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害怕朕把持不住?”南宫擎故意挑了挑剑眉。『『ge.

    “皇上那可是大美人哦。”云拂晓故意拖长声音,被亲的越发娇艳的粉唇故意嘟了起来,“把持不住不是正常的吗?”

    “呵呵,朕的面前不就是一个绝世大美人吗?”南宫擎意有所指的看着云拂晓,还故意附到云拂晓的耳边,“假的就是假的,就算再像也是假的,真的就在眼前,朕怎么傻的去迁就假的?”

    南宫擎说完还轻飘飘的斜睨云拂晓一眼,眼里明明白白的说,你当朕是傻的,还是瞎的?

    云拂晓闻言眉开眼笑的笑了,却还是故意装着不相信南宫擎的话,故意怼着,“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的事多了去,谁知道皇上到时候会不会被这新人吸引了呢。”

    “哦,拂儿这么没有信心?”南宫擎挑起剑眉的眉梢。

    云拂晓闻言立即侧头嘟嘴,“这和臣妾的信心有什么关系,这可要看皇上的眼光啊,说不定那就是皇上喜欢的类型呢。”

    南宫擎顿时回了一个嗤之以鼻的鄙视神情,他点了点云拂晓小巧鼻子的鼻子,“你以为什么货色都能入得了朕的法眼?”

    接着南宫擎又说了一句,力证自己的目光,“宫里的美人还少吗?例如这次选出来的秀女,不就颜色很好嘛,朕不也看不上,那谁谁不是被朕贬为宫女了吗?”

    “喳喳,想不到皇上也知道这次的秀女模样都不差,皇上是不是偷偷去看了?”云拂晓心里有点异样,脸上却装出不在意的模样,故意打趣道。

    南宫擎目光闪了闪,细细端倪了云拂晓一会,“拂儿吃醋了?”

    云拂晓闻言故意瞪眼,眉毛也都耸了起来,装着凶狠的模样,“臣妾就是吃醋了怎么样?”

    说罢还故意骄纵的哼了一声,下巴抬得高高的,脸也侧到一边去,就是不看南宫擎,一副生气的娇蛮模样。

    南宫擎哈哈的畅快大笑,一把抱住云拂晓,“朕就喜欢看你吃醋的模样,来来,朕看看能不能挂酱油瓶子了。”

    说着修长的食指就点了点云拂晓粉嫩的唇瓣,慢慢食指改点为摸,在云拂晓粉嫩如桃花的唇瓣上,轻柔的摸了过去,那黝黑的眼眸顿时幽暗了几分。

    不过现在他还有事没有处理完,于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里的躁动,和云拂晓说起其他的事来。

    等南宫擎要离开时,云拂晓嘴巴翕合了几下,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就恭送南宫擎离开,不过离开的时候,南宫擎留下一句话,晚上再来。

    “娘娘,您有什么心事吗?”在南宫擎离开后,云拂晓歪在躺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像是在看书,但是降香看到云拂晓一刻钟也没有翻一页书,她就知道云拂晓在思考着什么,但是她看出云拂晓像是在纠结什么,于是才关心的问了出来。

    云拂晓抬头飞快的扫了屋子一眼,看到屋里只剩下她和降香的时候,才压低声音把刚刚南宫擎说得事说了出来,最后才幽幽加了一句,“假如真的事关他,你说皇上会处置吗?”

    降香那里敢妄议皇上的事,她想了想劝道,“既然皇上都知道了,不管怎么样,皇上心里都有数了,娘娘就不用担心了。不过娘娘还是不要放松,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嗯,这事本宫知道了,怎么可能再让他们得宠呢,就是不知道事发,皇上会怎么处置。”云拂晓心里还是想知道南宫擎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事,公了?私了?还是高高提起,轻轻放下?

    不过不管怎么样,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多想也没用,那不用不想。这么一想云拂晓纠结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不在纠结皇上会如何了。

    “对了,皇上决定举办猜灯谜晚会,你吩咐下去,准备准备吧。”云拂晓抛开那纠结的事,就和降香说起猜灯谜一事。

    降香听了立即明白该怎么做了,和云拂晓再商量片刻,就出去吩咐众人办事去了。

    人多好办事,再加上以前元宵举办过不知道多少次猜灯谜了,所以虽然事情紧急,还是办的有条不紊,把猜灯谜筹办的妥妥当当。

    在中秋前一天,云拂晓亲自去视察过现场,对降香等人筹备的场地很是满意,好不吝啬的表扬一番,在吩咐明天当值的只要好好当值,恪尽职守,不要出错,到时候自有奖赏。

    降香等人连忙代替宫人谢过云拂晓,云拂晓才带着降香等人回到宫里,早早歇下,养足精神参加明天的宴席。

    因为是中秋这天南宫擎特意早早就下了早朝,让一众官员回府准备。

    因为是中秋阖家团圆的日子,就不规定他们一定要按品大妆了,省去那沉重端庄的礼服,大家都舒服很多。

    因为要举办猜灯谜,所以这次的宴席从午时开始,一直举办到晚上,所以这天官员和家眷们,不再一早进宫,都巳时(早上9点——11点)正才进宫。

    按照惯例,这些夫人和小姐们先在云拂晓的坤宁宫集中,才一同汇合了到太后娘娘的慈宁宫,再簇拥着太后娘娘往宴席会场而去。

    但是并不是所以的夫人都能来到云拂晓的正宫的,只有身居一品的和几名超品的夫人才能先去向云拂晓请安,云拂晓再汇同宫里的嫔妃和那些夫人去太后娘娘宫里,陪同太后娘娘出席。

    这样的场合太后娘娘应该由云拂晓扶着一同往举办的场地而去才对,只是也不知道太后娘娘怎么想的,等云拂晓要搀扶她的时候,她竟然伸手给身后的嫣妍,嫣妍不敢看云拂晓,当下扶着太后娘娘率先走了出去。

    大殿里的一干嫔妃和夫人小姐们顿时寂然无声,一个个目露惶恐的偷看云拂晓一眼,就纷纷低头,装着没有看到。

    云拂晓目光闪了闪,一点也没有半点不悦,脸上带着端庄雍容的微笑,跟在太后娘娘的后面,由降香搀扶着慢慢走着。

    太后老了,这样无品的事都做出来,不是老了是什么?云拂晓笑的更加淡定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