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开嘿然一笑:“要不要将你分身的力量全部收回来,面对一个货真价实的圣者,我应该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不必!”莫多冷哼一声,对付一个只相当于魔王的存在,动用七成力量是他能够接受的底线,若是真被逼的动用全部实力,那可是就是耻辱,他乃堂堂魔圣,自有自己的骄傲。

    说话之时,他手上忽然出现一个漆黑的铁钩,铁钩之上弥漫着浓郁的精纯魔气,让人单是瞧上一眼便觉得浑身不适,仿佛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邪恶都能被唤醒。

    杨开的目光紧盯在那铁钩之上,心中微微一动。

    这铁钩给他的感觉,跟法身如今拥有的魔兵战锤有些相似,虽然形态完全不同,但确实有着同出一源的气息。

    圣器!这应该就是鲍奇等人之前所说过的圣器了。在魔域之中,只有魔圣级别的强者才能驾驭的宝物,换句话说,这铁钩与那魔兵战锤是同一个档次的存在。

    杨开神情凛然,暗暗戒备起来。

    莫多忽然取出这样一件魔道圣器,显然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了,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待。

    出乎杨开的意料,莫多取出圣器之后竟没有立刻冲他发起攻击,而是举起铁钩往虚空之中划去,东一下,西一下,左一下,右一下,看似完全没有章法,完全是率性而为。

    那神态动作随意至极,却十分傲慢自负。

    可就是这随意至极的动作让杨开脸色一沉,因为他忽然感觉到四周的空间莫名地出现一种被隔绝开来的状态,仿佛一大片天地在莫多的施为下被剥离出了这个大世界,孤立成了另外一片空间。

    他还能看到外面的所有景色,但在这个被隔绝的世界之中,却无法再随意地瞬移了。

    空间神通对一个魔圣来说也是极为棘手的能力,所以莫多必须先破掉这个能力,而刚才的举动便是他的破解之道。

    做完这些之后,莫多才转过身。面色冷淡地望着杨开,微微抬起手上的铁钩,往虚空之中一拉。

    一道巨大的钩影忽然出现,仿佛一件勾魂的利器。朝杨开所在之地勾了下去。

    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勾之下呈现出异象,阴森至极的气息轰然弥漫。

    杨开匆忙往后退去,脸色前所未有的凝肃,不敢怠慢,双手一拍一合。空间法则涌动之下,一道巨大无匹的月刃悠然成型,当头朝那钩影斩击过去。

    这还没完,他口中响起呢喃之声,时间的法则开始流淌,双手迅速结印,岁月如梭紧随在月刃之后朝前轰出。

    空间,时间,两大至深奥妙的法则之力前仆后继,让本就风云变幻的天地变得更加诡谲莫测。

    莫多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色。显然也是看出了一点端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一个人既修炼了空间法则又兼修了时间法则,这是他闻所未闻的事情。

    亘古以来,天地大道三千,法则无数,但无论是空间法则还是时间法则都是极少数幸运儿能够涉及的领域,而同时涉及这两个领域的人更是几乎没有出现过。这已经不单单是气运所能概括的了的,恐怕只有那些天命所归的人,才有无人匹敌的气运。而这种人。古往今来无不是经天纬地的强者。

    “轰……”

    巨响声传出,月刃和岁月如梭印与那巨大的钩影碰撞,直接在虚空中散开,狂暴的能量四下席卷。让这一片被隔绝的天地一阵动荡,给人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错觉。

    冲击的余波蔓延出去,直达数百里之地,无论是蛮族还是魔族都被冲击的东倒西歪,立足不稳,而杨开更是在这反冲的力量之下倒飞数十丈。神情一阵萎靡,却兀自嘴硬道:“莫多,七成力量怕是不行啊!赶紧让我见识下你的全部实力,别再藏着掖着了。”

    一边说话一边狂吞丹药,看起来狼狈到了极点。

    莫多一贯的优雅和煦早就消失殆尽,被杨开这般讥讽终于露出怒色,扭头看了一眼那边的长青神树,他与杨开纠缠的这一会功夫,这古怪的大树又窜高了上百丈,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看你能挡几次!”莫多怒喝一声,再次朝杨开所在之地勾去。

    巨大的钩影第二次出现。

    杨开眼角跳动,嘴中骂骂咧咧,动作却是一点也不含糊。

    刚才与莫多硬拼了一记让他深刻地认识到自己与对手之间的差距,尽管莫多只发挥出七成的实力,可眼下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挡下一次是侥幸,总不可能挡下第二次第三次。

    “你只会这一招?能不能来点新鲜点?”杨开一脸讥讽。

    莫多冷笑:“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他显然也看出优势所在了,准备用自己的神通直接碾压杨开。

    钩影划来,虚空崩裂,日月星辰都在这一勾之下黯然失色。

    杨开闷哼一声,高亢的龙吟之声响起,金光大放之时,巨大的金色龙头在他背后浮现出来,威严的龙睛俯瞰天地,仿佛世间万物皆是渺小的存在。

    金圣龙虚影只出现了一瞬间,便又重新投入杨开的身躯之中消失不见。

    而杨开本来萎靡的气势陡然暴涨,攀升新高,比他刚才全盛之时似乎还要强大许多。

    “这是……”

    莫多心中大为震惊,凝视着杨开的身后,仿佛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可那虚影早已消失不见了,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圣灵?你怎么有圣灵本源!”

    即便是在这上古时期,圣灵也是强大的代名词,尤其是龙族,那是连魔圣都无法忽视的存在,魔域之中也有龙族,是魔龙,每一只都是堪比魔圣级别的强者,每一只都拥有毁天灭地的威能。

    “你管的太多啦。”金光敛去之时,杨开的身影重新显露。

    此刻的他不再是那个看似弱小的人类,而是身高两丈,浑身鳞甲覆盖,头生短角,双手化为利爪的怪物,脸庞之上,鳞甲密布,隐约还能看出往昔的面庞痕迹。

    钩影袭击,杨开高举起百万剑,重重地砍去。

    龙化之后,杨开的实力有了明显的提升,百万剑一剑之下,看似无可匹敌的钩影竟是猛地顿了一下,似乎前方有什么无法突破的屏障阻挡了它的步伐。

    杨开跌跌后退,用尽全力催动百万剑的剑芒,与那钩影碰撞在一块,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莫多冷笑一声,手上铁钩悄无声息地划了一下,目标直指杨开所在之地。

    下一刻杨开便瞪大了眼珠子,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好似失了魂魄一样,连抵挡着钩影的动作都变得软弱无力,让那钩影再度疯狂扑来。

    一息后,杨开不禁打了个激灵,怒喝道:“勾魂?莫多你恃强凌弱,居然还如此卑鄙,妄称魔圣!”

    莫多咬牙,竟有些恼羞成怒:“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刚才他确实施展了勾魂之术,他手上的铁钩不但能施展出威力莫大的攻击神通,更能直接作用在敌人的神魂上。那悄无声息的一勾,已在冥冥之中化作一道锁链,勾住了杨开的神魂。

    所以杨开才会茫然一瞬,险些失去意识。

    只要莫多能够将他的神魂勾出身体,那么杨开势必会沦落为一具行尸走肉。

    那第二次袭去的巨大钩影,只是一个吸引杨开注意力的幌子罢了,可让莫多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费尽心思的手段居然没能起到应有的效果。

    一个只相当于魔王级别的存在,能勉力在正面交锋中抵挡住七成力量的自己就已经足够匪夷所思了,尽管自己也没有施展出全部力量,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来看,对方已经做的足够好。

    接下来的勾魂之术没能起到效果,才是让莫多难以接受的,眼前这个家伙,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堪比魔王的存在。就算是身为魔圣,莫多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怪物。

    杨开冷哼,不去搭理他,心中也是后怕不已。

    刚才的情景虽然短暂,但却是他与莫多交手到现在最凶险的时刻。若非有七彩温神莲这样的天地至宝,他的神魂只怕已经被莫多给勾了。

    他的神魂力量固然强大,却还没强大能抵挡住莫多的秘术,关键时刻是七彩温神莲拽回了他的神魂,让他反应了过来。

    自身的弱小让杨开怒发冲冠,百万剑上的冲天剑芒轰然暴涨,一举压制住莫多的钩影,趁其心神不宁之际直接将其粉碎开来。

    耀眼的光芒之中,世间万物都失去了神彩。

    莫多似乎还在失神,这对一个魔圣来说是极不寻常的事情,主要是杨开的表现太过惊世骇俗。

    就在这一刻,杨开已神色狰狞地冲到了他的面前,一只龙爪紧握成拳,狠狠朝他砸了下去。

    拳头所过之处,虚空翻滚,寰宇崩碎,如滚烫的烙铁在娇嫩的肌肤上留下印痕,久久不散。

    莫多抬头,一双眼睛毫无感**彩地凝视着杨开,漠然道:“你要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代价!”

    话落之时,他也抬拳迎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