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南宫愿被捉

    轩辕炙脸色一冷,“苏焱,你是在质疑本王的能力?你觉得本王连一个公主都保护不了?”

    苏焱脸色一僵,知道自己说错了话。『『ge.

    紧张的道,“王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心悦公主,想早点把她娶回去。毕竟我年纪也不小了,想早点成家。”

    轩辕炙怒哼一声,“本王既然能把明月带在身边,就有能力保护好她。”

    苏焱道,“王爷息怒,你听我解释。”

    轩辕炙看了他一眼,却没说话。苏焱又道,“是我的太子府一直空置,大臣们挖苦心思往我身边送女人,我想早点和明月成亲,让那些人死心。”

    轩辕炙脸更沉了,楚化倾在一旁摇头。

    这个苏焱看着挺精明的, 怎么此时却糊涂了。如果他解决不了这些事,他们怎么能放心把明月嫁过去?

    秋凉国离昆仑境路途遥远,万一明月在那里被人欺负,他们都不知道。

    “苏焱,本王不管你有多少女人,明月嫁过去之后,你要是敢对她不好,本王就亲自去把她接回来。”轩辕炙脸沉如水。

    虽然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明月还没嫁过去,苏焱就说有人给他塞女人,他听完,心里自然不喜。“王爷,我这辈子只想要明月公主一人。我刚才说的话,可能惹王爷不快了,但王爷身为皇室中人,又岂会不知,这些都是事实。秋凉国虽小,我也是太子,这些事情再所难免。我苏焱只想给我心爱的女人

    幸福,我准备效仿王爷,一生只要一人陪。”

    楚倾瑶的目光变了变,没想到苏焱会说出这番话。

    对于一个太子, 一个未来的帝王来说,能够给一个女人最好的承诺,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为了这个承诺,他们以后会面对很多的责难,很多的压力。

    但她相信,云暮能做到的,苏焱也一定可以。

    她满足的笑起来,她认识的人,云暮只要贺兰唏,为了她空置后宫。还有无双,只想娶芸篱。如今到了苏焱和明月,她倒是期待起来了。

    “你这话可当真?”她直视苏焱。

    如果苏焱真能为明月做到这一步,绝对是真爱。

    “当真!”苏焱说得坚定,“明月与我成亲,就算是远嫁。她为了我可以抛下熟悉的一切,我为什么就不能为了她,空下整个太子府?”

    轩辕炙的脸色缓和下来,“你想此时娶明月,本王没意见,但明月那边,还要问问她的意思。”

    苏焱点头。

    只要过了炙王这一关,明月那里应该好说。

    一个时辰后,明月公主被暗卫带了回来。她一身雪色纱衣,一脸薄汗的从外面进来。虽然早就听暗卫说苏焱来了,此时看到,心跳还是快了一拍。

    她红着脸给皇叔皇婶行礼,“明月见过皇叔,见过皇婶。”

    然后才对着苏焱微一福身,“明月见过太子殿下。”

    “公主可还安好?”苏焱见明月好似瘦了。

    “我很好,只是最近忙着欣赏海景,人有点累瘦了。”明月原本白。皙的皮肤,被海风吹得偏向于小麦色,显得更加健康。看得出来,她现在心情很好,一颦一笑间,都带着喜悦。

    “炙,我想回房,你送我!”楚倾瑶对轩辕炙招手。

    轩辕炙走过来,将她抱走了。到了外面,他道,“你为何要支开我?”楚倾瑶嗔怪的道,“明月毕竟是女孩子,我们在场,怕是她不好意思说实话。让苏焱和她去说吧!你不是已经替她把好关,看好了苏焱吗?那嫁与不嫁,我们都别干涉。你这个当皇叔的,只需要在她被人欺

    负时,给她找场子,场她出头就好。”

    看着她在日光下灵动娇艳的笑脸,轩辕炙不满的道,“阿楚,你这是把我当成暗卫了吗?”

    楚倾瑶笑出声,“每个出嫁的女孩,都会梦想着自己的身后有个强有力的后盾,能让她依靠。当初我进炙王府时,无依无靠,我知道那种苦。”

    轩辕炙心里一疼,抱她的手不由的用力,“阿楚,当初是我不好。余生,我会好好对你,珍之若宝。”

    楚倾瑶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情深如海,此心不渝。她嘴角溢出一抹幸福的淡笑,眼神变得缱绻,“我心似君心,此生不弃。”

    轩辕炙心内欢喜,大步抱着她回房。

    “阿楚,为了能够与你白头偕老,我也要尽早消灭境主,替我们谋一个美好的将来。”轩辕炙的吻温柔的落到她脸上。

    “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楚倾瑶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用顾忌我,孩子我会照顾好。”

    “我已经让人给其他三国送信了,让他们小心海外势力的渗透。”

    “如果天琼那边出事,你会不会回去?”楚倾瑶问。

    “不回。”轩辕炙道,“天琼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去留恋,以后,我们就在昆仑境发展,天琼如何,都是别人的事。”

    若是以前,他或许还会在意天琼如何。自从轩辕澈对他的态度转变之后,他已经彻底放下。

    “我写信提醒他,已是仁之义尽。他信不信,都是他的事。”

    “就算有一天,天琼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你也不回去?”楚倾瑶望着他。

    轩辕炙沉默了半晌,自嘲的轻笑,“朝代的更替,再所难免,阿楚,你操心太多了,从离开天琼起,我就已经不再是天琼的王爷。之所以没请辞,你也明白是因为什么。”

    楚倾瑶伸手,与他十指相握,心疼这个男人这些年为了天琼所付出的努力。

    正在这时候,七杀在外面道,“王爷,九天老人让王爷过去一下。”

    轩辕炙站起来,叮嘱楚倾瑶好好休息,他去看看师父有什么事。

    楚倾瑶倚在床头上,觉得明月公主肯定与苏焱有好多话要说,她这时候过去也不合适,便想睡一会。

    还没等她睡着,吴尚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大小姐,师弟出事了。”

    “小愿愿怎么了?”楚倾瑶睡意全无。眸子已经冷下去,他们虽然刚来昆仑境,但有浮云宗和素医阁的面子在,也没人敢找他们麻烦。

    除了那伙人……

    “大小姐,我们两个今天无事,便去了比较偏僻的海边玩,遇到一伙来历不明的人,直接捉走了师弟,还扬言让大小姐去见他们。”

    七杀在一旁听完就急了,冷声道,“王妃不能过去,出事地点在哪?我马上带暗卫过去救人。”

    吴尚看了眼楚倾瑶,也知道她现在身子不方便,对七杀道,“我知道路。”

    “七杀,等等。”楚倾瑶叫住他们,“对方指名要我过去,如果我不去,南宫愿会很危险。”

    “王妃要去了,才更危险。”七杀心急不已。

    王妃肚子里可是小主子,绝对不可以去。要是出了什么事,他没法和王爷交代。

    “王妃,我马上让人去叫王爷。”七杀转身就走。

    “七杀,你给我站住。”楚倾瑶大喝。七杀这时候,怎么可能还听她的,听她一叫,脚下一个用力,就消失了。

    “吴尚,我们走!”楚倾瑶道。

    吴尚后退了两步,连连摇头。要是因为他们的事,害了大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就算把南宫愿救出来,他们这辈子也休想再回毒门了。

    门主会拍死他们两个的!

    “大小姐,你身子不方便,我们还是先等等王爷。”

    “我们先走,王爷随后就能追上来。”

    吴尚一脸犹豫,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听大小姐的。楚倾瑶走过来,拍了他一巴掌,“你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小愿愿落到别人手里,万一凶多吉少,我看你回去怎么和你师父交代?”

    提到师父,吴尚苦笑,“大小姐,你又何苦拿师父压我。如果师父在此,他就算再担心师弟,也不会让你去涉险,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楚倾瑶气得一个人向外走,红檀急忙追上来,“王妃,王爷很快就能回来了,你先别去。”

    楚倾瑶好气的看着红檀,“那我先去外面等你家王爷总行了吧?”

    她现在是就要当娘的人了,每做一件事前,都会先想到肚子里的宝宝。

    她刚来到院子里,就看到七杀沉着脸回来。

    “王爷呢?”她问。

    “王爷出去了。”七杀道,“九天老人告诉王爷,花惜陌带着容秋雅来了。然后在上船之前,容秋雅忽然不见了。”

    “王爷和牧笛一起走的,属下过去时,九天老人正在吩咐下人,让他过来转告王妃。”七杀焦急的道,“王妃,你留在府上,我去救人,属下保证把南宫愿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七杀,对方指明了要见我,我不去,你觉得他们会现身吗?”楚倾瑶道,“不用我说,你也猜到了对方极有可能和刺杀无双的人有关。”

    “出了什么事?”无双一直在房里养伤,觉得闷得慌,正好走了过来。

    “是南宫愿被人捉走了。”楚倾瑶向着无双走来,“你伤还没好,怎么出来了?”

    “阿攸,你不用担心,我和七杀去看看。”无双看了眼她的肚子。楚倾瑶正好走到她一步之外,忽然伸手点了他穴道。无双大惊,气愤的道,“阿攸,你赶紧放开我,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