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礼包太大方了,我怀疑今天点一章钱还是点不完。目前快两千字了,但小山一般的财富才刚开了个头……】

    白队站位:花衬衫a5,胡常在a1,大长腿c1,老女人c3,海天青d3,败将c4。

    红队站位:林三酒a5,老王e2,钟俊凯d5。

    “真是不巧!白队和红队的选手都选择了a5格呢……这一格中的+1分奖励,看来只好归决斗胜出方所有了。”点先生一边说,一边咂了咂嘴巴。“这一次如果红队再次落败的话,本轮游戏就要结束了,真是令人紧张啊!”

    听了这话,红队剩下的两个人脸色都是青的。

    躺在网格旁边的陈凡尸体,一双血红的眼睛仍然瞪得大大的,脸上的震惊和不甘竟然比血肉模糊的伤口更触目惊心。几分钟以前他还活着——死亡的注视下,钟俊凯只觉得自己身子一阵一阵地发软,一时间脑子里充斥着的只有迷茫。

    不出林三酒所料,白队的花衬衫果然跟自己踏进了同一格里。红白两边的a5格离得很近,几乎是面对面了,她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花衬衫那双紧盯着她的眼睛。

    这男人大概二十多岁,穿了一身不知从哪个电视剧里学来的流氓式打扮,一件夏威夷花衬衫显得非常乍眼。在黑色光壁逐渐回升的时候,他才将目光从林三酒身上挪开了——仿佛还有几分期待。

    “林小姐,你千万不能输啊!”

    林三酒刚抬起了步子,就从身后传来了钟俊凯焦急的声音。

    她回头一看,钟俊凯一张白皙的脸上挂满了水珠,也不知道是汗还是雨:“你如果输了,我们就什么都完了!”

    如果这一轮输了,就意味着白队能拿到+3分和3个进阶能力——当然,陈凡也就白死了。

    “知道了,我尽力吧。”林三酒点了点头,学着刚才海天青的样子,后退了一段距离,一个助跑和跳跃,攀上了青石台。

    决斗场浮在半空,林三酒站在青石台上朝下一扫,竟然连白队场地都看清楚了一部分。此时白队成员正凑在一起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在商量下一次的站位……朝点先生的方向看过去,仍旧只有一片迷迷蒙蒙的白雾,再也没有其他了。

    “……你竟然还有闲心到处看啊?”

    从前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每个字都好像粘连着。林三酒转过头,丝毫也不意外地看见了刚刚跳上来的花衬衫。

    看着林三酒,他嘿嘿地笑了几声:“算了,你马上要贡献出一个能力,也挺可怜的……”

    林三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只觉血液都像是流火一样,从血管中燃了过去;她轻声一笑:“我给你几秒钟认输的时间。”

    花衬衫楞了楞,好像没听懂她在说什么。

    林三酒没理会他,目光又一次投向了白队的场地。

    就在刚才,当她带着棕毛兔去交能力的时候,兔子立刻一扫在外头的那副垂死相,把从海天青那儿打听来的消息都一股脑儿地告诉了她——在白队几人里,最要注意的还是衰老女人,据说是从另一个新世界来的,心黑手辣,武力也是一流;至于眼前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只纸老虎。

    除了还没有体能优化的胡常在之外,大概就属这个花衬衫无能了——当然,除了他那一张最有威慑力的嘴。

    几秒钟的认输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然而花衬衫却显然选错了路。

    林三酒只觉面前风声一动,一只拳头已经当面砸了过来——在拥有全面体能增幅的她眼里看来,这个拳头不仅只是慢得可以;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选择了肉搏,也真是叫人吃惊。

    她侧退一步,找准空子,一脚踹在了花衬衫的膝盖窝里,“咚”的一声,他就跪倒在了青石台上。她不等对方爬起来,脚下已经像裹着风似的,狠狠从后踹向了他的大腿骨——

    随着“喀拉”一个让人肉酸的声音,花衬衫顿时爆发出了一声惨叫,涕泪一齐崩了出来。他双手在地上徒劳地挠了好半天,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一眨眼就撂倒了一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人,林三酒的双手却一直没从裤兜里拿出来。

    “虽然断了,但是你又没有瘫痪。”她蹲下看了看,竟还安慰了他一句。“认便宜吧,你我没有什么仇怨,所以我下手也有所保留,没有砸断你的脊椎……别哭了,听人说话!”

    花衬衫抽抽噎噎地停了下来,看着她。

    “你回去跟你们队里那个老女人说,我下一步会去b4格,叫她在那儿等着我。”林三酒盯着花衬衫,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要是下一次站位我发现她不在b4格上的话,接下来两轮游戏我一定会追杀你到死。听见了没?”

    花衬衫慌忙点了点头。

    “懂了的话,就赶紧认输。”林三酒示威似的,将一只脚放在了他的后背上。

    连一秒钟都没耽搁——

    “我认输!”花衬衫生怕喊少了似的,又一连叫了几次:“我输了我输了!”

    林三酒轻声一嗤,没再理会他。她从青石台上跳了下来,在红队众人如释重负的目光里径直走回了网格。

    a5格里的一分奖励,顺理成章地归了红队;这一下,红白两队的总分变成了5:4——虽然表面上红队依然以一分领先,不过队员却只剩下了岌岌可危的三个。只要再出局一个人,这场游戏就要输了。

    这时叮咚一声,红队三人的脚下浮起了得失分提示,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老王得到的是“你前方有+1分奖励”,钟俊凯得到的是“你前方有-1分惩罚”,而林三酒身边则什么分数都没有。

    提示信息一消失,很快,第五次站位也在点先生的指令下结束了。

    黑色光壁以一个大家都看腻了的速度,再次逐渐展露出了红白双方的位置。

    只是这次光壁刚一落下,白队的网格里立刻又一次闪起了莹莹红光——穿着红色短裙的长腿女人,站在光芒里抱着胳膊,一脸又得意、又失望的样子,看着从她身边错过的红队队员,目光里尽是不满意。

    看着她,林三酒跟一旁的棕毛兔对视了一眼,同时想到了海天青的话——

    “这一次追杀红队的站位策略,基本都出自那个穿短裙的女人。她看起来不像那种人,但实际上却是个危险人物……”

    真是叫人无法相信——因为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她是个冲动型的人。

    “噢……白队选手踩到了+1分奖励,白队+1分。”点先生的语气突然变得懒洋洋的。

    这么快比分就拉平了,现在是5:5。

    “那么,现在我来报一下位置——”

    白队站位:胡常在b2,海天青c3,大长腿d2,老女人b4,败将d5。

    红队站位:老王e1,钟俊凯e4,林三酒b4。

    红白两队又一次撞了车。这么看来,林三酒的威胁很有效——瘸着一条腿的花衬衫,果然把她的话带到了。她抬头看看跟自己站在同一行的衰老女人,朝对方露出了个微笑。

    在对方灰暗干枯的面庞上,也回应了她一个干巴巴的阴沉笑容。

    当光壁回升上去以后,林三酒转过身,扫了一眼老王和钟俊凯。

    尽管刚才她击败了花衬衫,可是对他们的士气来说却没有多少帮助——从老王的站位来看,他宁可放弃近在咫尺的+1分奖励,也要避免与白队撞车。钟俊凯也像是被陈凡的死给吓着了,只敢绕着白队成员的格子走……

    叹了口气,林三酒走出了网格。结果还是只能靠她自己。

    不远处浮在半空中的青石台上,已经站着一个人了。见衰老女人的眼珠子居高临下地在她身上转了转,林三酒一个翻身,就上了决斗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