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你来的正好,你说老板是不是太不够意思。ω δwww..”花满楼耳尖动了两下,转身就看见被叱云南搀扶着的李嫦可:“现在物价这么贵活又累,工资也不见得涨,我要跳槽了!!”

    李嫦可眼角抽了两下,看着义正言辞的花满楼。

    别人不知道她还不清楚嘛,这货钱放在钱庄都快发霉了。

    “去,你去跳。”李嫦可随意摆了两下手,叹了口气:“要是没有点家底估计也养不活你,要不你找个财大气粗的女财主嫁了吧也省的麻烦。”

    花满楼抽了两下嘴角这话说的,走了过来在叱云南警惕的目光下轻拍了下的肩膀:“将军啊,你悔婚吧….”

    叱云南沉默寡言小五伶牙俐齿,这两人在一起估计有他好受的。

    “小花……”李嫦可往叱云南那边跨了一步,移到他的面前剥开花满楼的手说的认真又真诚:“朋友夫不可欺。”

    “哈……”花满楼愕然。

    又听见周围响起的议论声,恍然大悟刚要解释,就听见她又说:“你要是真瞧上了,那我做大你当小的吧,对朋友我很大方的。”

    叱云南紧紧手臂,圈着她的柳腰迅速退后了几步闷哼了一声。

    你大方我不乐意!!!

    花满楼眼角抽的格外厉害:“不用了,我对叱云南将军没有半点兴趣。”他扶额:“将军,这妖孽你就将就收着别让她出去祸害别人了。”

    “嗯,承你吉言。”叱云南点头。

    至于吉言??

    祸害是吉言吗??

    拓跋迪看了看,轻声问旁边的长乐:“长乐,刚刚他有说什么吉言嘛??”

    为什么她不是很理解呢,又环视一圈周围的人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祸害遗千年,长寿。”李长乐眉眼弯弯,眼里流光溢彩看的出来再笑。

    哈!!居然还有这种说法。

    这明明是骂人的话好不好,为什么再他们看来都变了意思呢。

    “他们说话向来如此。”轻尘的声音冷冷淡淡。

    拓跋迪点了点头,这些人说话真有意思。

    叱云柔款款走了过来,眼神不着痕迹打量着花满楼。

    她也是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千金小姐变成如今尚书府夫人的,长乐的改变她震惊却又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她爱及了牡丹,也希望长乐能活的像牡丹一样。

    但……比起这些,身为母亲她还是希望长乐能够平安快乐的生活着,如同她的名字平安长乐。

    花满楼虽然不是什么皇室子弟,但也有不是的好处所以……

    “花掌厨家中可有婚配??”此话一出满堂错愕,叱云柔也知道自己唐突了毫不在意柔柔一笑:“花掌厨一表人才,不知在场千金可有眼缘之人。”

    长乐羞红了脸,原本安静坐着的名门淑女大家闺秀也纷纷搔首弄姿想引起他的注意。

    “李夫人,你这是……”拓拔俊的脸瞬间黑了,说是问在场可不是问长乐。

    “多谢夫人好意。”花满楼玩世不恭的脸变得严肃起来,长乐脸一白却又听见他说:“鄙人曾许下毒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绝不将就。”这句话铿锵有力:“如非真爱,此生不娶,多谢夫人好意。”

    长乐被他的话震住了,然后笑了出来拍手:“说得好!!”

    有了长乐的带头,一众少爷小姐也鼓起掌来。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简单的几个字却让不少千金小姐红了眼眶。

    “那花掌厨的真爱之人。”叱云柔愣了一下,问出声。

    听到花满楼伸出修长的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大概……还没出生吧。”冬至不喜欢他,他知道。

    知道这是一个无望的目标,不知不觉就会放弃。

    “没事,会找到的。”拓拔俊用力拍了拍花满楼的肩膀,只要不是长乐一切好说:“花掌厨应该多出去走走,真爱又不是等出来的。”

    难以适应拓拔俊的热情,花满楼挣脱开他的控制:“没事,我还小。”

    “……小??”拓跋迪上下打量着他,硬是没看出他哪里小了。

    身高七尺有余,到底哪里小了??

    花满楼折扇一甩:“我才21,将军22这才订婚我着什么急啊。”

    “你才21!!”拓拔俊错愕:“岂不是比我还小。”

    花满楼翻了个白眼闷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好了,都别站着了都坐下吧。”叱云柔招呼着。

    叱云南揽着李嫦可的腰入座,在她耳旁低低询问:“那个叶轻尘几岁??”

    “18,比我大两岁。”

    18,叱云南眉头一挑,万万没想到那个让各国皇室都忌惮的叶轻尘才18岁。

    等到人人都入座了,李未央这才不紧不慢走了进来,看到李嫦可面前一喜又看见带在她脸上的面纱,欣喜之色褪去变成忐忑。

    “五妹……”她唤了声。

    而原本还笑意盈盈的李嫦可脸色一变,挪了挪身体努力让自己离李未央远点。

    叱云南大掌揉着她的脑袋:“没事,我在这。”他在这李未央要是敢放肆,就算拓拔俊担保他也不会放过她的。

    不对,就算是现在他也不会放过她,敢动他的女人还给咬出血了,自己都舍不得李未央还真有胆。

    “未央,大家都等你很久了。”李萧然咳嗽了两声道。

    李未央这才把视线从李嫦可身上移开,叱云南这种阴险小人怎么配的上五妹这般天仙的人。

    “不好意思,有事耽搁了。”李未央的声音不冷不淡的,完全没有做错事的尴尬反而理所当然的样子。

    她说完就去自己的座位坐下,李府的人她实在是厌恶到不行,能不见就不见。

    “果然是庶女,远远比不过嫡亲的小姐。”一个妇人不屑哼了一声,看李未央的眼神满是不屑。

    “就是,一个庶女而已还这么嚣张。”又一个人接腔,没有高贵的出生你哪来的资本。

    这种人……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大家好,我是尤半岁,起点的同人文不能签约我只能把这书弄到飞卢去了,改名为友茜,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