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三宝小姑娘醒过来之后,先是发现自己“瞎了”,又听到屋外面有特别多奇怪、以前在家里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胆小的三宝直接嗷嗷哭啊。ω δwww..

    要不是翟升提前准备了手电筒,让三宝看到了光,否则的话,这会儿谁来了估计都安慰不了三宝小姑娘一颗吓到了的小心脏。

    “……”

    知道三宝哭的原因之后,乔楠跟翟升都哭笑不得,这个问题,他们要怎么向女儿解释才好?

    想了半天,乔楠才哄着三宝说:“不怕啊,外面有风,所以呼呼的。这是山里,三宝以前不是在电视里看到过很多的小动物吗?这个山里,都有啊。它们肚子饿了,所以夜里出来找吃的。三宝怕它们吗?”

    “小松鼠吗?”三宝小姑娘眨眨眼睫毛上还带着泪水的眼睛,歪着脑袋可爱地问道。

    “对,有小松鼠,还有啄木鸟,嘟嘟嘟,在帮树爷爷抓虫子。”

    “对,嘟嘟嘟。”三宝兴奋了,因为她的确是听到了嘟嘟嘟的声音:“啄木鸟医生在看树爷爷看病?”

    这个故事,乔楠给三个孩子讲过,所以三宝这会儿记起来了。

    “对啊,三宝真聪明。”

    “那鸟为什么白天不给树爷爷看病,要晚上的时候?我们都觉觉了,它给树爷爷看病,吓着三宝了,好坏的。”三宝噘了噘小嘴巴,表达自己的不满。

    乔楠哭着笑了:“没办法啊,白天的时候,有人会打它们,晚上出来才安全。”

    “打它们?”三宝哪儿懂偷猎这个概念。

    “嗯,坏人,砰,打它们。所以晚上出来,安全呀。三宝,现在还怕吗?我们不要打扰啄木鸟给树爷爷看病,妈妈抱着你睡好不好?”

    “好呀。”知道外面那些奇怪的声音是小动物发出来的,三宝不害怕了,一手抓着妈妈的衣服,一手绕着妈妈的长头发,闻着妈妈身上的味道,三宝打了一个哈欠,眼睛一闭一闭,要睡着了。

    母女俩软哝的低语,对于翟升来说,跟小夜曲一样好听,直到再次听到女儿加重的呼吸声,翟升知道,小丫头可算是又睡着了。

    让翟升庆幸的是,儿子到底是儿子,三宝小姑娘都半夜吓哭闹了一会儿,大宝和二宝愣是没有要醒的意思,呼呼睡得比小猪还要熟。

    确定三宝不闹腾了,翟升侧身看乔楠:“渴不渴,我给你倒水?”

    山里的环境到底没有外面方便,尤其是上厕所,这是让乔楠最不习惯的地方,所以听到翟升的问题之后,乔楠摇了摇头:“不喝水了,再渴,也明天起来喝。不早了,我们睡吧,要不然的话,明天要没精神了。”

    三宝也真逗,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到,还以为自己瞎了。

    小孩子知道什么是瞎了,一准是看电视的时候,从电视里学来的。

    也亏得孩子会看动物世界,乔楠讲一讲,三宝一明白,便不觉得害怕,又睡着了。不是这样的话,三宝一哭闹起来,乔楠跟翟升就有的哄了。

    “翟大哥,你说手电筒要不就不关了吧,三宝这个样子,万一大宝和二宝也怕呢?”

    用手电筒留点光,等一下大宝或者二宝半夜醒过来,不至于像三宝一样吓着。

    瞥了一眼睡得没心没肺的儿子,翟升开口道:“不用了,今天走了那么多的路,三个孩子也累得够呛。三宝是女孩子,敏感一点,所以才醒的。平时他们三个在家里,什么时候半夜醒过。这俩小子,不会睡,也不会哭的,睡吧。”

    说着,把手电筒一掐,翟升坚定地拉着乔楠的手,一起搭在二宝的身上睡了。

    对于皮实的二宝来说,自己的身上搭着爸爸或者妈妈的手,那是一种安全感。

    但爸爸妈妈两个人的手一起搭着,幸福的份量有时候也是有点超重的,于是,二宝是微微扭着小眉毛睡了一个晚上的。

    关于这一点,他亲妈倒是在意紧张的,可惜他亲爸觉得无所谓。

    哎,爸妈感情好起来,作为他们的亲生孩子,都逃不过被喂狗粮的命运。跟别人比起来的区别是,小时候太小,三个孩子还不懂什么叫喂狗粮。

    等他们长大了,作为还不能早恋的单身狗的他们还被父母逼着吃狗粮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苦逼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翟家五口子在山里的第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乔楠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老公和孩子都已经不在,只有她一个人还在睡。

    乔楠竖耳一听,翟升这会儿似乎正带着三个孩子刷牙:“张嘴,自己上上下下慢慢刷……”

    让三个才两岁的孩子自己刷牙,说实在的,太为难人了。

    一般孩子都极为讨厌刷牙,仨宝都算是脾气好的小宝宝,大人帮着刷的时候,三个孩子努力不抗拒,问题是小牙刷放在他们的小肥手手里,让他们自己刷,三个孩子盯着牙刷犯起了难:怎么刷来着?

    乔楠出来的时候,就见到自家三个孩子顶着一张张生嫩困惑的小脸,萌得不行。

    比较阳光的二宝牛逼了,他依照以前的习惯,张大嘴巴,然后把小牙刷往自己的嘴里送,真的是往嘴里送啊,直接放舌头上,直接越过了牙齿。这是刷牙啊,还是准备吃牙膏,估计就只有二宝心里明白了。

    “二宝,不对。”轻柔地从二宝的手里接过牙齿,乔楠说了一声:“啊。”

    二宝非常习惯地跟着“啊”,乔楠开始帮二宝刷牙。

    大宝和三宝一见到妈妈出来了,而且已经在帮二宝刷了,两宝聪明地停下了手里的活儿,等着妈妈帮二宝刷完牙,再帮自己刷,好省点力。

    乔楠对自家的孩子要求不高,作为一个才两岁的孩子,肯配合大人刷牙,自家的孩子已经乖得不得了了,还让小小的孩子自己学刷牙,这操作难度太高了。

    夫妻俩分工合作,乔楠替三个孩子刷牙,翟升则替三个孩子洗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