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三酒费了好大劲才遮掩住心底的吃惊,望向陈河的时候,脸上平静无波。

    “不,我什么都没听见啊。”她甚至还配合着扭头四处看了看——陈河似乎听不见她的想法,因为林三酒一叠连声地在心里叫意老师闭上嘴,暂时先不要说话——而他并没有什么反应。

    陈河疑虑的目光在四下扫了扫,这才慢吞吞地收回了视线。

    可能连他也觉得,在这个诡异莫名的世界里,听见一个女人说话或许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林三酒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手拿起了一个头盔样的商品,目光盯着包装盒,却根本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陈河怎么会听见意老师的声音?

    意老师只是【意识力学堂】的一个表象,一个凝聚出来的意识体;这是不是跟他的能力有关系?

    两人刚刚认识,自然谁也没有透露自己的进化能力。

    就算想问问意老师怎么回事,现在也开不了口了。林三酒只好一直耐着性子,等陈河装好所有的碟片之后,二人一起踏上了回旅馆的路。

    阴暗的下午,所有的建筑都沉默着,目送二人一路从身边走过。

    看起来,除了整个世界太过寂静、了无人烟之外,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一路上,两人的话并不多——稀稀拉拉的几句对话结束以后,耳朵里的就只剩下了单调的脚步声。

    虽然来到如月车站的时间还不长,但林三酒走过的地方不少了。只是除了那群师生以外,她只遇见了陈河一个进化者。

    也不知其他人都哪儿去了?

    回到旅馆的时候,天色黑得仿佛已经入夜了。在一片朦胧的黑暗里。所有的建筑都只剩下一个阴沉沉的轮廓——世界成了一片毫无生命的阴暗死寂。

    抬头看见自己房间的灯光还亮着,林三酒没来由地松了口气,感觉安全了不少。

    她紧了紧身上的拼皮羽绒服,觉得寒风仍然在嗖嗖地往里钻,皮肤冻得生疼。

    因为没话说而略有些尴尬的行程,到了旅馆大门口时,也终于要结束了——林三酒迫不及待地想赶快回房找意老师谈谈。但陈河却一脸诧异地叫住了她:“……不是说好要一块儿玩吗?我特地挑了对战性强的游戏。还给你拿了手柄呢!”

    这件事,连林三酒自己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她“噢”了一声,虽然想找个借口推了。但看着陈河满眼期盼的样子,到底还是没忍心:“……好,你等我一会儿,我回房间一趟。”

    陈河立刻兴奋地应了。一边说了一句“我在我屋里等你啊”,一边转身回了房。

    ……好像有哪里怪怪的。但是林三酒一时说不上来。

    不管怎么样,现在还是赶快把意老师叫出来才是——

    她的心里现在全被这事儿占着呢,陈河一走,她就一推门进了自己房间。在一片漆黑中打开灯,看见天花板上的晴天娃娃慢悠悠地转了过来。

    “意老师,快出来。”她在心底叫了一声。“他不在这附近了。”

    半晌都没有回应。

    林三酒又叫了几次,这才终于听见她颤巍巍的声音响了起来:“……林、林同学……”

    如果两个喇叭也有咽口水的机能的话。那么林三酒几乎可以肯定,意老师是勉强咽了两口唾沫以后,才壮起胆子说话的。

    “……身为一个意识体,你还会害怕?”她心脏忽然跳了两下,尽量语气轻松地说。

    脑中又安静了一会儿,意老师才慢慢地开口了。

    “我害怕……是因为你会害怕。”

    林三酒一愣。

    “发生了什么事?”她轻轻问了一句,抬步就要往床边走。

    意老师是她潜意识层面中凝聚出的意识体,极有可能察觉到了一些被她忽略过去的事情——

    而事实也正如她猜测的一样。

    “别、别往里走了!”脑海里意老师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顿时将林三酒吓了一跳,她正要问“怎么了”,然而目光一转,也彷如被定格在原地了似的不动了。

    在她的床边,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双老布鞋,鞋尖冲着枕头。

    “快快,快点退出这个房间,”意老师的声音又急又乱,语句都不成形了,“你个傻瓜,没发现进来的时候房间是黑的吗!”

    林三酒悚然一惊,转身就朝门口扑去,一把拉开门,逃似的冲进了走廊。房间门没带牢,在她身后吱呀一声开了,露出了一个黑峻峻的门洞来——灯不知什么时候又关上了。

    不行——这个地方看来已经不安全了——她急急喘了几口气,几乎没听清脑海中意老师说的都是什么,忙跑到陈河房间门口就要敲门。

    手刚一抬起来,她就明白了刚才觉得怪怪的地方是什么。

    陈河走进去的,是205室。

    那个灰尘满满、经久未用,门已经上锁了的房间。

    ——直到这时,林三酒才突然听见了意老师又惊又怒的一声叫:“——你听见了吗,我让你快出旅馆!”

    即使脑子还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但林三酒身体已经先一步动了,她浑身冰凉,脚步声噔噔地冲下了楼梯,一口气跑出了大门。

    她这才得空喘了一口气:“……怎么回事?”

    出了旅馆,意老师慌慌张张的声音好了一点,但仍旧又气又怕:“你是不是傻!你明明都瞥到哪儿不对劲了,但是表意识根本没反应过来,一直沉到了潜意识层里我才发觉了不对——”

    一边说,林三酒的脑海中一边强制性地浮起了几幅画面——

    这是意识力的另一个功用,然而她此时却没有心思去想这码事了。

    ……在数码游戏商店里,她慢悠悠地走过了两个货架之后,正好经过了一间职员室。职员室的门半开着,露了一条缝,缝隙里黑沉沉的——林三酒下意识地觉得不舒服,绕开了两步。

    缝隙里,由于死去多时,所以皮肤僵硬,面目扭曲的陈河,双眼正直直地瞪着前方。

    ……他在商店里弄丢了的,原来是自己的尸体。(未完待续)

    ps:如果大家觉得我更新时间越来越晚了的话,这并不是错觉……这两天突然开始怀疑起人生了……每天好几个小时的投入,就为了几百块全勤,值得吗……这个时间留着干点别的,说不定已经出任ceo迎娶吴彦祖了……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写完了今天的第一更。主要是看见大家这么多粉红票支持我,不感动真是假的……谢谢乖小喵的2票粉红、说梦话的虫子的粉红、飞呀飞雅的粉红、tt99的粉红、人生如玉a+的粉红、小小书的粉红、漫步月色的棒棒糖和粉红、的平安符、昕昕的粉红、胖喵亲家的粉红、我看我读的粉红(没错真的是粉红)

    没别的,只有感谢吧!

    另外恭喜猜陈河有问题的人,你们答对啦。r6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