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保护,也是很危险的,云星坠虽然行事风格板正,但不代表他很笨,甚至有些时候,他还会做出一些你无法认可的邪恶来,比如这道先天仙气,它本身是认主的,

    但也仅仅是不伤害道之你而已,对于其他靠近你的人,它恐怕会以自己的想法去行动,甚至会灭掉身边的存在,让你进入安全的环境。『→お℃..”我对梦道之解释道。

    “师父是说……它进入了我的身体,会伤害其他人?”梦道之难免心有余悸了,对这道先天仙气感到了一丝戒备。“所以我才会请来了左前辈。”但即便是这样,我仍然点了下头,无论是什么样的先天之气,本身就是危险的存在,它需要主人来镇压和压制,要不然就会反客为主,教会

    弟子提防和控制它,才是正确的举措,否则有一天太过相信这些气息,很容易酿成大祸。

    “那现在要抹去它的执念?”左清玄问我。“抹去吧,这是云星坠自己强行灌入其中的执念,如果真给它得逞了,冯大长老如果一个人见道之,恐怕会是第一个受害者。”我看了一眼冯小楠,而她也瞪大了眼睛:“你

    的意思是……如果当时是我一个人找到梦道之,这先天之气会灭了我?”

    “你是不是觉得玄劫境就很厉害了?”我冷笑道。

    冯小楠立即说道:“云星坠前辈怎么可能会这么做?顶多是……”

    “左前辈,你放了那道先天仙气,保护好我和道之就行,看看它会怎样。”我看她不信,倒也不介意让这危险的先天仙气作祟下。

    “呵呵,这道气息全力一击,无极境怕都受不了,这重剑,还差了八个境界,这娇滴滴的小姑娘一瞬间就会死的。”左清玄警告我。

    我看向了冯小楠,她也噎住了,我半眯起眼睛,冷笑道:“保护她不被灭魂,留她一副虚体就够了。”左清玄把不准我这什么心态,但冯小楠已经是吓得哆嗦起来,听我们这话,她总算是知道能够轻易抓住这先天仙气的左清玄到底什么修为了,所以吓得战栗说道:“你……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左前辈你是天道境的仙家对不对……”

    “你不是不信么?那可要看好了。”我知道左清玄不会回答她,所以接了她的话茬,而且我也不是对谁都怜香惜玉的人。左清玄大手一挥,整个房间就隔成了两半,而拿到先天之气,瞬息就爆发出了恐怖的气浪,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魔,猛地朝着冯小楠扑过去,这恐怖的能量,震得冯小楠脸

    都绿了,要不是有左清玄压制着这股力量,恐怕光是边缘区域的能量,都能把冯小楠蒸发!

    “我!我信!我信了!”冯小楠扑向了我这边,猛地穿过了光罩一样的墙壁,并且直接扑到了怀里。

    “呵呵,这就信了?还没放开它呢。”我冷笑道,冯小楠吓得哆哆嗦嗦,眼里全是求饶的眼泪。“你这可是恶趣味了。”左清玄对我摇摇头,我嘿嘿一笑,把冯小楠直接从身上推开,随后说道:“把这先天之气的多余力量抹掉吧,云星坠确实过分了点,不过不得不说这

    也是最稳妥的办法了,换成了是我……”

    “换成你会更过分百倍吧。”左清玄笑了笑,她对我的了解,似乎很透彻。如果换成我做自己的道统传承,当然会跟过分百倍,因为我的道统实在太过可怕,光是传承,我就想不出谁能够压制,比如不说其他,就是先天之气,我本尊就集全了,

    这么多的先天之气,谁能够承受?

    “你们都是恶魔!都是坏人!”冯小楠当场吓得哭起来,这什么玄劫境,到底面临死亡的时候,还不过是一个小女孩罢了。

    我嘿嘿一笑,而梦道之略显尴尬,只有左清玄面无表情,把手中的先天仙气的多余能量全部抹去了,最后把只有指甲大小,像是火苗的先天仙气放到了梦道之的手掌中。

    “师父,我该怎么做?”梦道之问我道。“和它沟通,将它驯服,把它融入自己的脉络核心,它以后就是你的能量来源了,你修炼的功法,使用的法术,相信它都会给你莫大的帮助,而拥有了先天仙气,你也将会

    远胜于一般的仙家,这是通往仙道巅峰的必要伙伴。”我笑道。梦道之点点头,随后开始好好的和这道经过弱化的先天仙气沟通,而不愧是云星坠留给女儿的传承之物,这先天仙气很快就熟悉了梦道之,并且真正的认主进入她的脉络

    核心,成为了她的能量之一。当然,因为先天仙气即便削弱,但终究也是原来被称之为腐气的存在,梦道之黑化的速度也仍然很快,那异于这里仙家的气息,一下子就让冯小楠感觉到了异常,那种原

    仙者都会生出的警惕,都在提醒她避开,所以从我身上离开后,她很干脆的躲在了我身后。梦道之呲着牙,双目的眼白部分一下子就变成了全黑,这是仙化的征兆,而左清玄当然不会让这孩子痛苦,拿出了一枚仙化丹,非常直接的灌入了孩子的口中,接下来,

    梦道之的身体异变缓缓停止,但力量当然还在成长,毕竟获得先天仙气,本身就是一次莫大的提升,这是成倍力量的成长。

    冯小楠被眼前一幕冲击得不轻,看着我和左清玄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她也再怀疑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师父……我感觉力量源源不断的和先天之气互相转换,而且力量正稳步的提升……谢谢师父!”梦道之欣喜的说道。我点点头,说道:“你更应该谢谢左前辈,要不是她抹去了这先天之气九成九以上的能量,你接收了这东西,怕死的人就多了,你爹可不会在意这里死了多少人,以他的做

    法,恐怕只在乎你的死活而已,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找你破解玉片,本来就是心怀图谋,你爹也不会考虑到对方居然只是因为憧憬他,喜欢他这种事,嘿嘿。”

    给我说破心思,又是在云星坠的女儿面前,冯小楠气得不轻,连忙辩解道:“我不喜欢他!不喜欢他!你别再说了好么?”我嘿嘿笑了起来,这个时候不反驳她其实才是对她最大的反击,梦道之也知道我恶趣味不少,当然不会这个时候帮冯小楠说话,只是看了石化的云星坠一眼,说道:“父亲

    一定是最喜欢母亲了,母亲说过,父亲可痴情了,只要不是死了,就一定会回来见她和我的……”

    我叹了口气,而左清玄看着我的时候,目光中也柔和了许多,但似乎有些话,仍旧欲言又止。冯小楠这时候还喜欢云星坠的话就有些不恰当了,毕竟云星坠的真正想法,其实她或多或少已经从行事顾虑中解析了出来,就算没有,也被我的冷水泼得七七八八了,这

    一切,原本就是她一厢情愿的念头而已,云星坠就算是还活生生的,又怎么可能会对她有兴趣?

    甚至这样的性格,难道就是她喜欢的人该有的样子么?矛盾的心,让冯小楠呼出一口气的时候,彻底的算是放下了,毕竟当我看着她的时候,她也好奇的看了过来,但似乎是在怀疑着什么,我当然知道她经过这一切,还会把

    我和一个涉世不深的孩童联想在一起。

    “怎么?现在是什么心情?”我笑嘻嘻的问道。冯小楠咬咬牙,说道:“你实在是太可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