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听了玛丽娅的话,她才意识到,她为了完成玛丽娅的任务,却忘了玛丽娅是个只认利益不认交情的人。ωヤノ亅丶メ....

    她的行动,只能给玛丽娅带来利益,而不能有任何负面的影响和风险。

    秦氏集团在美*事上投了大把的钱,但这些钱和玛丽娅没有半毛钱关系,受利的全是玛丽娅的对头。

    玛丽娅几次想拉拢秦氏,都没有成功,玛丽娅对秦氏恨之入骨。

    所以,她说那个人可能是秦戬的时候,玛丽娅是兴奋的。

    因为,如果能证识那个人是秦戬,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借此清除掉对头。

    但相反,如果她计划失败,对头就会借这会机儿清理她。

    听玛丽娅的语气,显然已经被对头打压过了。

    许可虽然想要立功,但她现在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的猜测。

    只得道:“是。”

    许可收起电话,开车离开。

    容浔取下监听耳机。

    从许可的电话内容可以知道,老爷子的盟军如愿的借这事给了对方一个重击。

    ****

    第二天,晚上九点半。

    安音拿了本书躺在床上,心思却没在书本上,眼角情不自禁地看向手机。

    秦戬仍然没有短信进来。

    虽然知道他去了美国参加博览会,也知道这种时候,他会很忙,但仍然希望他能抽空给她发一条短信,哪怕是短短的两个字她好。

    忽地手机响了。

    安音看着突然显现出来的手机号码,怔住。

    熟悉的号码让她恍然如梦。

    “安音,电话。”赵晴叫了一声。

    安音才回神过来,意识到不是梦。

    飞快地接起手机,“喂?”

    “宿舍?”一贯低沉的嗓音传出,带着丝疲惫,愈显得磁性微哑。

    “嗯。”安音一直盼着秦戬的短信,冷不丁接到他的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呢?”

    “a大女生宿舍门外。”

    ???

    a大女生宿舍门外?

    安音以为自己听错了,“哪个a大?”

    “还能有哪个a大?”

    刹时间,安音的呼吸都变得不顺畅,跳下床,飞扑到窗边。

    楼上楼下窗口挤满了人头,女生们个个死死盯着那个人影。

    “快看,那人好帅呀。”

    “他是哪个大几的?哪个科系的?”

    “没听说过有这么样的一个人呀。”

    “会不会是研究生?”

    忽地头上窗口传来一个声音,“那是秦戬。”

    “秦戬?秦氏的秦戬?”

    “天啊,早听说秦戬帅,没想到竟帅成了妖孽。”

    安音听着七嘴八舌的声音,心脏怦怦直跳,往楼下看去。

    宿舍楼下,笔直的路灯电杆上倚着一个高大而熟悉的人影。

    他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抬头向她窗口看来。

    隔着夜色,四目相对,安音整个僵住。

    秦戬收回视线,拿起手机,按了几下。

    安音的手机‘叮’地一声响。

    有短信进来。

    安音连忙打开手机短信。

    秦戬:下来!

    安音连呼吸都停止了。

    下一瞬,离开窗口,飞奔向门口。

    吕薇薇正在吹头,见安音从身边跑过,开口问道:“安音,你去哪儿?”

    ps:今天婆婆大寿,出去忙了一天,太累了,困得睁不开眼睛了,今天少更些,明天接着写,宝宝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