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师尊留给我儒道真经不是太完美。. .”

    没有任何的扭捏,元守一直接道,“比如现在,我突破天人就有很大困境,就是因为儒道真经一些地方不够完善,我找师尊,就是想要让师尊指点我,让我快速突破天人。”

    “原来是这个目的。”

    陈潇也是笑了,“不过我想这个也不是太大的问题,换一部功法修炼不就行了?比如天龙星辰真经,我就会全经,我可以教给你,而你把儒道真经给我就好,咱们俩换一换,而且这还能帮助你能迅速渗透天龙宗,只需要编个谎话就行。”

    “什么!陈兄居然会天龙星辰真经么!”

    元守一此刻也是震惊了,直接说了句,“看来我还是小瞧陈兄了,拥有此经,进入大天龙中如同儿戏,不过,我还是不要了。”

    “这又是为何?”

    “书中自有通天路。”

    元守一此刻认真道,“这是儒道真经开篇第一句,也是我深信不疑的一句,自然,我不会改修别的功法。”

    “你也可以不改修,只是稍微修炼一下,装个样子。”

    陈潇道,“这就会让你渗透大天龙宗很简单。”

    “稍微修炼一下,就是驳杂不存,乱我内心。”

    元守一摇了摇头,“真想要修炼,也得等我突破天人之后。”

    “可你说了,救不出你师尊,你很难突破天人,因为你的功法不完美。”

    陈潇道。

    “所以只剩下救出师尊这一条路。”

    元守一斩钉截铁道,“除此之外,再无选择。”

    话语吐出,陈潇也是一愣,之后就是认真的点点头,不再多说。

    此时此刻,陈潇已经是知道了为何元守一会那么强了,很简单,就是元守一专一。

    就是专心修炼一种功法,别的不修炼,再好的东西也不在乎,就是只修炼一种。

    这种愚公移山的精神,在武道上,就是战无不胜。

    “陈兄,你想看看我的儒道真经是不是?可以,我给你看看就是。”

    就在这时,元守一突地说了句,下一刻手指一点,白色光华飞出,当场就进入陈潇体内。

    一接触到这白色光华,陈潇的脸色也是一下变了,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无数的圣贤道理,似乎一瞬间,无数的儒道大家在对他循循善诱一般。

    “这是你的绝学,岂能轻易给我?”

    强行抑制住学习的*,陈潇这时候一摇头,认真道,“你是君子,我自然也不能当小人,无功不受禄,这东西我还是还给你。”

    “哈哈,就冲这话,就可看出你陈兄的与众不同了,怪不得能在法界卷起那么大风浪,成就好大威风。”

    元守一也是大笑一声,“不过,君子之交,存乎一心,你我既是合作伙伴,而且陈兄对我这儒道真经感兴趣,那我自然是愿意把这儒道真经告诉陈兄的,因为陈兄也是正人君子,既然是君子,那君子闻道,岂能独享?自然要多多交流,共同增益。”

    这话一出,陈潇却是笑着一摇头,“君子之称,我还谈不上,对我真诚者,我自然真诚,对我虚伪者,我自然虚伪,这算不上君子,只能说是真小人。”

    “哈哈,真小人,便是真君子,岂不闻君子可欺之以方,难罔以非其道?真君子,可以用合乎情理的方法来欺骗他,但很难用不合情理的事情来欺骗他,我之前给陈兄儒道真经,实际上就是一种合乎情理的欺骗,陈兄若是拿了,我嘴上不会说什么,心中却会认为陈兄是小人,可是陈兄却没有拿,反过来要还给我,这便是真君子,既是真君子,君子相交,存乎一心,何必在乎利益?”

    元守一大笑,“因为能交到一个君子朋友,这就是最大的好处了。”

    “这话说的有些饶人。”

    陈潇听到这些话,也是淡淡一笑,“不过道理,我也听明白了,就是你很信任我,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是扭捏之辈,这儒道真经,我就收下了,日后我获得了什么其他适合你的东西,我会送给你的。”

    “好。”

    元守一也是笑着点头,不再多说,陈潇更是沉默下来,开始在脑海中研读这儒道真经。

    “子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子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一句又一句的道理开始出现在陈潇的脑海里,听着这些道理,陈潇的目光中也是露出了许多明悟之色,许多人道变化,人事变幻,全都如同透明的河流一般,全被陈潇洞察。

    到了最后,随着这些子曰的道理越来越多,陈潇甚至看到了帝王将相,士农工商种种人道繁衍变化,一股股明悟出现,最终,陈潇脑袋轰的一声,蓦然看到了茫茫鸿蒙!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祭天神法,是人道最初的推算之法,以生命潜力,获得未来变化,甚至改变未来!当然这是最高程度,最低程度,却也能召唤古老时空之力,以时空之力摧毁一切有形无形之物,毕竟不管什么存在,在时空之下,都不是存在。”

    暗道一声,此刻的陈潇也是当场知道了祭天神法的奥秘和功效,这让陈潇的气息也开始变化起来。

    “好,现在的我已经真正的搞懂了这祭天神法,那之后就是施展的时候了,想必凭借我的生命潜力,消耗一部分,让徐破师兄清醒不是问题,不过,这个还是要等炼制一些丹药再说,保证万无一失。”

    脑中念头闪烁,陈潇也是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知道,这一次他真的是承了这元守一很大的人情,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还。

    同样,此刻的元守一也是察觉到了陈潇气息的些微变化,这让元守一的眼神也是凝重起来。

    他是高手,自然对陈潇的气息变化察觉的很是细致,他知道,刚才陈潇看儒道真经的时候,很快就学会了许多儒道真经中的道理,这让陈潇气息开始提升,只是在之后,陈潇的气息突然变得浩浩荡荡,无边无际,一股无穷无量的气息传出,这让他瞬间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微小。

    甚至,这已经不是微小,他甚至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这种让自我存在都产生否定的感觉,自然让元守一也是无比震撼,他见过的高手多了,他懂得道理也多,只是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

    “这陈潇,真的是厉害的一塌糊涂,我的儒道真经蕴含无数人道至理,他却是转瞬就能学会,到了最后还触类旁通,领悟出了神秘的力量,如此的他,我是难以对抗的,万一他耍我,那我只能等着被耍。”

    暗道一声,元守一也是心神凝重,哪怕他相信陈潇是君子,他也是君子,只是这种巨大的力量落差,还是让他免不了多想。

    “不行,我得再看看他掌握的神秘力量是什么。”

    暗道一声,此刻的元守一也是目光再次看向陈潇,只是这一次还不待他仔细观察,陈潇的目光也是看向他了。

    嗡!

    一接触到此刻陈潇的目光,元守一也是身体一震,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起来。

    他能看得出来,陈潇此刻的目光中是没有任何情绪的,只有茫茫鸿蒙之色,这茫茫鸿蒙透出的浩瀚和无量,自然让他瞬间就感受到了巨大压力,精神和心灵都遭受到了巨大冲击!

    对于元守一的表现,此刻的陈潇也是没有什么察觉,这时候的他,灵魂意志已经是进入到了惊神宫中了,同时他正在施展祭天神法,召唤大量的高等灵气,甚至一部分神灵之气都开始出现,这让惊神宫内的诸人都是一下惊醒,脸上露出了喜色。

    “灵气一下浓郁了这么多,甚至还有一些神灵气的出现,难道这就是祭天神法的威力?”

    就在这时,魂龙对陈潇笑道。

    “呵呵,这算什么威力,仅仅是最基本的领悟而已,现在这祭天神法我算是会了,这就是会了的好处,自动就可以吸收大量灵气,甚至神灵之气,若是我愿意舍弃部分生命寿元,那是可以召唤出更为强大的能量灵气的,也可以对敌。”

    陈潇这时候笑道。

    “祭天神法,果然强横!”

    魄云这时候也是笑着点头,“也不知道这种神通,徐破大人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而且,这个对我们来说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东西对我们管用,这就行了。”

    陈潇笑道,“接下来,你们几个就好好修炼吧,借着这股多出来的能量修炼,想必这能让你们领悟众妙之门领悟的更快。”

    “是。”

    魂龙几个也都是应声,之后陈潇灵魂意志就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这时候他的目光才看见了身体颤抖,脸色苍白元守一。

    连忙收起了祭天神法的力量,这时候的陈潇认真道,“元兄,你感觉如何?”

    “呼……”

    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元守一这时候脸色苍白,苦笑道,“真是没有想到,兄台居然又掌握了一种强横神通,这强横神通我只是看一眼,就感觉到自己不是对手。”

    “这个还是多亏了元兄给我的儒道真经,没有儒道真经,我到现在对这神通也是一头雾水。”

    陈潇这时候道,“所以元兄放心,这件事情,我已经记在心里,日后我必然会有所回报的。”

    听到了陈潇的话,元守一也是点了点头,之后又苦笑摇头道,“说起来,还是我度量不够,察觉了陈兄的力量进步,心中紧张,这才导致现在这个情况,我若真的心地光明,胸怀天地,又岂会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