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扈与那壮硕中年人的目光在虚空之中碰撞,似乎有激烈的火花溅射虚空,所有海殿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心惊胆战地站在一旁。

    良久,沙扈才喟然一叹,眼神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冲那壮硕中年人道:“怀安,杨开是老夫的客人,自有老夫出面招待,你带人退下吧!”

    听到沙扈对中年人的称呼,杨开立刻明白对方的身份了。

    海殿大殿主,姜怀安!

    说起来,杨开以前也听过姜怀安的名字,那是他第一次参与天运城拍卖会的时候,由他亲自出手炼制的一枚虚级下品凝虚丹,便是被这个姜怀安花费重金买走。

    当时听魏古昌说,姜怀安买下那枚凝虚丹是为自己儿子准备的。

    不过真正见面,这还是头一次。

    杨开有意无意地打量了一下海殿这位大殿主,发现这人的实力也已经到了返虚镜顶峰,浑身气息比当初的钱通都要凝厚一分,确实有担当海殿大殿主的资格和本事。

    而且……这家伙胆子也很大,不知道他与沙扈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反正现在看起来关系不是那么和睦。

    姜怀安微笑道:“沙师叔这话可是说错了,这位杨宗主虽是你的客人,但是他却想要与海族勾结,请恕师侄无法坐视不理,师叔你应该也知道,海族与我海殿之间的恩怨纠葛有多深,每一年。我海殿弟子都有惨死在海族手下的例子,海神宫的那些家伙。说是我海殿的生死仇敌也不为过,师叔您既与这人认识,还请先避嫌些时日吧,这里交由师侄处理便好,师侄自会给师叔一个满意的交代。”

    杨开眉头一扬,隐隐察觉到自己似乎是牵扯到了什么争斗的漩涡之中,而这争斗,显然来自于姜怀安和沙扈之间。

    看样子。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杨开暗暗叹息。

    “怀安,你非得如此?”沙扈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并没有退缩之意。

    “师侄是为了海殿考虑!”姜怀安身形挺的笔直,丝毫没有避让和愧疚之色,“还请师叔见谅!”

    沙扈目光阴鸷地盯着姜怀安,一身圣元隐隐有要催动的迹象。似乎是想对姜怀安下手了。察觉到这一点,姜怀安非但不惧,反而还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仿佛巴不得沙扈赶紧动手的样子。

    “沙老,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杨开一头雾水地问道。

    沙扈扭头看了他一眼,叹息道:“惭愧。是老朽有些妇人之仁了,劳你受累。”

    “沙老严重。”杨开呵呵一笑,“只不过你们这样子,搞的我有些莫名其妙啊。”

    “你且稍等片刻,老夫将此事解决了。再来与你叙话!”沙扈说道。

    “好!”杨开点点头,摆出一副作壁上观的姿态。笑吟吟地打量四周。

    沙扈将目光转向姜怀安,语气沉重道:“怀安,当年的你也算是我海殿不世出的天才之一,只不过,心胸太过狭隘,老夫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又位居大殿主之位,站的高看的远,多少会有些改变,可你让老夫失望了,无论你爬的多么高,修为变得多么深厚,姜怀安始终是当年的那个姜怀安,不会有什么改变!”

    被沙扈当着如此多海殿强者的面一番指责,姜怀安的脸明显也有些挂不住,恼火道:“师侄的事不劳师叔费心。”

    沙扈缓缓摇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夫既已失踪三百年,此番得杨宗主相助脱困回归海殿,就已经不准备再参与争权夺利,只要能给我海殿带来发展壮大的机会,海殿的三大殿主之位谁坐上都好,你以为老夫要与你争夺大殿主的位置?笑话,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如今海殿的殿主之位,老夫还真没放在眼中!”

    姜怀安的眼角微微抽了抽,死死地盯着沙扈,仿佛是想看清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而一旁的杨开,却露出了然之色,总算明白自己为何会遭到这样的待遇了。

    显然是因为姜怀安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沙扈的回归威胁到了他的地位,所以才会百般刁难自己,借此来打压沙扈。

    至于与海族勾结什么的,只不过是一个不错的借口罢了。就算没有这个借口,海殿方面也会寻找其他的由头,只能说,自己刚好踩进了人家的权利争夺漩涡,被人家当成可以利用的筹码。

    而沙扈显然是没想要与姜怀安争权夺利的,他在幽魂岛生活了三百年之久,对名利什么的早已看淡,此生只追求更为强大的武道。

    但是姜怀安再怎么说也是海殿大殿主,沙扈心头不喜,也不会出手对付他,只能忍耐。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说自己妇人之仁。

    姜怀安出面威胁杨开,逼的沙扈不得不出面,让他再也无法忍耐下去。

    种种念头电光火石般闪过杨开的脑海,让他在很短的时间内便猜测到了导致眼前局面的根源所在。

    “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杨宗主道个歉,此事我就当做没发生过,从此以后你还是海殿的大殿主,至于老夫,可以远离海殿,从此不再返回!”沙扈冷冷地望着姜怀安,语气不容置疑。

    后者眼帘跳动,双眸中明显有怒火燃烧。

    沙扈倚老卖老,用命令的口吻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明显让他及其不爽,若是真如沙扈所言,他低声下气跟杨开道歉了,那他大殿主的威严便会一落千丈,日后人家说起他,也只会觉得他是沙扈安排在幕前的傀儡罢了。

    这是姜怀安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师叔,您是我海殿辈分最高的人,师侄素来敬重于你,可是你却让师侄失望了。身为我海殿长老之一,不但不为海殿考虑,反而要本殿主向一个外人道歉?他算是什么东西?师叔,本殿主也给你一次机会,即可抽身离开,不再参与这里的事情,师侄保证日后会恭敬孝顺您老人家,否则的话,就休怪师侄不讲情面了。”

    “看样子,我们是无话可说了。”沙扈神色黯然。

    他也没想到,自己兴高采烈地返回阔别已久的海殿,居然会遭遇到这些事,若是早知如此的话,还不如一直留在幽魂岛里不出来。

    “师叔是铁了心要与我作对,与海殿作对了?”姜怀安眯眼望着沙扈,不由分说,先扣下一。

    沙扈沉默不言,表情却有些悲恸。

    “既如此,那师侄也不客气了!”姜怀安忽然怒喝一声,“开阵!”

    话落,整个黑礁岛忽然嗡鸣颤抖起来,下一刻,一道明亮的光幕将整个黑礁岛笼罩起来,方圆百里内的海域激流涌动,浪起十丈。

    浓郁无比的水系灵气疯狂地朝黑礁岛聚集而来,在那半空之中,一只只由水系灵气组成的异兽急速成型,密密麻麻,肉眼也看不清,还夹杂着许多由水系灵气形成的各类武器。

    毁灭的气息从天而降!

    沙扈脸色大变,失声惊呼:“潮声碧涛阵!原来你早有打算,竟不惜动用此阵也要为难老夫?”

    姜怀安微笑道:“师叔说笑了,这阵法可不是要针对师叔的,毕竟您也是我海殿中人。”

    说话间,姜怀安扭头看向杨开。

    “不是为了对付沙老,那就是要对付我咯?”杨开满不在乎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姜怀安冷然一笑:“听闻杨宗主实力强大,连战天盟,雷台宗和星帝山三家的掌舵之人都折损在杨宗主手上,本殿主不敢不小心!”

    “姜殿主过奖了,些许美名,不过是旁人以讹传讹。”

    “哼!杨宗主是凌霄宗之主,本与我海殿井水不犯河水,但既然敢勾结海族,那便是我海殿死敌,杨宗主,你束手就擒吧!”姜怀安傲然地望着杨开,仿佛有十足的信心,在这大阵之下杨开将会毫无还手之力。

    “杨开,你走!”沙扈忽然低喝一声,“潮声碧涛阵是我海殿镇宗大阵,借助周围海域的丰沛水灵气,一旦发动便连绵不绝,虚王境之下,根本不可能有人能破开此阵!不过以你的本事,想要离开并不难,你先走,老夫给你断后!”

    “不愧是师叔,对我海殿镇宗大阵的了解确实深刻,只不过,师叔您对一个外人说这么多,是不是有些不好?”姜怀安冷笑地望着沙扈。

    “放肆,老夫已经说过,老夫无意与你争夺什么,可你却如此目光短浅,海殿在你手上迟早要衰落下去,为了列祖列宗,老夫说不得也要与你斗上一斗了。”

    “沙老,稍安勿躁!”杨开轻轻地拍了拍沙扈的肩膀,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你……糊涂啊!”沙扈懊恼地直跺脚,“这大阵一经发动,时间积蓄的越久,威力就越强,你再迟疑下去,只怕想走都走不了。”

    “我没想走啊。”杨开呵呵一笑,“不过是个阵法而已。”

    “而已?”沙扈表情一呆,自己的大阵被杨开这么评价,沙扈心里也怪怪的。不过在看到杨开淡然至极的表情之后,他紧皱的眉头又舒展开了,若有所思道:“既然你这么说,那老夫就不浪费口舌了,你多加小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