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酒蹲在地上,望着不远处的女孩子,歪了歪头。一看

    在她恍惚的记忆里,不管是末日世界,还是红鹦鹉螺这个中心十二界,仿佛都已经是很久远之前的事了。

    同一时间里有千百个念头正在齐头并进,想抓住哪个也抓不住;她只能茫然地站在自己脑海中央,看着汹涌的思潮奔腾流过,瞬地消失成为一段一段的空白。

    林三酒觉得,她的思绪之所以会这样断断续续,全都是因为大家实在太吵了。

    “你们安静一点”她猛然一挥手臂,朝身后数十张或者陌生、或者熟悉的脸吼了一句,“不要同时出声,你们没看见吗,她正打算跟我说话呢。”

    短女人本来已接近了她的身边,林三酒这突如其来地一挥手,顿时叫她住了步子,上下打量了林三酒一会儿。在确信了她果然是一个精神病患之后,短女人慢慢地露出了一个笑。

    “姐”

    “我不是说了吗,安静一点”林三酒忍不住抓了抓头,心浮气躁地喊了一声,随即抬头看向了那个女孩子。“你说吧。”

    这个女孩子跟刚才已经长得不一样了。下巴好像尖了一些

    但老实说,林三酒自己也不记得刚才她到底长什么样了只是不管她的样子怎么变,林三酒总能够知道,她就是她。

    只是她到底是谁呢

    “你不记得我了呀”女孩子好像也现了这一点,“你在伊甸园见过我的。”

    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尖利的笑紧接着是一个听起来很像是季山青的吼声

    一阵风从脸颊旁边擦了过去,林三酒突然神经质地一抬头,喊了一声:“礼包”

    只是才刚刚抬起头,她就忽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皱眉想了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叫了一句“礼包”,只是她随即就想起来了什么,恍然大悟地冲女孩子一点头:“对了。你是梨桃。”

    “你终于记得我啦。”梨桃甜甜地朝她笑了一下,身后朝林三酒身后一指。“你看,我把女娲也带来了呢。”

    林三酒茫然地过了头去。

    与此同时,一个黑影从她的头顶猛然飞了出来。直直朝另一个方向落去;季山青喘着粗气喊了一句“你滚远一点”,随即又矮下身抓起了一块砖头这一切,都像是从林三酒的视网膜里被过滤掉了似的她仍然静静地蹲坐在地上,过头,与身后的人四目相对。

    女娲的面容被笼罩在一层阴影里。月光透过黑塔顶层的落地窗映进来,柔柔地照亮了她并拢在身前的双手。林三酒转头望了望,梨桃已经不见了落地窗外,是战火四起,浓烟滚滚的伊甸园城市。

    我是什么时候又来的

    她的念头每钻深一点,就会叫大脑都隐隐疼;林三酒忍不住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随即轻轻出了一声呢喃:“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你。”尽管瞧不清面容,但女娲的声音仍如记忆中一样,微微地泛着凉。“你的腿疼吗”

    我的腿

    林三酒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答道:“我觉得我不疼。”

    月光下的剪影点了点头。线条与阴影逐渐变化交融起来,黑塔顶楼里逐渐多出了一处造型俗气的花坛。银白的光芒将女娲的双肩点亮了一条银边,她的声音轻轻地传进了林三酒的耳朵里:“你知道我在哪儿的,对吧”

    林三酒点了点头,感觉到身后猛地又起了一阵浪潮般的喧嚣这声音震耳欲聋,好像能直达大脑一般她忍不住捂住了耳朵,低低地、痛苦地叫了一声。

    “你来不来找我还是要在这儿呆着”

    “你来不来找我还是要在这儿呆着”

    “你来不来找我还是要在这儿呆着”

    在远处几十个人的沉默注视下,女娲的问话忽然一遍遍执着地荡起来,一遍遍捶打着林三酒的脑子,一时间她能听见的声音只剩下了这一句话她没来由地心慌意乱起来。甚至带了几分愤怒地朝面前的女娲吼了一声:“我不走”

    下一秒,她只觉视线一花,女娲的模样不知何时浅淡了下去,逐渐变成了一张隐隐有些眼熟的短女人脸。这张脸是离得如此之近。以至于林三酒甚至能看得清她皮肤上的雀斑,鼻腔里也充斥着她身上一阵阵刺鼻的生腥味道。

    “放心吧,你哪儿也去不了了。”短女人朝她咧开了嘴,露出了嘴唇下血淋淋的牙龈,鲜红色又一次染满了她的齿缝。“要不是你的这个同伴,你完全可以多活几天。在身上多添几斤肉的”

    顺着她的目光,林三酒扭过了头,看见不远处地面上倒着一个一动不动的人影。在失去了神智和力量之后,他的双手此时正无力地搭在了胸口的衣服上,仿佛还在尽最后的努力想要按住飘落下来的碎片。

    与身后那数十张始终跟随着她的人脸相比,她隐约知道地上躺着的人与她认识的时间还不长然而当一小部分的林三酒觉得莫名疑惑时,另一个她却同时感觉到了一股一股如海浪一样袭上心头的愤怒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渐渐地红了,死死盯住了面前的短女人。

    她的腿不疼。

    一道银灰色的光在昏暗中一闪而现,直奔着林三酒的胸腹而来;短女人面容扭曲地笑了一声“我最爱吃下水”,随即脚下踏前了一步,整个人朝林三酒扑了上来。

    就像在前排观看一场球赛似的,女娲和梨桃站在一边,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这一切

    连林三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快。

    迅捷地一侧身避过菜刀,她浑身的肌肉都仿佛刚刚从一场沉睡中苏醒了过来;叫人战栗的电流瞬地从每一根血管里打了过去,好像有另一个自己接过了对身体的控制权,林三酒在那短女人收势不及时身子一低,一脚已经重重地踹了出去,正中她的小腿胫骨。

    当那短女人嚎叫一声跌倒在了地上时。林三酒又停住了。

    她带着几分疑惑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忽然想起朱美还一个人在家,不知道她家空调是不是也坏了就在林三酒正要掉头就走时,女娲的影子忽然从背后踏上一步。投在了她眼前的地面上。

    “如果你不来找我的话,那就好好想想吧。”她温凉的声音就像一只手,轻轻抚摸过了林三酒的耳廓。“这个世界的真相,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妈的,明明都他妈疯了。怎么反应还挺快”

    短女人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液混着血丝落在了地面上。林三酒恍恍惚惚地盯着那几条看起来仿佛黑了似的血丝,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浮起了半个残念长期只摄入单一肉类而引起的维生素缺乏。

    “你放心,剥光了你的皮以后,我保证会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尝一块你的肉”短女人五官拧成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狰狞模样,在地上慢慢放低了身体。她的四肢平平地搭在了地上,如同一只巨大的壁虎或蜘蛛一般,颈骨高高地后翻了起来。

    林三酒望着她的眼神空空荡荡,好像根本就没在意、也没看见她。

    “我懂了。”她朝身边的空气点点头,神色郑重:“你的确曾经告诉过我。潜力值的本质,其实就是一种精神强度。”

    “疯子果然就是疯子,”短女人嘿嘿冷笑了一声,四肢迅挪了几下,不进反退,与林三酒拉开了一段距离,随即猛地冲了上去

    当季山青缓缓地抬起沉重的眼皮时,从他模糊得像泡过了水一样的视线里,正好划过去了一个硕大的黑影;紧接着一声重重的“砰”,震得地面都抖了几抖他急忙紧紧地将后背按在了地上。双手抓住了胸前的衣襟,过了半秒,这才微微地转过了头去。

    四肢仿佛都已经扭曲错位了的短女人,倒吸着冷气。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就像一只虫子摆动触须似的,她胳膊在空气里无助地挥舞了几下,这才勉强立直了身体。

    这一次,从她嘴里流出来的血,可不仅仅只是一点牙龈血了。

    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短女人一眼也没有扫地上的季山青。只是一脸惊怒地盯着另一个方向。

    顺着她的目光望出去,林三酒高挑的身影,正笔直地站在季山青混沌成了一片的视野里。

    同样的惊喜和失望,他已经体会过一次了;礼包嘴唇动了动,随即又谨慎地闭上了嘴,然而他的双眼却随着林三酒靠近的每一步,而越晶亮起来。

    “潜力值的本质,是一种精神强度。”林三酒在走近的时候,低头朝他说了一句,随即面无表情地抬腿迈过了礼包。

    季山青唇边的笑容凝固住了。

    “潜力值的本质,是一种精神强度。”

    她轻轻地又重复了一句,这一次,短女人已经就在不远处了。

    季山青忙不迭地按住衣服,从地上坐起了身,紧紧地盯着林三酒的背影。她刚才那一句轻轻的嘀咕,如同惊涛骇浪一样在他心里不断地响着

    所以说,患上了精神疾病的进化者才会失去了他们所有的进化能力

    作为一切进化能力的基础,如果潜力值受到某种影响而消失了的话,自然也就根本谈不上别的了。

    只不过

    季山青疑惑地抬起眼。

    “我,非常,非常地,”林三酒望着短女人五指成爪地朝她抓了过来,用一种平静得不正常的语气说道:“讨厌你。”

    那一只青筋毕露的手,甚至还没等挨近林三酒,便在空中被硬生生地接住了;一手握紧了短女人,在她惊怒惶恐交加的眼神里,林三酒表情平淡地一转胳膊

    即使是躺在十多米外的季山青,都清楚地听见了骨节拗断时那一声叫人牙酸的“咔哒”。

    手臂在尖声嚎叫里软软地垂了下来,短女人的额头上迅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再次扫向林三酒的眼神全变了,显然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精神失常的疯子竟然拥有这么可怕的战斗技巧

    连季山青也没有想到的是,下一秒,短女人竟然掉头就跑了。

    林三酒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小,终于在一幢居民楼后一闪而过地消失了,却始终连动也没有动一下。

    女娲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梨桃冲她露出了一个微笑,随即转身走进了人群里。刚才只有几十个人的人群,似乎不知何时又壮大了一圈;但至少他们此时都沉默了下来,不再用千百个声音同时塞满自己的大脑了

    林三酒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套在一双靴子里的脚。

    她隐约记得自己刚才好像从三楼跳了下来

    “姐,姐”

    一个听起来有几分耳熟的声音,突然一下子传进了耳朵里;听起来,说话人大概已经叫了她好一会儿了林三酒缓缓地转过了头去。

    “姐,你拿上这把菜刀,去那边的车里割几条安全带,”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体力消耗过大,季山青喘着气朝她笑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现在需要把衣服系起来。”

    “对,”林三酒应了一声,立刻捡起了菜刀,嘴唇动得飞快:“你的衣服不能坏,你的衣服不能坏”

    看着她一步步地走向了汽车,季山青终于低下头,控制不住地吐出了一口如释重负的长气。

    所有暴露在这个世界空气中的食物,都会叫人患上精神疾病;从而从根本上,彻底摧毁所有进化者的一切能力。

    这也就是说,连进化出“精神病抗体”这种能力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几乎所有来到这个世界的进化者,都已经失去了他们的潜力值没有了潜力值,还谈何进化

    然而,林三酒是一个成长型。

    望着手里拿着几条安全带向自己走来的主人,礼包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在“荤食天地”里每存活下来一秒,林三酒就会缓慢地增加一点点潜力值。季山青不知道这一点点新增加的潜力值能够存留多久、会不会也随着精神疾病而消失,但是只要有任何一点儿潜力值,就代表林三酒有生成抗体类能力的希望。

    如果,他们能够存活下来的话。未完待续。

    ps:  啊啊啊今天赶死线赶得太靠近了我好害怕精神强度这个设定如果不记得的,你们头看绿肉瓜拿了39潜力值那里

    今天居然不知不觉又收到了1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的一个蛋糕,谢谢你你是新读者吗你咋知道我最爱吃蛋糕我还以为最近写得不太好所以没人看,但是你们又这么慷慨地满足我的虚荣心,我都不谦虚了

    谢谢阿斯塔罗特还有你拼命安利的心意、花夏眠、jnzhn、十六弥是伟大的蜥蜴大人、困吃一生悬命、旧恨无可灭、凌梓梦、kr鸭鸭、大紫魈儿、啊啊啊啊阿切等大家的打赏,还有茶香香红袖添香、1xsnp、峰见月、袅袅如烟、jnk211、pnk〃青、狠辉煌、茜茜茜茜茜茜、无唯、未央青、燕燕于归、微微一笑721、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s等大家的月票

    太近了,我害怕嗷嗷嗷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n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