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噢噢噢——”

    一阵阵好像决心要掀翻天似的热烈欢呼声,从墙上的大屏幕里传了出来——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技术,声音立体真实,环绕着每一个听者,让人错觉仿佛正置身于疯狂庆祝的人潮中一样。

    屏幕上一朵接一朵的巨大彩花,在深蓝色的天幕爆了开来,闪起了耀眼的光芒。各种五彩缤呈的光影,交错投在屏幕前一张张苍白的面孔上,在明暗间晃动不休。

    林三酒坐在一张高脚椅子上,身体板得直直的,一动也不能动——因为一条黑色的皮绳子,已经将她的身体牢牢地固定在了椅背上。在她的身边,那十来个一起被送来的女人也以同样的姿态坐着,虽然大家的口塞都已经被取了出去,却无人说话。

    “伊甸园的各位同胞们,大家好!”

    一个模样娇小甜美的女主播出现了,她一身白色紧身衣,肉嘟嘟的红唇张开了笑道:“……又到了新年佳节的时候了,每当到了年关,大家都会特别的激动呢!”

    “当然了!”从另一边走入镜头的男主持,用显然是背过的台词接话道:“除了美食烟花、访亲拜友之外,咱们伊甸园持续一个月的重头戏马上也要来了!”

    “今年的盛事,我们有幸邀请到了伊甸园的知名专家们为我们讲解点评……”

    相比荧屏上热火朝天的喜庆,房间里一片死静,只有人们在工作时衣料发出的窸窣声。

    这时,一把沾粉的刷子在林三酒的脸颊上扫了几下后,一个年轻的女性声音说:“抬眼朝上看。”

    林三酒瞥了身边的化妆师一眼。没有动。

    “真是的,有脾气留到要紧关头再发呀!”这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年轻女人很不高兴,却也拿她没办法,只好用她戴了一双胶皮手套的手,不情不愿地抹去了她眼下花纹上的浮粉。

    此时站在林三酒背后,一直在给她编发的另一个美容师说话了:“……我听说,这一个性格可倔着呢。你就别跟她浪费时间了。哟,这不是上次比赛走红的那个嘛。”

    “啊呀,我挺喜欢他的。这我可要看看。”化妆师回头看向了屏幕,刷子停下了动作。

    “一边化妆一边看,别耽误了时辰。”美容师说话时,手里的长发辨仍然翻飞不停——林三酒的一头短发。经过她一番添发、编织,已经有一半都成了蓬松、微微卷曲的及腰长发了。

    被二人谈论的。是一个模样精壮野气的男人,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奇怪的三角形档布,露出了一身发达的肌肉,朝镜头咧嘴笑了笑。

    正疑惑的时候。林三酒的耳朵忽然捕捉到了一阵细微的“咔咔”响,她回头一看,发现原来是那个白肤黑发的女孩。目光死死盯着荧屏,牙关正不受控制地剧烈打战。

    她认识这个人吗?林三酒看着她迅速褪去了血色的脸。暗暗猜想——因为直到此时此刻,她对自己目前的处境仍然感到十分糊涂。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送进了玻璃球城市里。

    被装在大胶囊里、一路送至了玻璃墙边的时候,已经是昨天早上的事了——林三酒本来以为玻璃球城市大概是与世隔绝了的,但想不到靠近的时候才发觉自己错了。

    透过玻璃能看出来,迎接大胶囊的这一片区域,很显然是不同的。

    方圆一片广阔的区域,没有一个行人,只有用厚重的铅制抗辐射防护罩,围成的一小片隔离区。一群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在防辐射服里的人,连一丝儿皮肤都不露,眼睛藏在头罩的后面,没有表情地打量着一个一个被送进来的胶囊。

    沾染了外界辐射的胶囊一进隔离区,立刻被一个个龙头对准了,大量冒白烟的透明液体从龙头里激射出来,将胶囊们上上下下地一顿冲洗,这才由防辐射服们走上前去,将里面的女人们拽出来,紧接着,女人们也都得到了一番相同的待遇。

    被凉水里外浇了个透的林三酒,却反而感到舒服了不少——身处于玻璃球城市内部,又被不知名液体这么一洗,她能感觉到辐射的影响立刻小了下去,自己身体就像久旱逢甘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又活泛了过来。

    体力、力量都逐渐地回复了,但她却没有轻举妄动。身边成群全副武装的士兵正虎视眈眈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也想看看这个玻璃球城市,到底打算拿这些女人们怎么办。

    做好了一番辐射清理工作以后,女人们又被推回了胶囊里,仍像刚才那样,被送进了这个装着巨大屏幕的房间。随即一队队的化妆师、美容师就鱼贯而入,铺开了一排排稀奇古怪的美容工具,在女人们的身上工作了起来。

    这期间,有人苦苦哀求,有人试图反抗——可是身上绳子是特殊物品,限制住了她们身上的力量不说,更何况沙鲸那一行人,仍然跟在一群士兵的身后,正牢牢监视着女人们的一举一动。

    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挣扎之下,连人带椅子都倒在了地上,随即被冲上来的士兵一根电棒按在了肚子上——这绝不是林三酒以前用过的小功率警棍,那女人浑身剧烈抽搐了一会儿后,房间里便弥漫开了一股失禁的恶臭。

    在她被拖走以后,剩下的九个人都不吭声了。

    这些人到底要拿自己怎么样?

    这个横亘在每一个女人心头的问题,随着她们妆容越来越精致完善、头发造型越来越光泽漂亮,像乌云一样更加浓重了。

    屏幕上的光芒,跳跃在每一个人脸上。另一个干瘦的男人正眯着眼睛说:“……所以,我认为在得知比赛内容那一刻时选手的表现,才是值得关注、值得分析的……”

    肉感致致的女主播顿时笑了:“这个观点最近好像非常流行,我这次下注。也会参考方老师的说法……”

    什么比赛内容?选手难道是指我们吗?林三酒的心刚提了起来,门突然被人打开了,一个焦躁的声音喊道:“还有十五分钟就轮到你们上了,快点准备好!”

    喊话的人一脸厚厚的妆,粉底竟是淡粉红色,要不是他张嘴说话,简直不辨男女。

    他扫了一眼房间。骂了一句:“都快一点!”随即撞上了门。

    屋里的人顿时有点急了。给林三酒化妆的女人赶紧三下五除二地画好了眼睛,收了手。美容师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又弄了弄她的头发。这才转头朝同僚不太高兴地说:“怎么画成了这样……”

    化妆师翻了个白眼:“她长得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

    “可她这造型,恐怕不会受欢迎吧……”

    “咳,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化妆师笑了一声。收起东西往外走。“压在她身上的注再多,也不会分给我——噢。这根绷带应该扯掉。”

    林三酒才刚刚意识到“自己果然就是选手”,接着,化妆师的手已经伸到了她面前。

    绷带下就是皮格马利翁项圈,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暴露于外的——林三酒尽力一扭头。避过了她的手,翻起眼皮冷冷地看着她。

    二人僵了好一会儿,林三酒才淡淡地说:“我受伤了。绷带扯下来不好看。”

    对方翻了个白眼,讪讪地没再理会她。此时其余人的造型也差不多打理完成。就在一群化妆师们要出门时,刚才那个粉红脸的男人又猛地冲了进来,使劲朝身后招手道:“快快,进来给她们镜头!”

    一队数十个半空中晃晃悠悠的小型摄像机,呼地一下从化妆师们的头顶上飞进了房间,后面还跟着两个低头操弄仪器的男人,似乎正在控制摄像。

    每一个女人的身边,都立刻围上了三到四个摄像机。

    就在众人面色惊疑不定时,只听房间里大屏幕上,又传出了女主播的声音:“……在听过了赛前意见以后,接下来又到了介绍选手的环节。毕竟本次大部分参赛选手都已经出场过了,跟昨天相比,今天要跟大家见面的选手人数并不多呢,据说一共只有九位——场外,你们那边准备好了吗?”

    九位……?那个被拖出去的丰满女人怎么了?

    林三酒的念头立刻被打断了——笑容洋溢在男人的粉红色脸庞上,他站在一个小摄像机前,此时大声应了一句:“选手们已经全部就位了!”

    ……紧接着,一张苍白、熟悉的脸就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她一怔,看了看屏幕,又看了看身边那个一直在哭的黑发女孩。

    没错,人仍然是那个人——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是她脸上妆容所导致的改变吧。

    很显然,黑发女孩的化妆师抓住了她的神韵,将她一张脸涂得如雪一样,双颊上一丝血色也无,而眼眶和鼻尖上却故意扫上了一圈淡红。乌黑的睫毛被压了下去,垂在眼尾,映着她眼里的泪珠,更显得她如受惊小鸟一般。

    “这是我们的92号选手,真的好讨人喜欢呀!”粉红脸男人的声音同时从房间、屏幕两个地方响了起来,他凑近黑发女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着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黑发女孩的牙关仍然在“咔咔”地响,一个字也答不上来。

    “哦哦,看来她很胆小,性格也非常惹人怜呢!”粉红脸男人毫不在意,似乎对此司空见惯了,一挥手:“让我们看看弹幕区的观众们怎么说吧!”

    他的动作一落下,屏幕上立刻被分割成了几块——女主播、粉红脸各占上下一个小角落,正中央的部分,是黑发女孩的头像。此时在她的头像上,疯狂地滚动过去了无数字幕——

    <啊啊啊超萌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们有这么可怕吗>

    <不知道名字可不好办啊,不如就叫她卡卡吧2333>

    <是因为她的牙关打战吗23333>

    林三酒目瞪口呆地望着屏幕,目光随着弹幕不住扫视,半晌说不出话。

    过了几秒,还是粉红脸故意拔高的声音引回了她的注意力——“啊,92号选手你说什么?大声一点,要让观众朋友们也能听见嘛。”

    颤抖的声音从大屏幕里传了出来:“我、我有名字……我叫回楚燕。”

    随着黑发女孩的眼泪和话音一起落下,密密麻麻的文字再度铺天盖地,将屏幕都遮住了:

    <配上名字真让人心都碎了呢>

    <已下注!>

    <真想跟她过一夜>

    粉红脸似乎很满意观众们的反应,从回楚燕身边走开了,信步来到另一个棕色短发的女人面前。一只小摄像机立时升高,从她的正上方朝下拍,屏幕上理所当然地出现了她一对特别饱满的前胸——相比回楚燕来说,文字虽然稀疏了一些,但是也同样反响热烈。

    由于每个人只分配了一两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五个人——不得不说化妆师们的功底还是挺不错的,虽然女人们个个表情僵硬、一脸疑惧,但化完了妆以后,有的妩媚、有的性感、有的清纯,竟个个儿都很招人。

    介绍完96号以后,粉红脸转头朝林三酒走了过来,镜头一切,换成了跟拍林三酒的摄影机画面。

    刚才还一直喊着“要看下一个,不要看粉红娘炮”的弹幕区,突然安静了。

    此时,在玻璃罩下的全伊甸园中,几乎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投在了一块或大或小的屏幕上。当林三酒的影像出现以后,不知怎么,好像突然被人泼了一桶凉水,刚才的兴奋和热闹都消退了。

    在她蜂蜜色的肌肤上,没有一丝代表惊恐不安的纹理。

    一眼望过去,没有人能注意到她的长发、她的红唇。反倒是她眼睛里透出的锋利冷光,仿佛可以扎伤任何胆敢坐在屏幕前的人——叫人觉得自己看见的,不单是一个女人,而是这女性化表象后头的什么东西,如同一只上古巨兽,威严地端坐在天地间。

    在伊甸园持续了27年的新春格斗赛上,从来没有一位女选手,在首次露面的时候下巴抬得这么高。

    过了好半晌,弹幕才稀稀拉拉地出现了几条。

    <搞什么,快换到下一个吧,看她觉得压力好大>

    <……看到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女人,我就不舒服啊>

    <完全不想看她比赛呢>

    四五条弹幕滚了过去,连房间里都静了一静。粉红脸大概是为了不让气氛冷下去,忙笑着问了一句:“……97号选手,你的名字是什么呀?”

    林三酒瞥了他一眼,目光淡淡的。

    “关你们屁事。”(未完待续)

    ps:谢谢大坏蛋的两个平安符、谢谢昵称壕的一二三四……数不过来多少个爆竹了,我数学不好!承蒙照顾了,开心!今天领到了你们的大红包!

    末日乐园与时俱进,这一章也是春节,啊哈哈哈

    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安康、羊年得意、财源广进~!!早一点把文发了,大家一会儿可以看春晚(你们都看春晚嘛?),别嫌我的文煞风景啊~~~~

    加更等我这两天缓过手来的好吗壕妃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