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杨霄最初现身,从风君手中拿走无尽沙漏之时,那一层与杨开之间的联系便被斩断了。可当杨雪动诀,这一层联系又重新接驳上了。

    看不到摸不着,感知上却清楚无比,仿佛自己的一身性命都系于那无尽沙漏之中。

    杨雪没有如风君那样翻转沙漏,只是并指朝沙漏上一点,霎时间,沙漏之中,一万零八粒岁月神沙翻滚飞舞起来,冲破沙漏本身的束缚,化作一道细小沙流,在杨开头顶上转了起来。

    杨开瞠目,如此情形,说明杨雪能够催动这大帝遗宝之威,可他压根就没有看到杨雪有祭练这沙漏的痕迹,这是如何做到的?

    更何况,此前沙漏一直都在风君手上,风君在这里炼化百年,方才能催发沙漏的威能,但也及其有限,可看杨雪这架势,比起风君不知强了多少倍。

    细小沙流三转之下,直朝杨开头顶百汇灌入,竟像是无形之物,一下子全涌入到他的身体中去了。

    杨开身子一震,紧接着欣喜交加。因为当那一万零八碎岁月神沙冲进自己头顶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自己流逝的寿元迅速回归。

    抬起一手,干枯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光泽,血肉逐渐饱满起来,这还是肉眼可见的变化,肉眼不可见的,身体内凭空多了点力气,衰败的气血在恢复活力……

    杨开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他费了老大一番力气,差点跟风君拼了个同归于尽,当时真的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无尽沙漏这东西绝对不能让风君带出去,便是战死此地也在所不惜。

    可事后却是真的有点怕。

    倒不是怕死。

    只是他死了之后,玄界珠怎么办?魔域吞噬怎么办?星界这亿万生灵怎么办?还有自己的亲人朋友……

    所以他怕,但是现在好了,失去的寿元经由岁月神沙返还回来,他再也无需担心大限将至而身陨道消。

    寿元恢复,杨开的伤势似也好了许多,再没有刚才那种油尽灯枯的状态,反而变得有些精神奕奕。

    杨雪的神态极为认真,额头上渗出了一些细小的汗水,显然这般施为,她也有不小的负荷,直到一炷香后,她的身躯微微战栗,脸色变得苍白无比,才忽然变换法决,杨开只感觉浑身发痒,紧接着从毛孔之中飞出一粒粒极为细小的沙砾来,定眼望去,那不是岁月神沙又是什么?

    得杨雪牵引,一万零八粒岁月神沙重回沙漏。杨雪轻轻地喘了几口气,变戏法似的在杨开面前一拂,顿时有一面法镜显露,倒影出杨开此刻的模样,笑嘻嘻地道:“大哥你看看现在的样子,可还满意?”

    杨开定眼瞧去,仔细端详。

    面容上有一些变化,却可以忽略不计,顶多老了五六岁而已,不过那头发却是有些花白,平添了一股沧桑之感。

    杨雪叹道:“如今我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待日后我与霄儿彻底炼化了无尽沙漏之后,才能将大哥你丢失的寿元全部找回来。”

    “蛮好蛮好。”杨开已经极为满意了,本来都快要老死的状态,此刻又恢复壮年之身,哪能不满意?杨雪的手段让他惊奇不已,不过心中也知道,这大概不是杨雪的手段,而是无尽沙漏之功,大帝遗宝,果然威能莫测。风君之前根本只发挥出此宝威能的九牛一毛,说完之后又问道:“我大概丢了多少年寿元?”

    杨雪眼圈又红,轻声道:“几百年吧……”一脸自责,若是自己更努力一点,未必就不能将大哥的寿元全部找回,只恨修为不够,炼化不足。

    杨开大笑,拍了拍她的脑袋:“几百年正好,哪有当大哥的年纪比妹妹还小的。”说着话,便要站起身来。

    “大哥不忙动,你且先检查下自己有无隐患。”杨雪摁了住他,转过头看向另一边如死狗一样蜷缩在地的风君,凤眸眯起,闪烁杀机:“此人就交给我跟霄儿了。”

    杨开还是头一次见到小丫头这般杀气腾腾的样子,以前她不过几岁,纵然被惹气了,也只是鼓着嘴巴故作凶狠,可爱极了,现在忽然长大成人,又露杀机,杨开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总归是自己的妹妹,怎么看都欢喜,闻言一笑道:“也好,不过别弄死了,留他性命还有些用处。”

    杨雪回头望着他,展颜一笑:“放心吧,雪儿想他活的话,他想死都死不了。”说完之后,抬头看了一眼杨霄。

    杨霄咧嘴一笑:“小姑姑怎么说,我便怎么做。”双拳一捏,噼里啪啦作响中,便朝风君走了过去。

    风君身心冰冷,手脚发凉,他虽状态不佳,但最起码耳力还在,方才杨开与杨雪杨霄的对话一字不落传入耳中,哪还不知这忽然出现的少年少女是杨开的人?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己身强弩之末,无尽沙漏被夺,神殿守护不在,敌人又来了两个生猛人物,这下哪还有什么胜算?

    方才被杨霄一阵爆捶也被打出了心理阴影,所以察觉杨霄又是一脸不怀好意地走来之时,风君忙道:“士可杀不可辱,速速给本座一个痛快,本座黄泉路上等着你们。”

    杨霄狞笑:“你这垃圾,没听我家小姑姑说了吗,她若想你活,你想死都死不了。”

    弯腰,抬手,将风君死狗一般提了起来。另一边,杨雪头也不回,把手一指,一道玄光自指尖激射而出,打在风君身上。

    风君面色本能一变,还以为对方痛下杀手,不过很快面色安详,落入敌人手上,死个痛快总好过饱受折磨。

    可当那玄光入体后,风君却面露诧异之色。

    只因那光芒中暗藏玄力,非但没有任何杀伤,反而还对自己大有裨益,风君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在迅速复原,之前被杨霄殴打出来的伤口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体内逐渐生出了一些力气……

    却不足以摆脱杨霄的束缚,挣扎了几下,毫无效果。杨霄冲他咧嘴一笑:“好戏上场,还请慢慢享受!”话落间,手高抬,将风君朝地上砸去。

    杨霄龙族之身,天生力大无穷,岁月神殿中修炼五百年,又得岁月大帝衣钵传承,本身实力已可入强者之列,这一猛掼,只听得轰隆一声,风君后背着地,顿时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弓起。

    杨霄欺身上前,双拳化作一片虚影,朝风君身上砸下。

    他没有动用太强的力量,纯粹催动了一点肉身之力,那每一拳都砸的风君痛苦不堪,却又不伤及性命,没一会,风君又被打的跟死狗一样,只剩出气没有进气了。

    得亏他伪帝之尊,生命力强大,否则早被杨霄打死。

    不过话又说回来,杨霄就是要卡着他的生死边缘,真的打死了,那可没办法替爹爹和小姑姑出气。

    杨霄收手时,杨雪又是弹指一道玄光,打入风君体内。

    如方才情景一模一样,风君身上伤势好转,气力恢复,一时间有些惊骇莫名。

    “再来!”杨霄大叫一声,合身扑上……

    又是一番爆捶……

    杨开也看的惊奇不已,前后两次,杨雪只不过玄光打出,风君便有了那般明显变化,以他的眼力,竟是瞧不出其中玄虚。忍不住皱眉道:“是疗伤之术?”

    杨雪一直盯着自家大哥看,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闻言笑道:“不是疗伤,但有疗伤之效。”

    “那是什么?”

    “时光回溯。”杨雪见杨开感兴趣,当即兴致勃勃地解释起来,“当年穷奇叔叔要带霄儿进四季之地,说是霄儿天赋异禀,生来就是修炼时间法则的好人选,来此接受大帝传承衣钵,那个时候我还小,正是贪玩的年纪,便吵着要跟霄儿一起,穷奇叔叔拗不过,只能同意,流炎姐姐也随行保护,于是便一起来了这里。”

    道过前因,杨雪接着道:“霄儿确实天赋异禀,是修行大帝传承的最佳人选,不过却是耐不住什么性子,正巧有我,便经常在这里一起玩闹,后来时间久了,我便想爹娘,想你,吵着要回去,可是四季之地进来容易,想出去就难了,这便被困在了这里。流炎姐姐教我修炼,倒也平静了一阵时日,修炼渐入佳境,便与霄儿讨论一下各自的修行情况。然后我就发现他修炼的东西于我来说简单明了,穷奇叔叔得知之后也是大吃一惊,几次验证,发现我居然也能修炼大帝传承,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与霄儿一起钻研时间法则了,直到今日。”

    “不过我与霄儿各自钻研的方向不同,霄儿修炼的是未来,而我修炼的是过去。”说话间,杨雪又是抬手一指,朝风君那边打去,风君刚被杨霄给蹂躏了一通,得此一指,再次恢复不少,杨雪笑嘻嘻地道:“便是这样,在某种程度上,我可以让时间回到过往,他此刻的状态,便是与大哥你争斗之后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