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亮的哨声悠悠地落下了,当二人刚刚带着震惊对视了一眼的时候,只听大厅里忽然响起了一声女性的厉喝:“——退后!”

    虽然不明就里,但二人仍然听出了这是大巫女的声音;连一声也没来得及发,清久留提拎着厚眼镜、与季山青一起立即朝后远远地跃了出去,脚一落地,目光已经投向了刚才站立的地方——

    那厚眼镜显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忙趁机挣扎了起来;清久留一时不备,还真差点叫他给挣脱了出去——当那件文化衫的衫脚几乎就要从手里滑出去的时候,他微微一犹豫,到底还是往前一扑,伸手将其又捞了回来。

    与此同时,大巫女的下一个指令,也丝毫不让人喘口气地又炸响了:“别管他,逃出大厅去!这下糟了——”

    正急急朝后退的清久留心里咯噔一响,只听身边的季山青扬声喊道:“来的是什么人?帮我们一下!”

    然而大巫女下一句厉喝,却不是冲着他们说的了——“你别动!我是绝对不可能允许你下去的!”

    显然她说话的对象正是林三酒。

    二人飞快地对视了一眼,都有点闹不明白,却一点也不敢耽误,只好拼命地朝大门口跑;被死死攥住的厚眼镜还使劲扑腾着腿,喊道“神经病!放开我!”——他这么喊,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此时的大堂里除了一脸紧张、无故逃命的两个人之外,其实波澜不起,什么也没有,看起来他们还真像是突然发了癔症似的。

    “你们在跑什么,放开我,”厚眼镜一路挣着扭着,拖慢了不少清久留的速度。他刚失了血没有什么力气,也没法怎么挣扎;但当他有意狠狠拌了清久留一下,差点叫他摔在地上时,后者终于红了眼角。

    刚一扑出大厅门口。冲进了酒店前庭,清久留立即将他死死压在了地上,手指紧攥着他的脖子,眉眼间闪过去了一丝戾气。

    跑在前方的季山青听见声响一回眼。忙又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清久留的胳膊:“没时间了,让他走——”

    “这小子就是计划着让我们这么做呢!”清久留头也不抬地喝了一声,随即忽然感觉到季山青的手指深深地陷在了他的皮肤里,手下的厚眼镜也呆呆地停下了动作。

    口哨声在这个时候骤然撕破了空气。就像是在跟着他们一样。那声音简直就像是贴着脸发出来的,清晰尖锐得叫人耳朵一麻——响亮得甚至有些不像口哨声了。

    随着声音响起,一股不知从哪儿吹起的剧风裹着草叶、建筑碎片、杂物,骤然从身后扑了上来;清久留眯起眼睛在风里一抬头,顿时也愣住了。

    ……面前的空气,真的被撕破了。

    一条扭曲而跳动的裂缝,正一点点地从半空中显了形;从那被撕破的地方露出来的,是一眼看不透的黑暗。而清久留也终于知道那哨声来自何处了——

    天地间的空气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流向了裂缝、被吸了进去;当气流从那条黑色裂缝中划过时,顿时发出了如同哨音一般的尖锐声响。随着裂缝越来越大。流进去的空气越来越多,风势也越来越猛,哨音很快就变成了如泣如诉般的呜咽声。

    仿佛带着黑洞一般的吸力,当那裂缝逐渐展开成半个人那么长的时候,几个人就感觉自己已经摇摇欲坠地朝那裂缝倒了过去,连站都站不稳了,更别提逃跑;地上的草叶、泥土、石头,喷泉中的雕塑、前庭中的旗杆……天地仿佛都为之扭曲了,肉眼看见的一切,都纷纷地被吸了起来。从半空中扑向了裂缝,随即迅速没入了其中黑茫茫的空间里。

    “抓稳!”摔了出去的季山青,在呼呼咆哮着的风声里好不容易大喊了一声,一张脸都被吹歪了;他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传了出去没有。只能努力蹲下身子,双手一边死死地握紧了路灯,一边奋力朝反方向的下一根路灯柱挪去。

    清久留与厚眼镜一起,抓住了一辆在风中不断剧烈颤抖的sv;这车看起来仿佛正在一上一下地跳,简直随时都能离地而去、冲向半空——清久留四下看了看,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喷泉池子上。

    那是一个陷入了地面半米。由大理石造的池子,与地面都连接在了一起,总不可能也飞起来;如果能握住池子边沿,那么他们好歹就有了一线机会。

    “去那儿!”他吼了一声,但声音随即就被猛烈的风声给吞没了。他提高了声音,再次喊道:“去喷泉池!”

    天地间无数杂物都被裹卷着飞了起来,向身后冲去,一时间他根本也不知道季山青有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不过近在身边的厚眼镜却确实听见了,忙挣扎着朝大理石池子的方向爬了过去。

    清久留喘着气,也一点点地挪向了车头。

    他的位置可以说是三个人中离裂缝最近的,握住的正好也是面朝着裂缝的那一扇车门把手;想要去往喷泉池,必须得先绕过车头,再从sv后方冲过去才行——然而清久留很快就发现,这件事的难度太大了。

    抱住了后视镜之后,从前轮胎到车头另一侧这段距离,根本没有能叫人抓稳的东西了。

    平时一两秒的距离,此时看起来却有如生死天堑;sv左右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清久留不得不一缩头,这才避过了一个从他头顶处擦过去的大花盆。——回头一看,那花盆抵不住引力,在靠近裂缝的时候就化成了一排碎片,笔直地没入了那一条半人长的幽深黑洞之中。

    这辆sv,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步上那只花盆的后尘;清久留一咬牙,合身朝前一扑,急急抱住了前轮胎——目光一扫,他顿时来了主意。

    想要绕到sv的另一边,不一定非得冒险去抓那个光滑的车头!

    他一条胳膊抱住了轮胎,另一手伸进了车下摸索着;当他摸到了一个能够抓紧的地方时,清久留赶紧一松胳膊,整个人顺势跌进了车底——几乎是他刚刚抓稳的同一时间。那条裂缝又微微地扩大了一点,天地间的风势登时涨了一倍,sv也晃得仿佛随时都能飞起来。

    在车底喘了一口气,清久留死命对抗着那股强大引力。一点一点朝sv的另一边挪了过去,额头上的青筋都浮了起来;那个厚眼镜的运气倒是好,此时早已经离开了sv,抠着地板砖一路向前爬,此时都快摸到了大理石池子了。

    就在清久留刚刚露出一个头、还来不及松上一口气时。他骤然感觉身体一震,随即天旋地转、身体也被一股失重感瞬间包裹了起来——血顿时涌向了大脑,眼前一黑的同时,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终于和汽车一道被那条裂缝吸了过去。

    “清久留!”

    季山青回头一看,一张小脸立刻就白了;目光一转,他忽然眼睛又亮了,忙高声喊道:“快松手!”

    清久留没有多想,立即就松了手;然而在裂缝的强大吸力下,他非但没有掉下地面,反而仍然随着汽车一起直直地朝后飞了出去——就在他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长喊的时候。裂缝间那一片黑幽幽的未知已经近在咫尺之遥了;下一秒,他的身体重重地撞在了车身上,随即滑了下去,摔向了地面。

    不但是清久留,刚才还被狂风卷起来的东西,随着风声一静,也都纷纷地落在了地上。

    “趁现在!”季山青顿时直起身子,一边跑一边喊道,“……赶快回酒店!”

    清久留拔腿就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半空。登时明白风怎么突然停了——那条裂缝还不到一个成年人大小,一辆sv撞了上去,自然就把整条缝隙都给堵住了;此时从地上抬头看起来,那辆汽车简直就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给紧紧地提向了空中似的。

    然而二人才刚刚跑了几步,半空中一阵钢铁扭曲发出的吱嘎声,顿时叫他们的心脏一紧——这短暂的平静只维持了不到三秒,那辆sv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了起来;正挡住了裂缝的部分,被深深地吸瘪了下去,发出了沉重刺耳的锐响;联想到那只被吸力绞碎的花盆。清久留脸色不由沉了下去。

    ……此时,他们离酒店还有大概几百米的距离。

    那辆sv只要能再坚持住三五秒,他们就足以逃回去;一旦进了酒店,就等于安全了——毕竟那股黑洞般引力再怎么大,看起来也不可能将整栋楼都拔地而起。

    虽然二人的战力都不甚高明,但是好歹也算是进化者;这几百米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几乎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二人就已经扑向了酒店大门前的柱子。

    空中那辆sv所发出的尖锐扭曲声越来越大了——

    “不要进来!”

    大巫女一声厉喝骤然响起的时候,sv正好也在轰隆隆的声音里彻底被卷曲、吞没了——二人不等摸着柱子,突然从酒店内部冲出了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们给击了出去几步,正是来自大巫女的意识力。此时空中的汽车已经彻底没有了踪迹,裂缝的吸力再一次吸得天地都扭曲了起来——由于这一次裂缝又大了一些,风势比刚才的更加狂暴了,立即将什么也没抓住的两人给卷向了半空。

    “你干什么!”一道熟悉的女声隐隐约约地响了起来,在风声里听起来几乎气急败坏了:“——你们快抓住这个!”

    随着林三酒话音响起,从酒店楼上的窗户中猛然甩出了一道长长的庞大黑影;几乎不用朝二人瞄准,那道黑影就也被吸得笔直地指向了裂缝——清久留和季山青一个抓着一个,直到抱住了那黑影的时候,这才意识到原来是林三酒放出来的一条骨鞭。

    流向裂缝、又被那一条幽深黑洞吞没了的气流,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就连身处室内的林三酒,似乎也只是在剧痛之中勉力支撑着;绷得笔直的骨鞭,在令人牙酸的声音里,居然有了慢慢靠近裂缝的趋势——

    “你知道吗,”清久留忽然转过头,吃力地朝季山青一笑,“这种死法。还真是叫人遗憾呢。”

    “别说废话!”季山青立刻扬起声音:“你抓住了!”

    他话音一落,大巫女的声音忽然带着烦躁响了起来:“我现在把你们放到喷泉池子里去,抓稳了!”

    刚才还被风给吸得牢牢的、不能稍动的骨翼,随着这话一响。顿时在空中被一股力量抬了起来;虽然大巫女是被林三酒的举动逼得不得不有所行动的,但当她动起来的时候,也真叫人一颗心都落了下来——骨鞭稳稳地、慢慢地离裂缝越来越远,虽然林三酒在这拉锯般的力量较量中痛得不能自已,但总算是把两个人平安放进了池子里。正好落在了厚眼镜的身边。

    背靠着大理石池壁坐住了,就相当于躲进了地下的坑里,二人一时间终于没有了被吸入裂缝的危险。他们刚一坐稳,酒店里顿时响起了一个语气激烈的女声,正是朝大巫女高声质问的林三酒。

    “听好了,话我只说一遍,”大巫女的声音头一次这么烦躁,似乎正忍住了反手就将这三个人都杀了的欲\望:“……这个东西叫做维度裂缝,一旦出现谁也没办法,只有等它消失!”

    季山青与清久留对视了一眼。彼此的面色还泛着苍白;顿了顿,礼包抬起嗓门问道:“那为什么不让我们进酒店?”

    “没有人知道维度裂缝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根据以往来看,它很有可能会跟着进化者而移动——那个东西一进到酒店里来,整间酒店都会坍塌进去,到时就算是我也跑不了!”大巫女说到这儿,怒火显然又转向了林三酒:“……你是想把我们都害死吗!”

    她的这一声怒喝,听起来比刚才突然清晰了不少;季山青忙一回头,顿时忍不住面色一轻——那条裂缝正渐渐地合拢了,黑洞越来越小。眼看着就要完全消失了。礼包忙一推身边的清久留,声音里尽是庆幸:“你看,它快没了!”

    大巫女静了静。

    在微弱的月光下,那条裂缝终于彻底地不见了。只剩下了墨蓝色的夜空和迅速静了下来的风声。

    “糟了。”大巫女轻轻地说道。

    礼包刚一愣,下一秒,喷水池上方的天空猛然被又一次撕了开来;那条裂缝不知何时已挪到了他们的头顶上,正从一条胳膊那么长的长度,逐渐地一点点变大了。气流顿时改变了方向,从下至上地被疯狂吸入了裂缝中;这一次。由于他们都坐在池子里,几乎根本没有可抓的地方——

    明知是徒劳,季山青依旧用手扣住了大理石砖的边沿。他闭了闭眼,听见酒店的方向传来了林三酒撕心裂肺的一声长叫——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身边的人影一动。

    清久留被吸上去了!

    礼包心跳都漏了一拍,忙睁开了眼睛。清久留的身体果然正如他所想的那样,翻滚着浮上了半空——然而他却并不是唯一一个。

    手里紧紧地抓着厚眼镜的脖子,清久留看起来几乎像是有意朝半空中跳起来的;厚眼镜才发出了一声呜咽,顿时由于血液一阵流失而低弱了下去——季山青刚迷茫地眨了眨眼,突然想明白了他下一步的行动,脸色登时一白。

    在一阵痛苦的哀嚎声里,厚眼镜的身体牢牢地堵在了那条胳膊声第三次停了下来。

    “现在已经有一个进化者跟维度裂缝重合了,不会再跟着我们动了,赶快把他拽上去!”清久留刚一落在地上,立即吼了一声。

    “你也抓住了!”几乎根本没理会大巫女,林三酒立刻又甩出了骨鞭。

    “先送他,”清久留手指颤抖着掏出了一根皱巴巴的烟,叼在了嘴里:“……以防这个家伙撑不住多久。”(未完待续。)

    ps:  今天这一片小区的电信都断了,我此时戴着帽子(没洗头)抱着电脑,在麦当劳的角落里十分猥琐地蹭发文……看在我辛辛苦苦不忘更新的份上,恕我不能写感谢名单了,因为我的30分钟快到时间了……

    谢谢帮我投月票、打赏和推荐票的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