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想起陆正青说的“他简直恨不能拿刀上门来找你麻烦”,就心有戚戚,总觉着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就在她思忖的时候,楼下猛地爆发出一阵嚎啕大哭。

    施仁……!

    苏黎忙不迭的跑了出去,就见施仁正趴在陆正青的肩膀上,眼睛里都是泪水,巴巴的抱着对方,“爸爸、爸爸……你怎么到现在才来看我?”

    苏黎的心瞬间痛了。

    千算万算,千拦万拦,她都不希望施仁会单独撞到陆正青夫妇。

    她甚至曾经还为施仁有点薄情而伤感过。

    可现在呢?陆千麒看见这场面他心里头会怎么想?施仁居然还在喊陆正青“爸爸”,甚至一副不舍得的表情。

    听见施仁的哭声,苏黎的心都扯的生疼,她几乎是趔趄的跑了下去,狠狠的推开搂着施仁的陆正青,“你别碰他,你别碰他。”

    涉及到儿子的时候,苏黎话都不会说了,只是死死的抱着施仁,“妈妈在这里,施仁别哭。”

    她想起把施仁接回来后,就再也没让他和陆正青苏媛单独见过面,后来几次见面也都在公开的场合,人很多,施仁也很乖巧,没有哭没有闹,甚至还很聪明的帮自己脱离了险境。

    他在自己出了问题的时候,知道有所抉择。

    可他只是个孩子,她始终忘记给施仁做心理辅导,她以为过去的事情他既然已经能够坦然接受,也就说明施仁已经过了那个坎。

    施仁回来以后,她和陆千麒能给他的好都给了,让他能够开心的在自己身边生长。

    她知道苏媛和陆正青虽然也把施仁当做自己的孩子,可不是亲生的毕竟不是亲生的,苏媛对施仁有时候的严格和苛刻苏黎看在眼里,她自问不会像苏媛那样厉害,她天性也就只能做个慈母。

    所以施仁在她身边的时候,很开心。

    可苏黎错了,大人会把心事埋在心里,孩子即便也会把心事埋在心里,但他始终只是个孩子。

    刚才陆正青下楼,施仁正好进门,也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会让施仁哭成这样。

    施仁抱着苏黎的脖子,泪水汪汪,抽泣着看向陆正青。

    苏黎狠了狠心,“陆正青你快走,难道你还想待在这里等千麒回来?”

    陆正青眼睛里都是血丝,又看了眼施仁,这才叹了口气离开了大门。

    苏黎摸着施仁的头发,这会才松了口气。

    谁晓得施仁从陆正青出门的那一刻开始,泪水就怎么都止不住。

    苏黎红着眼睛牵住施仁的手往楼上走,还和下头的人打了招呼,说如果陆千麒回来了先别告诉他他们在做什么,就说她和施仁在读书。

    一般她教施仁看书的时候,陆千麒是不会来打扰的。

    带着施仁进了他的小房间,苏黎才柔声安慰:“施仁,爸爸妈妈都在这里啊,是不是爸爸妈妈哪里做的不好,你会想着那边?有什么话你和妈妈说,好不好?别哭,哭就不像个男子汉了。”

    结果苏黎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也流了出来。

    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施仁对那边依旧有感情。

    “妈妈对不起……”施仁抽泣着拽苏黎的衣角,“妈妈对不起……”

    苏黎见他只是不停的和自己说对不起,心里更是愧疚,搂着施仁说:“是妈***不对,妈妈应该早点了解你的心情。妈妈以为你能忘掉那边……”

    喃喃说完这句,苏黎皱着眉头看小脸哭的通红的施仁,她深吸了口气,决定把施仁当成个大孩子,和他好好说。

    她相信施仁能懂的。

    “你知道当初爸爸妈妈不是不要你,是因为妈妈出了事情,爸爸呢,又不知道你是他儿子,所以始终没能要回你来。后来想尽办法才能一家团聚。”苏黎抱着这失而复得的儿子,想起当时在监狱里生下的那一幕,泪水怎么都止不住,“妈妈知道亏欠了你,所以想着尽可能的弥补这些年对你的疏忽。可是爸爸妈妈太忙了,总会有对你照顾不到的地方,施仁,妈妈不知道你还惦记着那边,可是妈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不让你去见他们!”

    苏黎安慰的话说的很是松软,可到了陆正青的这个地方,她必须要严厉起来。

    “妈妈不能让你见他们。”苏黎咬紧牙关,哪怕施仁泪眼朦胧,“妈妈知道你想他们,但你也要替爸妈想想,以后妈妈一定想办法多陪你,多和你在一起。你说话,说话呀,你有什么想法就和妈妈说,妈妈知道你一向都是个乖孩子。”

    施仁嗫嚅了半天,终于开了口,“我、我知道妈***意思,可我心里就……就是难受。”

    他那么可怜巴巴的样子,苏黎看的心都软了。

    但她不能在这件事上妥协。

    施仁总会慢慢忘记陆正青和苏媛的,她应该欣慰,他不是个薄情的孩子,这就已经让她能够安心。

    施仁又过了会才哭着说:“妈……他们说家里好难,说他们现在过的好苦,说、说是因为爸爸妈***关系,所以才、才连饭都吃不饱。”

    施仁见苏黎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又拽着她的手说:“妈妈,你不是教我平时要多做好事,多帮助人嘛?为什么要那样子对他们。”

    苏黎怔住,苏媛什么时候去找的施仁?居然说是因为他们的关系,让苏媛和陆正青吃不饱饭?

    苏黎气的浑身都开始发抖,站起身就要去找杨一,当初她把施仁交给杨一,让他看管好施仁的安全,怎么居然还给人偷了空子。

    只是刚刚起身她又蹲了回去,当年她刚认识陆千麒的时候,他不也曾经以见施仁为条件,让她去了趟幼儿园。

    可见有些时候,只要有心去做一件事,是绝对不会遗漏的。

    她不能因为苏媛偷偷见到施仁这种事情,牵扯到别人身上。

    施仁见苏黎呆愣在那里不说话,便拽着苏黎的手说:“妈妈,妈妈,你不要讨厌他们好不好?你帮帮他们好不好?”

    苏黎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第一次心底升起了种无力的感觉。

    要说还恨不恨陆正青和苏媛,她已经没有多少恨意了。

    她的青春的确是葬送在了陆正青手里,三年的牢狱之灾令她见识到了很多的人情冷暖。

    然而没有当初的那些苦,又怎么会有今天的甜。

    她不止一次的想过,退一步海阔天空,可陆家内部的事情乱如麻团,又哪里是退能退的了的。

    陆千麒对付陆正青,也的确是帮她报仇。

    如今大仇得报,她看见陆正青跪在自己的面前,却并没有多少快意的感觉。

    施仁看着苏黎,抱着苏黎的脖子,“妈妈妈妈……”

    苏黎长叹了口气,“好孩子,你让妈妈想想好不好?”

    “嗯!”施仁小心翼翼的说:“我知道妈妈最好了,妈妈不会让他们没饭吃的对不对?”

    苏黎苦笑了下,大人的世界孩子怎么会懂,可苏媛带了施仁三年,却对他很懂。

    原来她的儿子心肠这么软。

    晚上陆千麒回来的时候,苏黎没有把今天陆正青来的事情告诉他,只是随意聊了几句,后来洗漱上床,她却是半天都睡不着。

    “怎么了?”陆千麒习惯睡前看书,见她翻来覆去的,便低声问。

    苏黎犹豫了下,问:“之前你和华墨远合作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哦你说那个啊。”陆千麒露出了个非常愉悦的笑容,“你猜这次我们赚了多少钱?”

    陆正青跟她说的,难道都是真的?

    如果空手套白狼的赚到了十五亿,就算只分三分之一也有将近五亿,当时陆千麒和华墨远的协议苏黎却是忘得一干二净,只好傻傻的看着陆千麒,结结巴巴的问:“赚、赚了多少?”

    百分之三十。

    陆千麒说最后到手差不多四亿,剩下的他也没和华墨远争,毕竟华墨远那边钓这条鱼钓了那么久,而且能把自己从这件事上摘出去,已经非常的好。

    苏黎听见这个数字,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只是看着天花板。

    “怎么?是不是我没把这件事告诉你,你不高兴了?”陆千麒捏了下她的鼻子,“卡都给你了,保险柜钥匙也给你了,你都没去查查账?”

    苏黎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丈夫,他眉眼间尽是戏谑的味道,并且也有些安慰的成分在里头,心里微微一暖。

    “我这不是怕你藏了私房钱。”苏黎心念动了下,便也戏谑了回去。

    他是自己的丈夫,他们已经是事实婚姻,她怎么还是那么糊涂呢?苏黎心里头骂了自己一句。

    陆千麒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苏黎的唇,“我和你说件事。”

    “嗯?什么事……”气氛有点暧昧,苏黎的脸渐渐浮上一层薄红,她以为陆千麒又想到了什么旖旎的事情。

    结果陆千麒点到为止,非常认真却又淡定的和她说:“宋嘉良,我派人放出来了。”

    “啊!”苏黎一听,下意识的就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怎么?你很高兴他被放出来?”陆千麒皱了下眉,显然有点不愉快。

    苏黎讷讷的回答:“我不是为我自己,是为了云双……其实宋嘉良没办什么坏事,就这样被关起来,也挺可怜的。而且我和他母亲关系还不错,逢年过节她都还给我打电话问宋嘉良的下落,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和你提这件事,却又怕你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