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以为姬厉行是想那个,她还想着这人也太丧心病狂了,后来发现她是想多了。ωヤノ亅丶メ....co

    但是,他就更加的丧心病狂了。

    因为,姬厉行居然拽着她去了书房,将她摁在椅子上,让她写检讨书。

    唐映的脸都黑了,将笔给摔了,“我不写!”

    姬厉行没有声音,但是唐映却能感受到有一只手正摸上自己的衣服。

    她吓的立即捂住自己的身前,瞪大的眼睛暗含警告,“姬厉行,你想干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想实现下我的诺言。”

    “……”

    男人三两下的解开了她的衣服,唐映抓都抓抓不住,也根本就逃跑不了。

    在姬厉行更进入一步之前,她连忙求饶道,“好好好,我写,我写还不成么!”

    真是怕了他了!

    姬厉行闻言,将手从唐映的身上拿开,重新拿了一支笔递给她,“想写,那就好好写。”

    唐映,“……”

    姬厉行也刚好有点事情处理,他一边忙着工作,一边盯着唐映写检讨书。

    唐映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脑袋里一片空白,这检讨书怎么写啊?

    不想写,但是又真的怕了姬厉行的胡来。

    唐映正偷瞄着姬厉行,想找个借口撒撒娇什么的。

    男人头也不抬,却仿佛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偷看我做什么,写了几个字了?”

    话音落下,姬厉行抬起头往她的纸上扫了一眼,上面一片空白。

    这十来分钟,她是一个字都没写,光坐在这儿发呆了?

    被抓了个正着,唐映也不害羞了,连忙嘴甜的说道,“这不是看你长的好看吗,所以我就多看几眼。”

    “说好话也没用,这检讨书你是写定了。”

    “别这样嘛,我都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啊!”唐映丢下笔,伸着手指去拽着姬厉行的袖子,轻微的摇晃撒娇。

    姬厉行冷哼一声,今儿个一改往日的温柔,十分的不近人情,“撒娇没用。”

    想想他被骗了这么久,这心里怎么也不爽。

    只让她写一万字的检讨书,算是便宜她了。

    现在还想着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唐映不死心,继续小声的叫着他,“老公~”

    姬厉行掀起眼皮看她一眼,“一个字都不许少。”

    “可是人家真的写不出来吗,老公,能不能不让我写了呀?”

    为了不写这份检讨书,可谓是用了以前所有的撒娇了。

    “再多说一个字,就加写一万字的检讨。”

    “……”

    多说一个字,就要加写一万字?

    听听,这根本就不是人话!

    唐映这回是真的生气了,甩开他的袖子,气的大叫,“姬厉行,我讨厌你!”

    姬厉行充耳不闻,认真的盯着自己的文件。

    没办法,今儿个姬厉行是软硬不吃,铁了心的要唐映写检讨书,要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唐映再三的唉声叹气,还是认命的抓起了笔,开始在空白的纸上开始写。

    让她想想,白天看的人家的检讨书的模板是怎么写来着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唐映看着几行字,眉头深皱,跟看着仇人一样。

    拼来拼去的,好不容易凑够了五百字,这一万字她是真的写不了。

    唐映又看向姬厉行,“我写完了!”

    姬厉行虽说是在工作,但他也时时刻刻在注意着唐映的一举一动。

    是在认真的写,但一万字怕是没这么快吧?

    姬厉行瞥她一眼,唐映识趣的将检讨书拿给他,笑嘻嘻的说,“我真的是很认真写的。”

    姬厉行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这些有一万字?”

    唐映瞬间苦了脸,“我犯的又不是什么滔天大罪,我哪里有那么罄竹难书啊!”

    一万字的检讨书,真把她当成是作家了。

    被姬厉行冷觑一眼,唐映又立即心虚起来了,同时又不服气,小声的解释,“这些内容都是我真心实意写的,不要计较字数嘛!”

    姬厉行呵了一声,“既然是认真写的,就这么点诚意?”

    姬厉行读着她检讨书中的内容,然后说道,“这话看上去怎么这么眼熟,是不是从网上百度来的?”

    “当然不是!”唐映急急忙忙的摇头否认。

    姬厉行不说话,在笔记本上输入唐映的一段检讨书,发现果真是跟网上的一模一样。

    “这么点的诚意,怕是一万字都不够你写呢!”

    唐映真是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难伺候呢。

    “重新写!”

    重新写?

    唐映瞪大了眼珠子,“我不要,我已经写了检讨书了。”

    “我现在要回去睡觉了,我已经很累了。”

    唐映假装打了一个呵欠,说着就想赶紧跑人。

    姬厉行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放她走的,搂住她的腰,“不写完,就别想回去睡觉!”

    唐映彻底的爆发了,拍打着男人的手,“姬厉行,你根本就不爱我!”

    姬厉行当做听不见,将暴躁中的唐映按坐在椅子上,“要是发现跟网上再有一模一样的,就再加写一万字。”

    唐映觉得自己现在是个苦逼狗,多大的人了,还要被自家老公压着写检讨书,说出去,怕是这辈子的脸都丢尽。

    唐映拿着笔又写了一会儿,看了眼在玩手机的男人,气呼呼的说道,“姬厉行,我手酸了!”

    “写,别废话!”男人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今天要是写不完,就别想睡觉。”

    “……”

    她现在很想打晕姬厉行,谁都别拦她。

    唐映被姬厉行硬是磋磨到后半夜,整个人快困的不行,才将那写满一张纸的检讨书递给他,“我写完了!”

    这上面,不算上标点符号,正好一万个字,她是一个字都没有多的。

    姬厉行就是想让唐映长个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样欺骗自己。

    对检讨书这玩意,真没什么兴趣。

    不过既然是她写的,那自然是要保存好的,留着她以后犯错的时候,拿出来给她看。

    姬厉行粗略的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道歉不诚恳,重复的地方也挺多的。

    姬厉行将检讨书放在抽屉里面,唐映立即坐直了身子,“等等,你都不仔细看一眼吗?”

    她辛辛苦苦写的一万字的检讨书,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放在抽屉里面了?

    这不是浪费她的时间么?

    早知道,她就直接写一模一样的了。

    “留着你下次犯错的时候,直接读出来。”

    唐映内心真是要吐一口血,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

    唐映满是怨念的睡着了,幸好第二天早上没看见姬厉行,否则她定是要将姬厉行从她的床上给踹下去的。

    伸了个懒腰,困意犹存。

    下楼的时候,看见两个小东西正在玩玩具。

    唐映随意的瞥了一眼,“这是谁给买的玩具?”

    这玩具是新的,一看就是新买的。

    晚晚一个激灵,想将玩具藏在身后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刚想说不是,一旁的央央就彻彻底底的出卖了他。

    “是爸爸买的呀,爸爸说这是奖励给哥哥的礼物。”

    姬厉行给儿子买的礼物?

    这是天上掉馅儿饼了么?

    还是说,他们又瞒着自己,达成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唐映想来想去,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关于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

    一脸阴笑的向自家儿子招了招手,“儿子过来,妈妈有个问题想问你。”

    晚晚虽然小,但胜在人聪明机警,感觉到自家母上大人的危险,下意识的猜到了妈妈想问他什么。

    丢下玩具连忙要跑,“妈妈,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什么!”

    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唐映气死了,追着儿子就跑,“好你个小王八蛋,居然出卖你老娘,亏我辛辛苦苦的养你,你居然这么容易就把我给出卖了!”

    想起前晚上被姬厉行折腾,耗尽体力,还有昨晚上被他磋磨心,写了一万多字的检讨,就一阵儿一阵儿的流血。

    央央一脸天真懵懂的样子,十分不了解妈妈跟哥哥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更加不知道,自己也已经把哥哥给出卖了。

    看着妈妈跟哥哥你追我赶,还以为他们是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忍不住的拍手加油起来。

    晚晚那小胳膊小腿儿的哪里能跑得过唐映啊,才三两步就被唐映给抓住了。

    教训不了姬厉行那大的,她还教育不了这小的么。

    晚晚也害怕唐映,自然是将他偷听到唐映跟秦慕的电话说出来,然后告诉了姬厉行。

    唐映想来就生气,想想这小子那天表现的还挺正常的,不曾想一扭头就将这事告诉了姬厉行。

    果然是姬厉行派来的小奸细。

    “谁让你偷听我电话的!”

    “……我没有要偷听,我叫了你的,是妈妈你讲电话太投入了,才没有注意到我!”

    晚晚缩着脑袋,这个时候恨不得爸爸赶紧出现解救他。

    “呵呵,这么说,我还要跟你道歉咯?”

    晚晚摇着脑袋,他哪里敢啊。

    唐映越想越生气,决定要让自己的儿子也接受自己这两天受到的苦难。

    “你小子,给我去写检讨书。”

    晚晚蒙了,“妈妈,什么是检讨书啊?”

    “……”

    她给忘了,儿子年纪还小,刚上幼儿园。

    别说是写检讨书了,他就是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内心被憋得要吐血了,唐映气愤的看着他,“就是道歉,你口头上给我认真道歉!”

    识时务者为俊杰,晚晚也懂得这个道理。

    更何况妈妈现在这么生气,爸爸说他们当男人的都得让着女人,哄着女人。

    晚晚哦了一声,乖巧的说道,“妈妈,我知道错了!”

    唐映听着这话,刚消气了一点。

    怎么说这也是她的儿子,当然也舍不得真的惩罚他。

    然而,下一秒这小子居然开始一本正经的教育起她来。

    晚晚板着脸的模样,像极了姬厉行,“妈妈,你也有不对的地方。”

    “你明明就没有忘记我们,为什么要骗我们呀?你知道我们知道妈妈你忘记我们了,心里有多么难过吗?”晚晚说道,“我们老师说过说谎是不对的,所以妈妈这是你的错误。”

    唐映彻底的无语了,这小子平时看着挺混,没想到还真的有把老师的话给听进去了,居然还拿来教育自己?

    这下子真是丢脸丢大了。

    唐映刚想解释,姬厉行就从外面回来了。

    他显然是刚刚运动过一番,身上的运动衫湿透了。

    “说的不错,你妈妈说谎是不对的。”

    儿子跟老子都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唐映气的完全不想搭理他们,转头就回了卧室。

    姬厉行需要洗个澡,这不一进来,唐映就凶巴巴的赶他出去。

    “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我瞧瞧这绷着的小脸蛋儿,还恼羞成怒了?”

    姬厉行挑着她的下巴,“晚晚说的那可是事实,说谎是不对的,你幼儿园老师没教过你么?”

    说到这个就如同踩到了唐映的痛脚,“没教过。”

    “那你儿子今儿个教过你了,总该记得了吧?”

    唐映真想一口咬死他,又嫌弃他身上刚运动过一股汗味。

    推开他,“那你怎么不说你撒谎的事情啊!当初我问你为什么受伤,你怎么说的,在工地上,还是什么的?你怎么就不老实说啊?”

    唐映没过脑,就提出了这件事情,想着姬厉行要是接下文,她就说出景薇薇这个名字。

    结果这人拧着眉头好半天,居然来了个,“现在我们是讨论你撒谎的事情,请唐映女士你不要跑题!”

    唐映呵了一声,“你这是双重标准,只允许你撒谎,就不允许我说谎么!”

    “就你受伤这事情,你根本就不是因为工作受伤的,而是在一场炸弹中受袭击,你是不是因为景薇薇受的伤,对不对?”

    前一秒还站在上风的姬厉行被唐映这么一质问,瞬间落了下风,没有回答。

    他是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答唐映,因为他不确定唐映知道多少。

    这件事情,他从来没有告诉唐映,也将能抹去的消息彻底抹掉了。

    没点身份背景的人根本不可能找到消息。

    他忽然想到了顾明苏这人,“是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的,现在提这个还有用吗?”

    “我告诉你,我那天之所以会从商场里面追出去,就是因为看见了景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