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和城外十里,一所凉亭之中,杨开抬头仰望云卷云舒。

    一道白影飞驰而来,落到面前,露出许宾白的矫健身影。

    阳和城收复,黄泉宗在翠微星上的根基被连根拔除,虽然还有漏之鱼,但已无伤大雅,覆盖在翠微星上十几年的阴霾一扫而空,连那天空都变得光明许多。

    有些敬畏地望着凉亭中的身影,许宾白心绪翻滚,似回到了几十年前。

    那个时候,他与杨开一样,都参加了血狱试炼,那个时候,大家都是返虚境的修为,彼此相差不多,甚至许宾白还觉得自己技高一筹,只因他的师尊叫做无道!

    那可是星域之中公认的最强者,当然,要除去那位星空大帝。

    有这样的师尊庇佑,他的未来不可限量,事实也确实如此,这几十年过去,他已晋升虚王两层境,潜力犹在,假以时日,抵达虚王三层境不成问题。

    可是与眼前这人比较起来,这点成就简直犹如萤火之光,微不足道。

    今日一战,未曾见他出手,但他所带来的几个援兵个个都深不可测,连那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女孩也能在弹指间击杀一个虚王三层境。

    所以许宾白确定,杨开的实力已不是他所能揣度的了。

    “杨兄!”许宾白抱拳一礼,“多谢杨兄出手相助,今日能斩杀黄泉贼子,全托杨兄之福,请受许某一拜。”

    没能拜下去,有无形的力量将他托住,杨开微笑道:“如此一来,咱们就两清了。”

    许宾白狐疑地望着他。

    杨开道:“当年从血狱出来,若非你替我说了句话,我只怕无法安然离开翠微星。”

    当年血狱试炼,杨开便已惹的翠微星星主骆海注意,出来之时,被拦截盘问,正是许宾白开口替杨开说了一句,才让骆海息事宁人。

    许宾白那时候修为虽然不高,但背后站着的可是无道,骆海也不得不卖个面子给他。

    虽说最后骆海还是一路追杀了出去,甚至追到了赤澜星上,但若非许宾白几句言语,杨开也不可能有逃亡的时间,搞不好在翠微星上就被骆海给拿下了。在翠微星上,星主之威,可不是当时的杨开所能抗衡的。

    许宾白这才想起,失笑道:“陈年旧事,不值一提。”

    那个时候谁能想到今日身份的转换。

    “坐!”杨开伸手示意。

    许宾白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洒脱落座,抬头对上流炎的眸子,依然有些不可思议之感,这么小的小丫头,怎么就杀了一个虚王三层境呢?而且从始至终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仿佛只是随手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摇了摇头,转头望向杨开。

    不等他问出自己心中最想问的问题,杨开已经开口:“无道前辈已陨。”

    许宾白身子一震,艰辛地吞了口口水。

    杨开道:“前辈是陨落在天地之威下,并非与人争斗拼杀而亡。”

    去往星界的几人中,只有无道一个人客死他乡,据赤月等人所说,是无道在突破虚王境,晋升道源境的时候没能撑过天地能量的洗礼,最后陨落在天威之下。

    此事杨开没有亲眼所见,所以也不甚了解,无法与许宾白说太多,但无道之陨,实在令人扼腕叹息,也不禁让人感慨天道无常。他可是当年星域的最强者,几个人一起去了星界,偏偏只有他陨落,赤月等人却都安然晋升,时也命也,谁又能说的清楚。

    浓浓的伤感顿时将许宾白笼罩,大胜而归的喜悦也荡然无存,那位老者,亦师亦父,对他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人,若没有他,许宾白不可能有今日成就。

    但他这些年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尤其是最近十几年时间,生死见惯,甚至连自己的安危都抛之不顾,很快便定下心来,眼眶微红道:“能与我详细说说么?”

    杨开摇头,告知他具体原因。

    许宾白了然:“杨兄能告知我这个消息,许某便感激不尽了。”

    “今日能遇到你也是适逢其会,许兄还请节哀顺变。”顿了一下,杨开转移话题道:“白衣教是你的?”

    许宾白深吸一口道:“不错。”他本没有创建白衣教之心,这些年来不过是见多了生死离别,仗义出手了几次,便闯下了一些名头,身边聚集了一些人,而在那些人的运作之下,以他的名义号召,白衣教应运而生,乱世出英雄,与其说许宾白和那些同伴创建了白衣教,还不如说是如今的翠微星需要白衣教,白衣教一出,发展极为迅速,如今已成翠微星上反抗黄泉宗最强大的一股力量,而在今日之战后,白衣教定能如日中天,真正地主导翠微星上的一切。

    “杨兄,可否留下,解翠微星万灵疾苦?”许宾白恳切地望着杨开,若有他在,什么狗屁黄泉宗,根本不值一提。

    杨开摇头道:“我不过是路过此地而已,无法久留。”

    许宾白顿时露出失望之色。

    今日之战虽让黄泉宗伤了点元气,翠微星上的根基也被拔出,但谁也保不准黄泉宗会不会派遣更强大的武者来此,真要是再来个虚王三层境,许宾白如今也不是对手,那之前的一切努力恐怕都要化作泡沫。

    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多劝说什么,大丈夫求人不如求己,他虽感激杨开,却也没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不过我可以在此地盘亘两日。”杨开又道。

    许宾白无语,两日,能干什么?而且黄泉宗或者大荒星域的武者真要是想卷土重来,也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过来。

    杨开微微一笑:“翠微星的星辰本源,一直还没人炼化吧?”

    此言一出,许宾白身躯狂振,不可思议地望着杨开,吃惊道:“杨兄的意思是……”

    不会吧?应该不可能吧?纵然你手段不俗,应该也做不到这种事。

    “随我来!”杨开忽然伸手抓住了许宾白的肩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躯一晃,便已消失不见。

    许宾白只觉眼前景色狂闪,以他的修为竟看不清杨开是如何移动的,只知道四周一股土腥气扑面而来,而且视野也变得一片漆黑,本能地觉得应该是深入到了地下深处。

    才不过十几息的功夫,身形忽然顿住。

    视野之中多出了绚烂多彩的光芒。

    扭头朝光源望去,许宾白眼帘一缩。

    只见那边一团光晕徐徐荡漾,五彩缤纷,看的人目眩神驰,神念一扫,立刻从这一团光晕中感受到了极为恐怖的能量,而且似乎还蕴藏着一种玄妙无双的力量。

    “这是……”许宾白心中有所猜测,却是不敢肯定。

    “翠微星的星辰本源!”杨开道。

    果然!许宾白倒吸一口凉气,迟疑地望着杨开道:“杨兄,你不会是想叫我现在炼化了它吧。”

    杨开微微一笑:“若能炼化,你便为翠微星之主,得翠微星相助,何人敢来侵犯?”

    “可是我……”

    “屏气凝神,用心体悟,这可是你能否炼化的关键!”杨开忽然伸手,点在他的额头上,顿时一股庞大的信息冲入脑海之字在脑海中浮现,他不敢迟疑,连忙沉浸心神感悟起来。

    少顷,杨开收手而立。

    许宾白却还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炼星诀已经传下,有这篇秘术辅佐,杨开相信许宾白炼化翠微星的星辰本源应该不是难事,当然,他还得在一旁照应一下才行。

    这是得自阳炎帝苑的秘法,杨开炼化幽暗星,夏凝裳炼化通玄大陆,都依靠了这篇法决,功效强大。

    更何况,杨开传下的不止是炼星诀的口诀,还有自身的感悟和各种精要,省去了许宾白大量的感悟时间。

    足足两个时辰后,许宾白才睁开眼睛,激动无比地望着杨开。

    “开始吧。”杨开催促道。

    许宾白颔首,当即面对那星辰本源盘膝坐下,催动炼星诀与那本源沟通起来。

    点点光芒,犹如萤火虫飞舞而出,萦绕在许宾白身体四周。

    杨开为之哑然,没想到他竟这般轻松就沟通成功了。

    转念一想,也不奇怪,这些年来,翠微星饱受黄泉宗武者荼毒,天地灵气都被污染,而许宾白却一直在以拯救苍生为己任,率领白衣教对抗黄泉宗,顺应天道。

    星辰本源是整个修炼之星的意志,虽不是活物,却在冥冥之中有有所感应。

    许宾白为苍生,就是在为翠微星,星辰本源如此亲和他就解释的通了,天道无常,天行有常。

    察觉到这一点后,杨开便知自己之前的担忧多虑了,换做其他任何一人来炼化翠微星的本源都不可能如此轻松,也只有许宾白能做到。

    或许……用不了多久,翠微星便会重新诞生一位星主,到那时候,翠微星便有了真正的自保之力,不必再担心被黄泉宗侵入劫掠。

    杨开本欲就此离开,想了想,还是走到一旁,取出各种材料施为起来。

    在这里布置一个空间法阵倒是不错的选择,免得下一次想过来的时候没办法直接传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