊地叫了起来。

    赵大人问道:“我们还怎么管呢?让你们拿证据出来,你们拿不出来。人家叶家好心过来增援,你们还说三道四的。早知道是这样,人家叶家还不派人出来,让你们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散侠们一下子愣住了,对啊,当时如果叶家人不出声示警的话,他们可能被那些黑衣人杀死了。

    不过那些叶家人出来之后,也没有下来与他们一起联合攻击黑衣人,而是在天空中大喊大叫,把黑衣人吓退。

    另外,他们还在空中提供一些黑衣人的踪影,让他们追到一些黑衣人,从而把对方干掉了。

    刚开始,他们是杀不了黑衣人的,如果不是叶家人过来,他们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难道他们错怪叶家了吗?可是外面的传言说叶家是贼喊抓贼呢?

    还有两个黑衣人说是赖二皮的,这是怎么回事?

    赵大人见这些散侠的脸色迟疑不定,笑了笑道:“你们自己考虑吧,我也不敢说这些凶手是谁,反正我觉得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可能后面有人搞鬼。”

    “听说现在叶家主不在叶家了,他们叶家都不想管外面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他们还怎么去袭击你们呢?难道他们不怕出事吗?”赵大人继续说道。

    “我听叶家人说,他们接到增援电话之后,也不知道你们是敌还是友,都不敢一下子下来呢,免得到时被别人攻击。”

    散侠们更是不敢说什么了,赵大人说得对,如果这次没有叶家人,他们可能会全军覆没了。

    当时他们都落在下风了,还被杀了一些同伴。

    如果再出现一些叶家人帮助黑衣人的话,要杀他们是易如反掌呢。

    可是外面的传言又是怎么回事呢?他们看不懂了。

    赵大人不想与这些人多说,招呼了他们联合会的几十个高手,然后坐上直升飞机离去。

    在临走前,赵大人交待这些散侠:“你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叶家有不少敌人的,叶家主现在又不在这里,你们很容易会成为别人利用的目标。”

    “被别人利用?”散侠们害怕地离开了。

    娘的,再不走的话,他们真的要死掉呢。

    于是,刚才还闹哄哄的叶家门前,一下子安静起来,那些人都走了。

    龙家,龙家主气得在自己一楼的客厅乱扔着东西,而逍遥子他们这几十人,全部跪在下面,一动也不敢动。

    “你们这些没有用的家伙,怎么能这样?你们不看着大师兄,怎么能让别人杀死他们呢?”龙家主生气地骂着。

    龙家的一些太上长老站在旁边冷眼相看,说真的,他们对那个大师兄一点都不感冒。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做事从来都不靠谱。

    如果这种人以后当上龙家的家主,龙家还能威风下去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反而那个逍遥子不错,做事有理有据,为人也不错,尊老爱幼,这样的人才有希望呢。

    至于他没有龙家的血缘,这个并不难的。

    只要到时把龙家一个女人嫁给逍遥子,让他们的孩子都姓龙,这事情就能解决了呢。

    当然了,这种事情,也要让逍遥子同意才行。

    不过他们查看过逍遥子的资料,逍遥子都可以去隐界一个二等区域那里当上门女婿,像狗一样活着。

    现在让他当十大家族龙家的家主,他肯定会答应了。龙家比阮家强上两个档次呢,那实力也不是别人所能看得清楚的。

    现在龙家里面的人,起码有着十万,那九品武功的高手,也是一大把呢。

    什么狗屁大师兄,死就死了。

    龙家主怒叫着:“我现在要罚你们面壁思过一年,没有我的同意,你们都不能出来。”

    太上长老见是这样,急忙上前道:“家主,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们啊?”

    “不能全怪他们?”龙家主转头一看,发现正是那个经常与他抬杠的太上长老。“太上长老,此言何意?”

    太上长老笑道:“你想想啊,这一次是你大徒弟当指挥人,所有的事情怎么做,都是他自己指挥的。出了错,肯定是他承担,怎么能让其它人受过呢?这些龙家高手,都是听你大徒弟的话,他们没有多大的错。”

    “可是遇到敌人袭击,怎么也得保护好主帅,怎么能自己先逃了呢?”龙家主生气地骂着。

    逍遥子低着头道:“师傅,我错了,当时大师兄叫我分开走,让我引开那些叶家人,所以我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了。当时如果我不听大师兄的话,一直跟着他,可能他就不会出事了。”

    龙家主听到逍遥子这样说,脸都绿了。

    逍遥子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全是他那个不靠谱儿子的错啊。

    其它跪着的龙家高手也纷纷叫道:“是啊,家主,当时全是大师兄叫我们那样做的。还有当时的情况非常紧急,如果我们不分开逃跑的话,肯定会被叶家高手和那些散侠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