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准备好了,可是,主公大小姐,您真的准备好了吗?

    您真的要怀揣醉银剑出门吗?

    凌九幽瞄了一眼脸色诡异扭曲的凌家军,眉尾一挑,振臂一挥,“既然儿郎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弓上弦,马上鞍,抄家伙,跟我走吧!你家主公我今个儿带你们去干件惊天动地的小事儿去!”

    凌家军……

    “遵命!”

    “遵命!”

    “……”

    看着主公手里的剑,他们能说啥?

    他们也很绝望啊!

    只是,主公说啥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

    不过转瞬,凌九幽收起万剑冢的空档,凌家军三军已经整军待发,一个个都骑在了马上。

    金长老牵着一批汗血马,站在凌九幽的身边,老脸纠结。

    凌九幽从他的手中,抢过马鞭,一个鹞子翻身,飞至马上,红色的纱衣在朦胧的夜色中划过一道剪影,动作一气呵成,帅气异常,凌家军三军侧目……

    “大小姐,您真的不考虑换一把神器吗?”金长老忍了几忍,终是没忍住,抬头望着马上之人道。

    “不换!这么适合我的剑,哪里找去,光华璀璨啊!”凌九幽闻言,当即道,然后,手中的醉银剑一指长天,“凌家军听我号令,进发扶摇城!”

    ……

    扶摇城。

    诚如凌九幽所想,看似平静一如往昔,可是,却人心惶惶,注定无眠,无数双眼睛,躲在暗处窥视着扶摇城的风吹草动……

    皇宫宫门之前,更是乌压压的人头攒动,整军待发。

    皇宫内院之中,皇帝老儿南宫翔宇端坐在上首,一副成竹在握的样子。

    “父皇,援军已到,凌九幽出城,此时就应让虎威将军带兵出城,直接将凌九幽绞杀,顺便收复凌家军!”南宫长歌站在下首,一脸恨极的模样。

    凌九幽!

    宫门之前,让自己丢尽了人,千刀万剐都不足惜!

    虎威将军聂虎手下的虎威军,足有十数万人,重兵围困凌家军,他们根本不敢反抗,这一次,他们皇族是打定了心思,要将虎狼之师凌家军收为己用!

    因为,凌家军哪怕是只有千余人,但是,各个都是能独当一方的猛将,让人不得不忌惮!

    “不急在这一时,朕要等着凌九幽那个逆贼逼宫,朕要让世人看看,收服凌家军,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南宫翔宇闻言,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手握皇城禁卫军和十数万虎威军,南宫翔宇底气十足。

    南宫长歌闻言,脸上当即闪过一抹精光,“父皇英明!”

    “陛下英明!”

    “陛下英明!”

    “……”

    今夜留宿宫中的,还有皇族近亲,比如,太子南宫长歌的母族,李紫沫的家族李家,也赫然在列。

    只是,被凌九幽下毒的李紫沫,无药可救之下,已然被舍弃,连出现在这大殿中的资格都没有了!

    “可是父皇,城门已闭,凌九幽就算想坐实了逼宫的罪名,怕是也进步了扶摇城……”南宫长歌复又开口。

    “那就给她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皇帝老儿冷笑挥手。

    “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