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

    看见这一幕的岑明都懵逼了,连忙上前护在顾景行一边,就怕这小老板再出意外。

    可,在顾景行说了那句话以后,金晨没再扑上前。

    他昨天在路上便晓得了兰盼和顾景行的事情,因为这两人被他奶奶撞了个正着,那他们家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再接受兰盼进门的,等于说,他人尚未回到云京,已经被迫分手。

    心情当然郁闷愤怒,不过怎么着也是年近三十的人了,不会再像小年轻一样要死要活。他喜欢兰盼,也预备要和她订婚,共度一生,可无论如何,他的尊严不允许他要一个不干净而且心有所属的女人。所以,在昨天兰盼一番哀婉可怜的叙述后,他便忍痛斩断情思,尊重她,接受了分手。

    看见顾景行的瞬间,情绪有些不受控制,却也就一分钟的失态而已。

    他目送着顾景行往住院部走去,隐忍情绪舒了一口气,却发现孟昀的目光追随顾景行而去,好一会儿,不曾收回。金晨想了想,便提醒说:“顾老太太在后面住院,他应该是过去看望。”

    “嗯。”

    孟昀收回目光,淡笑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顾景行是要去探望老太太,走神却是因为另一个人。

    不过,遗憾也罢,喟叹也好,有些人纵然在出现的时候惊艳了时光,却终归不过有缘无分。《你不知道我爱你》上映的时候他也包了好几场,电影票发给公司员工,当做一个小福利。有人打趣他说“孟总你也是甄明珠的土豪粉呀”,他笑笑回答,“那姑娘是我妹妹的朋友”……

    纵使眼下他们门当户对,关系却止步于此了。

    *

    住院部,心血管内科。

    二楼,vip病室。

    顾景行一路走到门外的时候,恰好遇见从医生值班室回来的顾振南。

    “二叔。”

    他开口,嗓音恭敬谦逊,礼数周全。

    顾振南昨天在激动之余扇了他一耳光,事后倒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冲动了。因为老太太在醒来之后得知这件事,和老爷子一起告知了他另外一件事。他从未想过兰盼会喜欢景行,也没想到当年老两口说是想要回安城住些日子,竟然并非心血来潮,而是刻意为之,就为了不声不响地将两个孩子分开,断了兰盼的念头。更没想到的是,老太太在兰盼实习之前就将她介绍给金晨,也是为了自己的大孙子考虑,不想要这件事捅出来,惹得家宅不宁。

    亲孙子和养孙女,有个远近亲疏,很正常,他也能理解。可若是他早早地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提前加以阻止,更慎重地对待兰盼的婚事,最起码和她多交流交流,避免孩子受到过多委屈。

    眼下,实在闹得有点荒唐……

    勉强收回思绪,顾振南点头笑笑,“嗯,进吧。”

    顾景行抬步进门,病床边靠着的葛玉洁正在同老伴说话,看见他便连忙坐了起来,笑着问话:“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公司里不忙吗?”

    “上午不忙。”

    顾景行说完话便到了她跟前,握着她手,含笑问:“您怎么不躺着多休息?”

    “不要紧,已经好多了。”

    老太太反手握住他手,一脸疼惜:“怎么手这么凉,也不说穿厚点?”

    “消雪呢,是比前两天冷一些。”

    “鼻子都冻红了。”

    老太太坐在病床边打量了一眼自己大孙子,突然间想到些往事,神色更添慈爱,笑着说:“你从小受了冻就这毛病,还记得上五年级那会儿,冬天里将鼻尖给冻得皴裂了,嫌难看,赖在床上不肯去学校。”

    “……我都忘了。”

    顾景行勾起唇角笑,脸色乖顺至极。

    旁边,顾老爷子也被老伴的话惹得笑了两声,顾振南将手上两盒药放在了桌上,适时开口,对老太太说:“让景行陪您说会儿话,我出去买饭。”

    “去吧去吧。”

    隔代亲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顾振南一走,站在门边的岑明长舒一口气,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自己老板。

    老实说,他从未见过顾景行这个样子,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家这小顾总笑起来这般俊朗好看,比他平时冷冰冰的模样不晓得好了多少倍……

    正乱想着呢,他手机铃声响起来。

    里面祖孙在说话,他便没有迟疑,去一边接听女朋友的电话。

    耳听着他走远,葛玉洁才问顾景行:“你助理?”

    “对。”

    “看着还挺勤恳可靠的。”

    “人还不错。”

    顾景行淡笑着答了一句,听见老太太突然问:“给奶奶好好说说,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她是因为被老姐妹气急败坏指责,又兼之目睹了顾景行从兰盼床上下来,一时怒火攻心给晕过去的。可这景行从小跟着她长大,是个什么性子她再了解不过了。家里三个孩子,景琛深谙“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个中绝妙,从小就懂得为自己争取;兰盼呢,看着不声不响的,想要什么了,却也会想方设法地自己达成;也就这一个,维护姐姐关照弟弟,别说为自己争取了,就平时受些委屈,也是不会往心里去的那一种。至于说他酒后乱性还上了兰盼的床,无论如何她都不信。相反的,她觉得孩子指不定怎么被冤枉了,因而听说顾振南扇了他巴掌,差点又背过气去。

    老太太出神地想着,听见顾景行声音低哑地说:“圣诞节那一晚,公司里好些年轻人一起在外面会所热闹,我不小心喝多了,之后的事情都记不清。”

    “……记不清?”

    老太太错愕地看了他一眼,神情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顾景行“嗯”了一声,“醉得太厉害了。”

    闻言,顾老太太明显更气了,好一会,抬手戳戳他胸膛,“怎么糊涂成这样?!”

    对此,顾景行没有再过多辩驳。血药浓度监测结果没出来,他不能肯定自己被下了安眠药,那么基于这个情况之上的一切推测都并不成立,没证据的事情,不能不负责任地乱讲。

    气呼呼地看了他一眼,老太太又问:“那怎么就去兰盼那里了?”

    “她公寓就在会所附近,便让岑明扶了我过去休息一晚。”

    “你啊——”

    许久,老太太叹了一口气。

    祖孙俩又说了一会儿话,离开病房的事情,顾景行得知了老两口当年带他去安城的真相。这真相和程砚宁的猜测不谋而合,也让他在回公司的途中,一直都觉得恍惚。

    兰盼喜欢他,却藏得那么深,正巧说明她心思重主意多。

    “刺啦——”

    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刺耳声响,连累他整个人被颠了一下,陡然回神。

    前面驾驶室,岑明急呼呼地推开车门下去。

    顾景行透过挡风玻璃,看见他将一个穿着藏蓝色呢子大衣的长发女孩搀扶了起来,尔后,女孩一手扶住了车前的引擎盖,岑明蹲下身帮她捡起包,走到了车边。

    顾景行降下三分之一车窗,便听见他讲:“对不起顾总。”

    “人怎么样?”

    “崴了脚。”

    岑明有些惭愧地说完,补充道,“是华娱的员工。”

    “那让上来吧,顺路捎回去。”

    “是。”

    岑明松口气,人又离开。

    很快,他将那位被撞倒的女生扶到了副驾驶门边,抬手帮人拉开车门又等女生上车坐好后才关上车门,返回车头弯腰查看了一小会,发现车子没事,再一次回到了驾驶室。

    这几天受了天气影响,路况原本就糟糕至极,他这一路回来都开的很小心,眼看着快到公司了刚打个岔走了神,抬眸间瞧见人便有些来不及了,幸好这车子刹车性能好,没给人造成大碍。岑明万分庆幸地收了思绪,便听见边上刚刚上来的女生颇有些意外地喊了一声:“顾景行?”

    四目相对的时候,顾景行也颇为意外,迟疑地唤了声:“宋可?”

    “对呀,是我。”

    宋可莞尔一笑,避免不了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通,尔后颇有些感慨地说:“想不到真的是你。”

    “嗯?”

    女生又笑笑,“我才刚入职没几天,听说公司副总和你名字一样,原本以为是巧合呢。昨天还给同事说,高三毕业班的时候,班上也有男生和你叫一个名字,同事还说我骗人。”

    对此,顾景行只淡笑了一下,话锋一转问:“脚怎么样?”

    “就崴了一下,不要紧。”

    宋可对上他目光,抬手将散落的一撮长发拢到耳后。

    她在安城十三中的时候学习很好,一贯是利落的短发,眼下好几年没见,短发长成了好些,披散着竟也有了楚楚动人的韵味,让他刚才一直都没认出来。

    收敛思绪,顾景行点点头说:“那就好。”

    听到这句话,前排开车的岑明便晓得,这两人听上去好像老同学,关系应该挺一般。也就他所想的一样,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地下车库,顾景行没有行绅士之举,而是让他自己这个当助理的将宋可扶到了人事部去。

    宋可的确入职不久。她在安城十三中的时候,一直是理科生里数一数二的优等生。可女孩子学理终归比男孩子吃力一些,她拼尽全力考试,成绩总是和程砚宁有差距。原本,那个在十三中师生口中传得神乎其神的程砚宁让她羡慕嫉妒又好奇,她一直以为自己喜欢他,直到顾景行在高三开学空降一班。

    因为他的出现,她忘却了程砚宁,同时,成绩一直被影响,再没办法发挥稳定,意外发现他和江宓在谈恋爱的时候,她甚至一度发挥失常。

    好在底子不错,高考时虽然无缘状元,却也进了菁华大学读了管理学。

    暑假毕业的时候,父亲在安城当地托人给她介绍了高薪工作,可许是因为在云京待了好几年,已经适应了这座城市的生活节奏,她前些日子递了辞呈,在父亲的责怪中买了飞云京的机票,过来打拼,投了几家简历面试后,很快便被华娱人事部录用了。倒是没想到,顾景行竟然是公司副总。

    原先就晓得他家境应该不错,可哪能想到,他会是顾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

    顾振华,那可是国内富豪榜上的常客……

    收敛了游走的思绪,宋可颇有些纳闷地问边上岑明:“顾总在公司里,一直这么冷淡呀?”

    “呃。”

    岑明笑笑,倒不晓得怎么说。

    宋可以为她问的直白了,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就是觉得他看上去变化挺大的,以前念书的时候特别阳光外向,是那种在哪儿都能发光的人。”

    “人都要长大的吧。”

    最终,很敷衍地应答完,岑明乘电梯上楼。

    等他到了顶层的时候,副总办公室的门紧闭着,边上有小秘书告诉他,顾兰盼进去了。

    *

    办公室内。

    顾景行将大衣挂在衣橱里,扭头便看见立在不远处的顾兰盼。

    顾兰盼是不请自来,他刚刚出电梯以后,抬步往办公室走的过程中,瞧见她坐在沙发区等候。略微收了思绪,顾景行抬步走过去,问她:“有事吗?”

    “你上午去医院了?”

    顾兰盼迎上他目光,轻声开口问。

    顾景行“嗯”一声,“去看了下奶奶。”

    “她怎么样?”

    “挺精神的,再做几项检查,没什么大碍的话就能回家里养着。”

    “那就好。”

    顾兰盼点点头,尔后,迟疑着告诉他,“我和金晨分手了。”

    “……”

    不可避免的话题,让气氛变得安静。

    两个人沉默的时候,办公室内弥漫着一股子尴尬,好半晌,顾景行轻咳一声,主动地说:“前天的事情其实我都不记得了。上午问了岑明,他说自己离开的时候,我是昏睡状态。”

    “嗯。”

    顾兰盼低头,看着自己鞋尖。

    公司里有暖气,她穿着一身灰色竖条纹的职业套装,脚下一双黑色尖头细高跟皮鞋,不声不响的时候,干练气质中透露出两分纤柔和逆来顺受的好脾气。

    顾景行有心试探,便没有说话。

    气氛又僵持了几秒,顾兰盼抬起脸,看着他淡淡地笑了一下,缓慢开口说:“其实我就是为前晚的事情来的。公寓那边平时就我一个人住,所以次卧里压根连床单都没铺好,岑明送你过去的时候我让他将你放在主卧的。你毕竟是个一米八的大男人,他一走我一个人根本搬不动你。”

    “……”

    顾景行看着她,好半晌,心里涌起一股子闷呼呼的情绪。

    他不吭声,顾兰盼便又道:“其实我一直都没告诉你,我喜欢你。应该就从中学情窦初开的时候,就挺喜欢了。后来到你上了高二,那一回喝醉了躺在房间里,我路过的时候想要帮你调一下空调温度,进去之后却鬼使神差地想偷吻一下你,人还没凑过去,听见了爷爷的咳嗽声。”

    “应该是发现了吧,他发现我的意图了,所以和奶奶带你去安城读书,就为了打消我这个念头。我原本是想要听他们安排,嫁给金晨的。可是那晚上,我想要给你脱掉外套让你睡舒服一些的时候,你抱着我突然喊江宓……”

    “我知道这样趁人之危很不对,很无耻。可景行……”

    话说到这里,顾兰盼突然抬起眼眸看他,她神色间泛着一丝堪称温柔的决绝,仍旧笑着说,“我就是个普通人,没办法在自己爱了好几年的人吻上来的时候无动于衷,哪怕这个吻并不是要给我的。那一晚所有的事,我也不后悔。我没想到奶奶和金奶奶会来,让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你放心,回头我会和奶奶他们说清楚的,这件事是我自愿的,与人无尤。”

    “兰盼……”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

    顾兰盼打断他,又笑着说,“虽然跟你一样姓顾,可我就是一个山村里来的孤女而已,爸爸本来也没想收养我,是在我受欺负的时候动了恻隐之心。爷爷奶奶,你父母,甚至连景琛,这个家里,他们都没办法将我真的当成亲人,我也能理解。可我很感谢命运,让我遇到了你,为你做任何事情,做到任何一步,我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最后,顾兰盼说:“前晚的事,我们都忘了吧。”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出了办公室。

    顾景行眼看着那扇门在他目光中缓缓闭合,只觉得,自己一颗心,一直往下沉,到不了底。

    他几乎是一个箭步跨到了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了内线道:“岑明进来。”

    岑明急匆匆进来的时候,目光先被茶几上扔着的领带给吸引了。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刚才一起进电梯的时候,这领带还好好地在顾景行颈间系着呢,蓝色斜条纹的领带,和他里面穿的衬衫配在一起,显得俊朗而年轻,气质出众。可此刻,它似乎被人揉了一把,甩在了茶几上。

    顾景行背身朝他,站在副总办公室宽大的落地窗前,出声吩咐:“你现在就去,把前一晚我们聚会那个地方的所有监控录像都给我要过来。”

    “……好的。”

    虽然心有疑虑,岑明还是第一时间答应了下来。

    等了半分钟,顾景行再没什么吩咐,他预备走,又听见人家强调:“尤其是吧台周边。”

    “好的。”

    岑明急匆匆出去。

    不到一小时,办完事情再急匆匆回来。

    副总看上去冷淡难亲近,扯领带发火的情况却从未发生过,他不敢怠慢,和会所那边交涉后,用最快速度拷贝了他们聚会那一会儿时间和范围内的监控,给了顾景行。

    u盘插进usb端口,顾景行挑拣着顾兰盼出现的画面,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

    临近五点,一无所获……

    镜头里没有顾兰盼给任何一杯酒里下药的画面,那即便血药浓度监测有了结果,也根本毫无用处。就算他被下过安眠药,和她扯不上丝毫关系。可那一晚,发生在主卧里的事情,除了她,再没有任何人知晓。他究竟是昏睡的状态还是醉酒的状态,有没有说过什么话,全凭她一张嘴。

    最可怕的是:听完她的话,他竟然觉得自己再找理由辩驳,便好像禽兽不如。

    她设下的这一个局,竟然无招可解了。

    她,超乎他想象地了解他……

    *

    一学期到了最后。

    元月十六日,云京大学放寒假。

    外语学院大二的考试课程原本就偏多,因而等甄明珠这一天准备离校的时候,女生宿舍楼都显得比以往人少了许多,她睡了个自然醒,和孟晗一起在学校饭堂里用过餐之后,回到宿舍收拾行李。

    电影上映之后,她住学校不太方便,大半时间住翡翠园,也因为情况特殊给学院和辅导员那里打了报告。不过,宿舍里这个床位倒也没退,偶尔不回去的时候仍然能过来住。寒假时间总共也就不足一月,她不打算将所有东西带回去,避免落灰,不带走的基本全部塞进柜子和抽屉里。

    哪曾想,打开柜子规整的时候,意外地看见了一个验孕棒。

    是那一次买来剩下的一个,没用上。

    抿唇略纠结了一下,甄明珠抬手将验孕棒又往里面塞了塞,正塞着却突然想到:例假推迟五天了。

    ------题外话------

    *

    e=(′o`*)))唉,我告诉你们一个有点傻的事。

    就,中午我吃了一大碗米饭,然后,头晕的症状没有那么严重了。虽说脖子还是僵硬,但是没有那种坐都坐不起来的感觉。陪我吃饭的闺蜜是在医院上班的,她说也有可能是饥饿引起的头晕脑胀。→_→

    因为最近胃口不好,我连续三天都是每天一餐,吃饱后精神好多了,所以写完了今天的量。

    不过为保安全,白天还是要去医院拍个片。(*/w\*)

    最后:

    处女座的炸毛欢在朝泥萌招手,是不是应该用月票欢迎一下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