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第一更的防盗,正文半小时后发。我很后悔,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双更……】

    林三酒按下了胸腔里一颗砰砰猛跳的心脏,避开海天青露在外面的皮肤,把手放在他的衣服上,使劲推了几下。

    后者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一个上午帮同伴们清理了几十吨的货物,就是强悍如海天青,也疲累得早早进入了梦乡。

    “唔……?怎么了?”他揉了揉眼睛,低声问道。

    昏暗的集装箱里,林三酒一双琥珀色的大眼泛着猫眼似的光芒。

    “我知道贝雷帽们的身份了。”她的声音微微有点颤抖。

    海天青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此时集装箱里,已经住进了近百个人。

    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不断地有脚步声在集装箱外响起,每次大门开启的时候,都有一些神色仓皇的人被贝雷帽推进来,成为这个囚笼里新的成员。人数越来越多,不由让人心惊:贝雷帽和他们的同伙们,到底在外抓了多少人?

    眼看着这只集装箱就要装不下了,外面的一个贝雷帽将门砰地关上了,从门上的空洞里穿过一条铁链,将门锁死了。

    当然面对着近百个进化人,这根铁链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真正叫这些“囚徒”们忌惮的,还是透过空洞朝外望去时,所能看见的那一个个端着枪的贝雷帽。

    有了那个四肢骨头都被打断了,倒在地上绵软得一动不动的中年白领做样本,新来的人们也都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能活到现在的,都已经历过一些凶险了,见怪人们似乎对他们没有杀意,大家在短暂的交谈后,为了保持体力,都不约而同地闭上眼休息了。

    由于还顾忌着【乌苏毒】,几个同伴们分散得很远。林三酒担心自己在睡着的时候会不小心碰着人,于是在门边不远处拣了个没有人的地方;从门上空洞透进来的阳光正好照在她身上,又热又亮,周边自然一个人也没有。

    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她忽然听见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听起来,与以往不太一样。

    声音的,仿佛有许许多多的、个头不高的人,正成群结队地从远方走来;他们的脚一定非常小,因为听起来就像是一队大老鼠,在飞快地赶路。

    林三酒努力了好一会儿,才睁开了眼睛,眯着眼从空洞里朝外一看她傻了。

    紧接着,她冲到海天青身边,叫醒了他。

    “你去叫胡常在,我去叫兔子,咱们在门边空洞那里见面。”林三酒来不及多解释什么,只匆忙嘱咐了一句;她小心地避开了地上横七竖八的人,跑到兔子所在的角落。

    海天青起身去叫醒了胡常在,四人在门边碰了头。

    原先林三酒所在的地方,被阳光投下了一个圆圆的光斑;胡常在打头走进了这片阳光里,弯下腰朝洞外看去。

    刚才那一队人人数太多了,到现在也还没有走完,正好都落进了几人眼里。

    她们身高矮极了,连一米也不到;相比身子来说,头大得不协调好像也是混血儿,每一个人都是金黄的头发,碧蓝的大眼睛,漂亮得怪异。兔子迷惑地抖抖耳朵,望着林三酒:“这是一队外国侏儒?这跟贝雷帽的身份有什么关系?”

    林三酒苦笑一下,手里顿时多了一个东西:“你们看看这个,再看看外面。”

    一个60厘米长的玩具艾莎,在透明的包装盒里一动不动地微笑着。

    三个伙伴都傻了眼,一会儿看看玩具,一会儿看看外面行走着的“侏儒”。

    “这、这这……她们长得一模一样……”胡常在结结巴巴地说道,“难道你的意思是……”

    “没错,”林三酒点了点头,“我之前发现了一个集装箱,里面全是这种玩偶。贝雷帽当时就把那个集装箱给保护起来了,谁都不许接近……我虽然奇怪,但是没有往深里想。现在看来”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面色苍白。

    “是有某个人、或者说某种力量,可以把人形的玩偶……嗯,姑且说它们是变成人了吧。这样一想,有些怪事就顺理成章了。玩偶很多特征没摆脱掉,看起来就怪比如说它们的表情从来不变、走路也只能踮着脚尖走,因为他们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海天青皱眉想了想,“踮着脚尖、身材还好,身高也跟正常人差不多……”

    “是服装店里的塑料模特啊。”林三酒再次苦笑了一下。“所以我和兔子碰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们连毛孔都没有,自然也不会流血而死了。”

    “原来如此!那种模特的材质跟一般塑料不一样熔点高,不怕高温不说,当然更不怕累。”胡常在恍然大悟地感叹了一句。

    “那究竟是谁把这些假人、玩具都……弄活过来的?”海天青的词汇量有点不够用了。“而且那么厉害的武器,这些假人怎么人手一个?”

    这个问题把三人都问住了,谁也答不上来,一时只能愣楞地望着外面的“艾莎”们。空洞毕竟还是太小了,加上时不时巡逻经过的贝雷帽,只能看见碎片似的画面要想搜集信息,这一点可不够。

    “咱们在集装箱上方开一个洞朝外看,”林三酒出主意说,“所谓站高望远嘛。别忘了,咱们所在的这个集装箱可是白色的。”

    胡常在闻言一拍巴掌,被黑色电子回路纹覆盖的脸上,立刻现出一个惊喜的笑:“对呀!我还有豆腐刀。”

    【豆腐刀】

    介绍:集市里豆腐西施专门委托王麻子打的一把刀。这把刀干别的可能不行,但是切豆腐却是一把好手时间长了,不光是豆腐,凡是白色的东西,切割起来都像豆腐一样轻而易举了。虽然这个逻辑很奇怪,但事情就是这样的。

    这是在红白对抗赛中赢来的第三件特殊物品,想不到此时用正合适。有了豆腐刀,登高就不是难事了林三酒从海天青的肩膀上纵身一跃,一摸到顶,赶紧将一把普通的水果刀扎进了集装箱的箱壁里,豁出了一条口子。豆腐刀果然名不虚传,集装箱壁还真软得跟块豆腐似的,半点阻力都没有。

    林三酒来回跳了几次,切出了一个人头大的正方形窗口,一大片箱壁顺势掉了下去;胡常在怕它发出响动,忙一手抓住了。

    虽然他抓得快,可是几人这一番动作还是惊醒了周围几个人。

    那几人见了他们的阵势,纷纷围拢了过来,仰着头、张着嘴看着扒在窗口上的林三酒。

    “外面什么情况?”

    “那些怪人还在吗?巡逻的有多少个?”

    “这么长时间了,他们也该去睡觉了吧?”

    这几个人了解的情况还不如林三酒他们多,此刻都是一肚子的问题。

    林三酒咬着牙,说不出话由于“窗口”的边缘太利了,此时全身的重量又都挂在边缘,她感觉到自己掌心很快就被割出了血。

    人们眼看着她,也都急得够呛林三酒能跳那么高,是因为她的强化能力要比其他人都优越,换了第二个人根本上不去。海天青看出了端倪,忙一把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卷成一团扔了上去:“小酒,你拿它垫着手!”

    林三酒伸出手,衣服擦着她的指尖划了过去。就在众人以为她没够着的时候,她手里忽然甩出了一根口器,将那衣服卷了回来,随即又消失了。林三酒将衣服垫在手掌下,双手扒着边沿,靠一双手臂的力量,将身子稳住了。

    底下的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姑娘,外面怎么样了?”底下一个声音带着焦虑问道。

    林三酒怔怔地望着外面,充耳不闻。

    自从极温地狱降临以来,她还没从有见过这么多的“人”。

    码头上、路上、集装箱的周围,聚集着一大片一大片的人头,黑压压的,仿佛是天上的乌云掉下来了似的,把地面遮得严严实实。涌动着的人群寂静无声,数量庞大,却井然有序,好像在遵从着一个听不见的声音。

    一眼望去,这片密密麻麻的人头里,有贝雷帽那样的塑料模特,也有艾莎那样的人形玩具;甚至还有一些身形极其单薄的女人,转过身去时只剩下薄薄的一片了,以前应该是宣传用的人型纸板。

    大多数“人”,都保持无生命般的僵硬微笑,看得林三酒打了个寒战。

    就在她因为吃惊而有些愣住了的时候,黑压压的人群忽然分出来了一条空道。她顺着空道望出去,终于见到了一个容貌正常、有血有肉的男人

    那男人装束古怪极了,像散步一样,慢悠悠地走上了码头。

    林三酒露出半个头,紧盯着他,不敢错一错眼珠。

    走着走着,他顿住了脚,转头向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

    随即像是有人下达了指令,成千上万张僵硬的脸缓缓地扭了过来,一双双没有光泽的眼睛对上了窗口后的林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