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milou.co  m.shumilou.co

    为了杨开,若惜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抽自己嘴巴又算得了什么?

    “你这是做什么?”鸾凤黛眉一皱,一伸手,便将若惜定在那里。

    她一身超越帝尊三层境的强大修为,束缚一个张若惜简直轻而易举,被那莫名的禁制笼罩,若惜不但动弹不得,甚至连张口说话都无能为力,高举的手定格在半空中,眼泪水几乎流的干涸。

    “小子,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沦落到一个小女娃为你做这些事,蝼蚁果然是蝼蚁,当真可笑!”石火就像是欣赏了一出绝妙精彩的大戏一样,一边狠狠地踩着杨开,一边放声大笑起来。

    咔嚓嚓……

    又是几根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杨开咬着牙,强忍着那钻心的疼痛,将口中鲜血咽下,瞪着面前的石巨人恶狠狠地道:“石火,你想要本少的命,本少给你,放若惜和石灵一族先行离开,本少随你处置!”

    “一个蝼蚁,有何资格与本座讨价还价?”石火冷哼一声,一脚卷出,踹在杨开的腰肋处,直接将他卷飞了出去。

    啪……

    狼狈不堪的身形跌落在地上,不停翻滚。

    若惜被定在原地,努力转动着眼珠子朝杨开望去,眼神绝望而悲恸,泪水流干的眼眶中,逐渐渗出了一丝丝血红,那红色似乎隐藏了一种奇特的力量,正在悄无声息地朝四周蔓延。

    只是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杨开与石火吸引了过去,竟是谁都没能发现这一点,甚至连若惜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淡淡的戾气在心中滋生,浑身血液也开始翻滚不定……

    “嗯?”石火皱了皱眉,伸开大手一招,强大的吸力传来,将滚落在地上的杨开吸了回来,歪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啧啧称奇道:“你这蝼蚁的身体……有些古怪。”

    一个帝尊一层境。被他那般蹂躏,正常情况下来说早就应该死了才是,可杨开居然还活的好好的,尽管气息有些萎靡。可确实生机十足。

    “石火,别逼我!”杨开低声嘶吼,犹如发狂的猛兽。

    石火眉头一掀,哈哈大笑道:“逼你又如何?难不成你还要杀了本座?”

    说话间,石火挥动起巨大的拳头。狠狠地朝杨开身体各处砸去。

    砰砰砰……

    每一击轰下来,都如一座小山撞击过来,杨开体内,骨头断裂的声响清脆传出,身体更是大幅度地摆动着,可被石火束缚,硬是无法摆脱,只能被动地承受那一次次猛烈的轰击。

    眼角崩裂,头破血流,本还算英俊的面庞完全浮肿。几乎看不到人形,被石火打的披头散发,浑身浴血……

    如此狼狈,如此悲屈……

    是杨开自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经历。

    轰……

    石火又是一拳砸落,硬生生地将杨开双腿砸断,跪倒在地上,但那身形却是挺的笔直,犹如一杆标枪。

    诸多妖王神色复杂地观望着,偌大一片场地,更是静谧的针落可闻。

    即便是人妖不同族。即便杨开这一次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可眼看着杨开饱受那样的摧残依然顽强不倒,这些妖王们还是心有感触,觉得这人类果真是个男人。

    相比较而言。石火的嚣张和肆无忌惮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般折磨人家做什么。

    但石火毕竟是四大圣尊之一,妖王们尽管心中有想法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朝杨开投以钦佩和同情的神色。谢无畏虽然有心求情,但这个时候哪敢站出来触霉头。

    “石火够了!”

    梵蜈的声音传来,脸色阴沉。

    妖王们不敢表露的意见。他却可以。

    “折辱一个实力远弱于你的对手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梵蜈冷哼一声,几乎也快看不下去了,开口道:“你若想杀他的话,就给他个痛快吧,少做那些无聊的事。”

    石火闻言,嗤了一声,似乎很不乐意的样子,不过还是一手揪住了杨开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此刻的杨开,鼻青脸肿,五官之上满是鲜血,几乎无法分辨哪是鼻子哪是眼睛,只在原本眼睛应该存在的位置上,有一道微微眯起的裂缝,隐约可以看到一点眼神的光芒。

    目光朝若惜那边望去,咧嘴一笑。

    若惜一瞬间浑身剧颤,殷红的鲜血化作长泪,从双眼之中流出,烙印在双颊之上,仿若两道血痕,狰狞可怖!

    跟随在杨开这么多年,杨开有怎样的实力,手上有什么样的底牌,她比谁都清楚。

    先生并非无法反抗。

    他还有远古巨魔封印之力,他还有小玄界的世界伟力,他还有金圣龙本源之力……

    若惜相信,若是先生动用这些力量,就算不敌石火也足以从此地逃脱。

    可是在被石火蹂躏的时候,他没有动用这些力量,即便是此刻生死一线之间,他也没有要动用这些力量的意思。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一旦先生从这里逃脱,古地妖族势必不会放过自己的。

    自己又连累了先生么?自己果然一直都是先生的累赘,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一点忙都帮不上?

    她之恨,足以翻江倒海。

    她之怒,似能毁天灭地。

    狂暴的戾气从娇躯之内涌出,温顺少女的气质,一瞬间似乎变了一个人。

    “咦?”鸾凤感受到若惜气息的变化,不禁皱了皱眉头,朝她瞧了一眼,看到那两行血泪,又忍不住叹息一声。

    若是可能的话,她倒是愿意救下杨开,但救下杨开势必要得罪石火,两厢比较下来孰轻孰重她自然能够分的清。

    “放过若惜和石灵们,我不还手!”杨开被石火抓着头发,仰起脑袋,浮肿的眼缝之中绽放出冰冷的寒光,做着最后的尝试,只要若惜和石灵们能够先离开这里,那他便可以放开手脚为所欲为一番。

    石火大怒,讥笑道:“你如今还有还手之力么?你放心,杀了你之后,本座便送那小女娃去黄泉路上跟你作伴!”

    话落,石火一拳朝杨开面门处砸落,这一拳石火没有留手,是抱着取杨开性命的打算出手的。

    蹂躏了这么久,见到了杨开的绝望和悲愤,他心中的怒火已经消失不少,再加上梵蜈的警告,觉得也是时候送他上路了,所以并没有多加耽搁。

    面对这一击,杨开心中一沉,正准备施展出龙化秘术的时候,却听到那边传来一声极为尖锐的叫声。

    “不!”

    声音之中蕴藏着难以言喻的绝望和惊慌,还有无与伦比的愤怒和杀机。

    “什么?”鸾凤大惊失色,连忙低头朝张若惜望去。

    她可是将面前这个小女孩控制的死死的,别说开口说话了,她连动根手指都极为艰辛。

    可是现在,她居然喊出了一个“不”字,这怎么可能。

    咔嚓嚓……

    无形的禁制之力轰然崩碎,鸾凤施加在若惜身上的束缚直接被挣脱开来,震的她浑身力量一颤。

    与此同时,跪倒在地上的若惜一头秀发无风自动,难以言喻的力量似从她的血脉之中觉醒开来,就仿若一只沉睡的巨龙徐徐睁开了双眸,那力量的气息,让四大圣尊都心头一跳,皆是骇然地朝张若惜瞩目过去。

    “这个小女娃……什么情况。”梵蜈惊声问道。

    石火的大手也停在了半空中,一双跳动如火焰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若惜,不知为何,有一种本能的惧意自心中生出,那感觉就像是老鼠看到了猫,碰见了天敌……

    这一击最终没能拍到杨开身上。

    杨开也看呆了,肿胀的双眼努力瞪大,朝若惜那边瞧去,不知道若惜到底怎么了。

    “啊!”若惜仰天咆哮,似是无法压制体内那狂暴的力量,衣裙哗啦啦作响。

    鸾凤俏脸微变,急忙飘身远离了她,凤眸也是紧张地关注着。

    嗡……

    天地战栗,空间嗡鸣。

    两滴殷红的鲜血,忽然自若惜的眼睛中流淌出来,并没落地,反而像是受到了某种牵引,徐徐地朝一旁飞出去。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两滴鲜血吸引了过去,怔怔地瞧着。

    众目睽睽之下,这两滴鲜血不断地朝前飘飞,朝某一个地方进发。

    顺着那个方向望去,梵蜈眼帘一缩,惊骇道:“血门!”

    那两滴鲜血,竟是朝血门那边飞去的,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几万年来波澜不起的血门,竟仿佛沸腾了一样,血门表面不断地翻滚出大大小小的气泡。

    “这女娃娃与血门有关系?”苍狗惊声问道。

    梵蜈缓缓摇头,便是以他的阅历和见识,也有些弄不明白眼前这一幕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咻咻……

    两滴鲜血忽然加速,直接激**血门内消失不见。

    轰……

    血门之中,陡然爆射出一道殷红的光芒,打进若惜体内,让她忍不住娇躯一颤,那呐喊之声也同时平息,舞动的秀发飘落下来,头颅低垂着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仿若死了一样。

    杨开悚然一惊,连忙放出神念查探,却发现若惜生机澎湃。

    只是……

    她给杨开的感觉让他有些不敢相认,此刻若惜的气息与之前完全不同,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未完待续。)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