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就是高考的日子,叶承泽一大早就起床给苏颜张罗早饭。.『.

    小米粥,煎得喷香的红肠,外加俩鸡蛋。

    苏颜昨晚睡得挺好,今儿精神饱满,换了身杏色的棉麻半截袖长裙,衬得她原本就白皙细腻的皮肤越发莹白如玉。

    “考个试还得这么臭美?”叶承泽将苏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心里不得不承认,他媳妇儿就是美,穿啥都好看!

    苏颜抿唇微笑,不理会他兀自坐下来吃早餐。

    叶承泽给苏颜剥鸡蛋,一边提醒着她要带齐准考证、钢笔、修正纸等物事。

    苏颜点头应道:“知道呢,我都检查了。”

    “慢点吃,不着急!”叶承泽微笑劝着。

    苏颜嗯了声,慢条斯理的吃着粥,听叶承泽在耳边嘀嘀咕咕的提醒着:“拿到试卷第一时间先扫下题,认真审题后再填答案,题目都做完了,别着急交卷,有时间就从头到尾再检查一遍。”

    苏颜一听就知道他比自个儿还紧张,却认真的点头笑着说:“好,我都听你的。”

    话音方落,家里的电话铃响了。

    叶承泽让苏颜吃饭,他去接电话。

    电话是刘桂兰打来的,她也记着今儿是是闺女参加高考的日子,原本她是担心打过来耽误闺女赶去考场啥的,可是不来个电话给闺女打打气,她又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

    思前想后,刘桂兰还是打过来了,就寻思着长话短说,只让孩子别有压力,正常发挥就好。

    这会儿听到接电话的居然是叶承泽,她意外极了,声音惊喜中带着抹轻快:“小泽啊,你啥时候到哈市的?”

    “娘,我前天晚上到的,嗯,阿颜要参加高考了,我来陪着她,送她上考场!

    娘,你放心,她不紧张,昨晚休息得也挺好,精神各方面都不错。

    对,我一会儿就开车送她直接去考场。”叶承泽含笑回答着丈母娘的问的各个问题。

    刘桂兰一听女婿专门休假回来陪闺女参加高考,心里别提有多暖呼了!

    小泽这是将颜颜放在心尖上疼呢!是个好孩子!

    “有你看着娘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你们得提前赶去考场呢吧?娘就不耽误你们了哈,等颜颜考完了再说了哈!”刘桂兰笑呵呵的说。

    叶承泽应声道好,说等颜颜高考结束,再跟她回去县城看爹娘。

    挂电话后,叶承泽人还没回到餐桌前呢,又一波电话铃响起来了。

    叶承泽看苏颜望过来,让她接着吃,自个儿又拿起电话筒接听。

    “喂,颜颜啊,是我,你出门了没有?要不要我让司机都过去接你啊?”程安之的声音从电话筒传出来。

    叶承泽面上带着些微的笑意,心想阿颜还是没白交程安之这个朋友,考试前还能惦记着给阿颜安排司机接送。

    “程安之,是我,叶承泽!”叶承泽笑着说:“我回来了,这两天我会亲自接送阿颜,谢谢你,费心了!”

    程安之吃了一惊,随后想到叶承泽已经是阿颜的丈夫了,专程跑回来陪媳妇儿高考,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她呵呵笑起来,应道:“那感情好,那成,你就送颜颜去考场吧,我就不安排司机过去了。

    我也准备出发了,考完再见了哈!”

    叶承泽应声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