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季山青被骨鞭猛地甩进了楼下一个房间,“哐啷啷”地撞破了半扇窗户、在四溅的玻璃碎片中消失了身影的时候,远处半空中骤然爆发出了一声不似人类的嚎叫声来。

    林三酒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惨呼,仿佛连五脏六腑都跟着一起搅了起来;只是这声惨呼很短,随即就像是被掐断了一样戛然而止——她抬起头,脸色惨白。

    刚才还算有个完整人形的厚眼镜,此时身体中部已经深深地被吸进了那条手臂大的空间里,就像从中间突然被折成了两半一样;头和四肢仍然留在外头,看起来像是一束人肉捧花。

    刚才爆出来的血沫与碎肉,还不等飞溅出去,便又成了一条直线状被吸了回来,啪的一下拍在了厚眼镜的残余肢体上——从刚才的经验看来,他不可能再撑得过去三秒。

    但此时的喷泉池里,仍有一个烟头正在黑夜中一明一暗。

    “他已经回来了!”林三酒扒住了窗户边沿,嘶声朝外面喊道——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让清久留赶紧趁机往回跑;若是她也同时放出骨鞭,那么或许还有可能将他救回来。

    然而那个烟头只是在夜色中亮了一下。

    她没有听见清久留轻声的那一句“我懒得动。”

    “快回来!”林三酒吼了一声,话音未落,她已经又一次感觉到了天空中隐隐朝那条裂缝流去的空气气流;眼看时间已经不够了,而那个烟头仍然一动也没动,她顿时明白了清久留的心思。

    ——即使现在往回跑,获救的可能性也不大,反倒有可能叫另外几人也一起丧命;横竖是个死,还不如干脆被吸进去算了。

    真他妈是个懒鬼!

    林三酒心中划过了这么一个念头,立刻踩上窗沿、纵身一跃,身体就朝窗外跳了出去;然而身后一直紧紧盯着她的大巫女哪会让她真的离开,手在空中一抬,无形的意识力便汹涌地扑了出去。瞬间抓住了她的一条腿。

    头也没回,林三酒一转手,便放出了她所能想到的、唯一一件可能对大巫女有效的东西。

    柔软亮泽的红色天鹅绒,登时漫漫扬扬地在空中铺展了开来;大巫女刚刚放出去的意识力。便立即如泥牛入海一般迅速消失了,连一点儿踪迹也寻不着了——她刚才想要替林三酒打开【意识力学堂】,本来就已经耗费颇大;此时忽然又损失了一部分意识力,脚下登时一个踉跄,才又站稳了。

    当红色天鹅绒终于消失、大巫女也扑向了窗边的时候。她的脸色不由更差了。

    ……厚眼镜的身体早就被裂缝吞咽了下去,呼呼的风声登时又在天地间响了起来;在狂暴的气流中,清久留的身体被吸向了空中,正被风吹得一摇一摆,却始终没有靠近那条裂缝——因为此时他的腰上,已经紧紧缠上了一条骨鞭。

    再一低头,她也看见了林三酒。

    在跳出去了之后,林三酒在用骨鞭缠住了清久留的同时,也迅速抱住了楼下房间朝外伸出来的小露台,此时她只有两只手还攥着栏杆。身体已笔直地被吸向了裂缝的方向。

    “我说——”在激烈的风势里,林三酒艰难地朝楼上探出头的大巫女喊道:“这个栏杆快断了!”

    细细的黑色铁雕花栏杆,像是回应她的话一样,在风中当当地颤抖着。

    “你要是让我们死了的话,”林三酒即使用上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将身后的骨鞭朝自己的方向拉近一点;更何况她自己的手上也不敢松懈,手指都攥得死白:“……你就再也不能长生不老了!”

    在一头被风吹得蓬乱飘扬的金发里,大巫女死死地抿着嘴,一张脸上冷硬得如同冰山一样——如果怒意能杀人的话,林三酒坚信自己和清久留此时早已经死得不剩什么了。

    事实上。她非常肯定,很少被人胁迫的大巫女,此时大概正在努力压制住将他们二人一起扔进裂缝里的冲动。

    忽然嘎吱一声,黑色雕花的铁栏杆终于在强大的引力下弯了下来。

    “我快坚持不住了!”

    林三酒心跳都停了一拍。忙冲大巫女高声喊道。

    大巫女闭上了眼睛,轻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当她的嘴角紧紧抿着向下垂时,看起来就有了几分年纪了;无声地朝窗外探出手,她鲜红色的指尖柔柔地勾了起来。

    林三酒登时感到一股力量将她的身体一托,吸力顿时减轻了不少,身后的骨鞭也缓缓地朝自己的方向卷了回来。

    好在她的距离近。以大巫女的力量来说,还能够将她从吸力中拉回来;而现在救下了林三酒,就等于也救下了清久留。

    ……当她和清久留二人都摔进了房间里的时候,季山青正好也急匆匆地打开房门,跑了进来,身上还扎着无数碎小的玻璃片。

    “如果维度裂缝挪到了这儿来,”大巫女站在房间中央,冷冷地看了眼地上两个还喘不上气来的人,目光又扫过了礼包,笑容泛起了几分戾气:“……我就用你的这两个朋友用来堵裂缝。”

    林三酒趴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她很清楚大巫女到底损耗了多少意识力,也知道自己是真的快激怒她了;她此时生怕哪一句话说得不对,大巫女会直接将另外两人给扔出去。

    “如果它真的来了,”等了几秒,见大巫女的面色似乎没有那么难看了,林三酒忙带了几分殷勤地说道:“我就放出那个天鹅绒,或许能把维度裂缝也吞没掉……”

    “不可能。”大巫女干脆地一口截断了她的话头。

    “只要它一拉起来,无论什么都……”

    林三酒话没说完,一股无形的力量忽然从上往下地重重合上了她的下巴,震得牙关一麻,差点叫她咬着了舌头;大巫女看起来正在死死地按捺着火气,收回了手指,这才冷冷说道:“……闭上嘴就好多了。我告诉你,无论是能力也好,特殊物品也好,都是属于‘这儿’的东西。无法对抗来自另一个维度的裂缝。”

    林三酒一愣,随即微微皱起了眉头。游乐园副本、意识力星空、眼下的维度裂缝,都像一块块拼图一样凑在了一起;只要再多一些线索,也许就能组成一个最终的图像了——但是她最终会拼出的是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一时间房间里几人都静了下来,只有气流正在呼呼地朝外流出去。大巫女的金发和裙角也被吹得朝外飘扬着;她转过头,盯住了外面半空中那一条维度裂缝,轻声说道:“……祈祷它不会过来吧。”

    她这句话没有用上意识力,轻得另外几人根本没有听见。

    面朝着裂缝方向的所有玻璃。终于受不住引力,突然一瞬间全碎了;玻璃碎片在月色下泛着亮光,直直地扑向了半空中,如同一群大雁归巢——窗户、门、窗帘、桌椅,都以一种疯狂的模样朝外涌了出去,有的被墙壁挡了下来,更多的被吹卷着,消失在了夜色中。

    比之刚才清久留遇险的时候,裂缝显然更大了;林三酒紧紧扒住了墙壁,另外两人也各自抓住了能固定身体的地方——只有大巫女仍抱着手臂站在房间中间。由高跟鞋支撑起的玲珑曲线,就像是磐石打造的一般一动不动。

    风已经大得叫人说不出话了。几人在强烈的气流里苦苦挨了一会儿,终于感觉到裂缝的引力似乎逐渐正在减小——然而真正的考验却才刚刚到来。

    ……风终于静了下来。

    外面的裂缝消失了。

    一片狼藉的房间内,家具都在死寂中,七扭八歪地聚集在了墙边;几个人伸展了一下用力过度而酸麻疼痛的手指,彼此看了一眼,紧紧地再度抓住了墙角,面色苍白地等待着。

    ……裂缝到底会不会跟过来的疑问,像石头一样堵住了每个人的心口——或许除了大巫女之外。

    她转头看了一眼,手指一勾。清久留就“啊啊啊”地被她从地板上横拖了过来;由于很清楚他的能力是什么,大巫女没有伸手动他,只是用意识力将他牢牢地按在了自己脚边,转头看了脸色铁青的林三酒一眼:“……别怪我。”

    林三酒的嘴唇轻轻颤抖了起来。瞬间放出了【意识力扫描】,将酒店顶部笼罩住了——如果那条裂缝真的出现了,她一定要是第一个知道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没有人动,也没有人出声。

    在极度的紧绷下,仿佛连思维都麻木了。

    忽然“咔嚓”一下。顿时叫林三酒和季山青二人浑身一震,将目光投向了声音的来源——清久留的后背被按在地上,身子趴着不能动,手里却还在一下一下地打着那只不太好用的火机;伸长了脖子好不容易吸上了一口烟,他这才一边吐着白烟,一边慢慢说道:“我看……不会来了吧?”

    大巫女瞥了他一眼,半晌才忽然冷哼了一声;随着她一抬手,清久留终于感到背上的力道一轻,赶紧爬了起来。

    林三酒重重地呼了一口气,靠回了墙壁上,额头上已经滑下了一颗冷汗。

    季山青胸前扎着一根用来绑窗帘的带子,盘腿坐了起来;看了看房间里一声也没出的几个人,他终于还是没忍住抓心挠肺的好奇,轻声问道:“……维度裂缝到底是什么?”

    大巫女眼波一转,什么也没说。

    “会被吸到哪儿去?”礼包想了想,又锲而不舍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关于维度裂缝的事的?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它会跟着人走?”

    “啪”地一下,礼包的下巴也被合上了。

    “去给我找一把沙发来,”大巫女环顾了一下房间,发现她之前常坐的那一把单人沙发早就冲出了窗户:“……我累了。”

    虽然她没有明确说是谁,但林三酒仍然第一个跳了起来,拔腿就向门口跑去;但还没走出去几步,大巫女就悠悠地叫住了她:“你站住,让他们两个去。”

    清久留吐了一口烟,和季山青对视了一眼,走出了门。

    “你过来,”大巫女转过了半边身体,朝林三酒轻声道。

    与能力无关,大巫女这个人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力量,令人就是很难拒绝她的要求;林三酒沉默着,一步一步蹭到了她的身边,不知道她是不是要秋后算账了。

    “我刚才的意识力消耗太大了。”大巫女开门见山地说道:“……短时间内,没法再试着替你打开【意识力学堂】。”

    回想起那种钻心的痛苦,林三酒反倒松了口气。

    “你松什么气?”大巫女眯起眼睛,蓝灰色的瞳孔像一汪冷泉:“……你的骨鞭到现在还没能收回身体里,说明你本身的基因在一次次的频繁更改下,已经出现松动了。”

    林三酒一惊,这才意识到是哪儿不太对劲,赶紧试着收了一下骨鞭——但前几次还如臂指使的骨鞭,这一次却花了好一会儿工夫,才慢慢地、吃力地收回了身体里,顿时叫她脸色不大好看了。

    “那我现在……”

    大巫女一抬手打断了她。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再改变身体形态,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等到我接手那段细胞时,你也可以重固一下你的基因。”

    林三酒抿起嘴,点了点头。

    大巫女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似乎也在犹豫要不要把接下来的话告诉她;想了想,她终究还是半含半露地说道:“第二点是……这一次的维度裂缝,我猜大概和‘荤食天地’的形成有些关系。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样,那么我就得去意识力星空走一趟了。”

    “可是你的意识力不是损耗很大吗?”林三酒忙问道:“就这么过去,不安全吧?”

    就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似的,大巫女红唇一勾,朝她抬高了下巴:“……噢,亲爱的。你这种出于天真的担心,倒也有几分可爱之处。”

    林三酒一愣,一时间简直不知道该回些什么话才好;大巫女一笑,忽然转过身朝门口走了过去——在她轻巧的鞋跟声中,一句话清楚地传进了林三酒的耳朵里:“我会给你留下几样小东西,用来打磨你的意识力……在我走的这段时间,你们必须留在这间酒店里,不能乱跑。否则,我不敢保证会有什么后果。”

    林三酒眨了眨眼,在她即将走出房门的时候猛地低低“啊”了一声,倒令大巫女一怔而顿下了脚步。

    “我知道了,”林三酒朝她点点头,“放心吧,你救了我们,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身体。”

    大巫女睁圆了眼睛,显然没有意料到这个答案;半晌她忽然轻笑了一声,什么也没说,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外。(未完待续。)

    ps:  谢谢ikasayo、nno、桥下の汉、黑发不知、riake、松鼠蛋挞、左屏翊、坚挺爷等大家的打赏,以及藤的心事、吃枣少女、姐是男的、燃啸摧、娜乌西卡、gke_325、lnoopy、喜闻乐见的小败君等大家的月票!

    听说腾讯要开始对盗版宣战了,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见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