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杨开转头望着姬瑶问道。

    “回师尊,这三人莫名其妙地拦在前面,挡住了去路。”姬瑶应道。

    “师尊?”前方三人闻言,都露出愕然至极的神色。毕竟但从外表上看,杨开与姬瑶的年纪似乎差不多,却不想这个男人居然是这冰冷女子的师尊!

    楼船有防护阵法护持,所以即便那老者有心查探一下杨开与姬瑶的修为,也无能为力。

    不过既然能成为别人的师尊,那修为应该差不到哪去。那老者估计杨开最起码也是个帝尊境,毕竟这精美的楼船好歹也是一件帝宝,一般道源境武者是不可能得到的。

    一念至此,那老者微微笑着冲杨开道:“这位小哥莫要紧张,我等并无恶意。”

    “我紧张了么。”杨开咧嘴一笑,心想这老头自我感觉还真是良好啊。蛮荒古地他都闯过来,四大圣尊,三十二路妖王,八大圣使面前搅过风云,大帝都见过不止一个,这天下间怕是没什么人能让他紧张了。

    老者置若罔闻,继续道:“只是雪曼小姐看上了这楼船,所以老朽想要与小哥打个商量,是否能请小哥割爱,老朽出钱将这楼船买下。”

    顿了一下,老者道:“忘记自我介绍了,老朽玄雷阁晏青,这位是我玄雷阁少阁主白路,这位是太平城城主千金,严雪曼小姐。”

    一番介绍,无论哪老者,还还那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都露出极为自傲的神色,好似玄雷阁和太平城是什么不得了的大势力一样。

    那玄雷阁少阁主白路更是温文尔雅地一笑,抱拳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他直接打探起姬瑶的名字,倒是没将杨开放在心上,显然是被姬瑶的姿色打动了。严雪曼这位城主千金虽然也不俗,可与姬瑶一比起来,却又差了许多。

    这话一出。倒是让站在旁边的严雪曼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冲他怒目相视,娇喝道:“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看上人家了?你这混蛋。有我一个还不够,居然还惦记别人,我打死你打死你……”

    说着话便对那白路拳打脚踢,不过一顿粉拳秀腿而已,不但没把人打疼了。倒像是在撒娇,惹的那白路哈哈大笑,伸手将严雪曼搂在怀里,一副人生赢家的模样。

    晏青目不斜视地道:“少爷与雪曼小姐胡闹惯了,两位莫要放在心上。”

    姬瑶冷冷道:“你们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与师尊还要赶路,还请几位让开!”

    晏青道:“姑娘,我家少爷只是想买下这艘楼船而已。”

    “我说了不卖!”姬瑶脸色更寒。

    白路温和一笑,道:“姑娘别这么冷淡嘛,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不过一艘楼船而已,你开个价,本少绝对不还价便是!”

    “好啊!”杨开站了出来,笑吟吟地望着白路道:“就喜欢白少爷这样有实力有财力的朋友了,高雅大气上档次!既然白少爷这么爽快,那这楼船便卖了吧,瑶儿你觉得如何?”

    姬瑶眉头皱了皱,不过还是颔首道:“师尊说卖,那就卖吧。”

    白路一抱拳道:“那就多谢姑娘了。”

    他从头到尾都只跟姬瑶一个人讲话,仿佛压根没看见杨开似的。不过此刻却是转过望着杨开道:“不知阁下欲开价几何?”

    “一个亿!”杨开淡淡道:“白少爷若能给出一个亿,那这楼船便是你的了。”

    白路表情不变,微微颔首道:“一个亿……飞行帝宝,价钱倒也不贵。”

    何止不贵。简直不要太便宜。他以为杨开这是故意示好,想与他结交,毕竟他身为玄雷阁少阁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结交上的,玄雷阁在北域也算是不俗的势力,微微一笑道:“晏老。付钱!”

    “是!”晏青点点头,一番捣鼓,然后冲杨开抛出一枚空间戒。

    杨开接过,神念一扫,微微一笑,一边将空间戒收起,一边道:“白少爷,这源晶数量似乎有些不对啊。”

    “哪里不对了。”白路眉头一皱,转而望向晏青道:“晏老,你清点仔细了么?”

    晏青道:“一亿源晶,老朽不可能弄错的。”

    “一亿源晶是没错……”杨开颔首,话锋一转道:“不过,那只是下品源晶啊……”

    晏青闻言,脸色一变,道:“你要的不是下品源晶?难不成还是中品?”

    “什么?”白路也是大吃一惊,一亿中品源晶,那可是一百亿下品源晶啊,这人也真好意思开口啊。

    “不不不!”杨开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不是一亿中品源晶……本少要的是一亿上品源晶!”

    “你……你疯了!”白路浑身大震。

    一亿上品源晶,这个数字白路连想都不敢想,也不知道眼前这人怎么敢提出来的。

    玄雷阁势力虽然不俗,但就算掏空了家底也凑不出这么多上品源晶啊。一艘帝级的楼船,就算不俗,也不可能价值这么大。

    晏老一瞬间也是眼露凶芒。

    杨开笑道:“白少爷自己刚才说绝不还价啊,现在又想反悔了?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看样子白少爷这信誉不太好啊。”

    姬瑶在旁抿嘴一笑。

    先前杨开说把楼船卖了,她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但师尊的话却又不能不听,直到此刻她才知道,杨开压根就没有要卖她楼船的意思,只是在戏弄人家而已。

    师尊什么时候也有这闲情雅致了……

    在她的记忆中,师尊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模样,唯有在面对她们几个弟子的时候,那脸上的冰冷才会融化开了,可从来都没有如今日这般模样。

    想着想着,姬瑶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黛眉一下子皱了起来,迷茫至极地朝旁边的杨开望去。

    那伟岸的身影与自己记忆中的模样好像……不太一样啊。

    “小子你耍我!”白路勃然大怒。

    杨开冷哼道:“白少爷这话从何说起?尔等三人不问青红皂白拦住我师徒二人的去路,还非要买瑶儿的楼船秘宝,本少只是好心好意成全白少爷而已,白少爷不感激本少也就罢了,何必这般血口喷人。莫不成,白少爷真当本少是好欺负的?”

    白路一听,顿时怒火攻心,整个人如火山一般燃烧起来。

    明明是对方在拿自己耍着玩,可到了他的嘴中却成了有理的一方,这让他实在是气的不轻,大喝道:“晏老,给我杀了这混蛋!”

    晏青本就杀念丛生,此刻一听白路吩咐,哪还有什么迟疑,立刻便扑杀了上来。

    白路又急忙道:“别伤到那位姑娘!”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记挂着姬瑶的美色,可见女人在某些时候有独特的优势是没错的。

    晏老横空而来,一身帝元滚滚而动,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全面爆发出来,一掌朝楼船拍下。

    楼船的防护在这一掌之威下轰然破碎,竟没起到任何防御的能力。

    杨开一呆,暗暗觉得不对,因为这楼船好歹也是一件帝宝,防护能力不可能这么弱的,转头朝姬瑶望去,却见她此刻居然一脸茫然地望着自己,美眸之中满是混乱之色。

    “不好!”杨开心中暗惊,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竟让姬瑶又有旧病复发的趋势。

    这段时间姬瑶跟在他身边一直安稳平静,却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问题。

    楼船的防护能力之所以这么差劲,显然是因为楼船主人的心境起了波动的缘故。

    “小子,敢戏耍我家少阁主,今日你必死无疑!”晏老破开楼船防护,信心大增,气势汹汹地便朝杨开一掌拍下,那掌心之中跌宕着帝元和法则的波动,似要将他当场拍成肉泥。

    杨开一伸手,将茫然的姬瑶揽在怀中,催动帝元将她笼罩,同时一掌心迎上,口上道:“滚!”

    姬瑶忽然出了问题,他大感担忧,也没心情再跟这些人胡闹了,这一击怒而发出,根本不是晏青所能抵挡的。虽然他与杨开同为帝尊一层境,可越阶杀敌对杨开来说一直都是家常便饭。

    莫说晏青只是个帝尊一层境,便是三层境,他也不惧。

    轰……

    巨响声传出,狂风大作。

    帝元碰撞之下,晏青闷哼一声,如遭雷噬。只感觉自身的帝元和法则就如气泡一般,一下子被一股沛然巨力击破,那庞然的力量顺着胳膊一路蔓延上来,将他整只胳膊都轰碎了,变成碎肉,漫天飞舞。

    哇地一声,晏青口喷鲜血,仰面跌飞。

    杨开站在原地,护着姬瑶,一动不动,宛若神灵下凡,渊渟岳峙。

    “这……”白路惊呆了,眼睁睁地看着晏老跌飞出去,半空中撒出大片鲜血,身子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

    而被他一直搂抱在怀里的严雪曼也是俏脸发白,牙关打颤。

    两人哪还不知道这下招惹上了强敌?本以为有晏老这个帝尊境在一旁守护,拿下那青年是轻而易举的事,哪知事情的结果却与他们的预期截然相反,让人无法接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