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脚下,众人驻足观望,心思各不相同。

    山腹内,杨开感受着自身力量的爆发,脸色难看!

    个武者能够拥有的最力量,是这个武者肉身能够承受的极限,超凡境有超凡境的极限,入圣境有入圣境的极限。

    但是这个极限在杨开这里却起不到任何限制的作用,因为他的功法特殊,身体特殊。

    修炼的真阳诀,让他体内的阳属性能量旦饱和,就会化为阳液,存储在丹田之,等到需要的时候可以再爆开使用。

    而傲骨金身的特殊,也能容纳难以想象的恐怖威能。

    这是杨开身体内部的两力量仓库,是任何武者都无法比较的,可以说,他储存的力量是没有极限的。

    而现在,杨开将这两仓库都打开了。

    傲骨金身内储藏的难以想象的邪恶威能在瞬间爆发,为了缓和那邪能对自身意志和身体的侵蚀,杨开同时爆开了滴又滴的阳液。

    邪能和阳元自两仓库凶猛冲撞,如决堤的坝,欲将整座山峰都吞噬。

    那种力量之强,连杨开本身都感到心悸惶恐,这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肉身能够承受的极限,是他肉身容量的百倍千倍……

    浑身的血肉痉挛蠕动,血液在皮肤下迅速穿梭流动,庞的力量爆开来,让杨开的皮肤寸寸地龟裂,金色的血液从身体内流出,遍遍地恢复杨开的创伤,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周而复始,似乎永无止尽。

    杨开的心情却很平稳。他用心感受着自身体内的两种力量,体悟着它们的流动方式,洞悉着它们的规律,窥探着它们的真谛。

    时间缓缓流逝,越来越多的邪能和阳元逸散出来,在碰撞消融。

    随着它们的消融,杨开对这两种力量的了解越来越深。

    他的神念潮水般扩散着,仔细地感受着每处异动,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身拥有的这两种力量在遭遇的时候,会发生如此多奇妙的变化。

    那股股力量,宛若有了自己的生命,统统都在杨开的耳畔边低声私语着,要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他仿佛看到花开花谢,潮起潮落,个又个轮回。

    杨开的眼睛越来越明亮,心也越来越有底气。

    他毫不在意自身力量的碰撞消融,持续着这样的局势,己身处在两种力量的心位置,将所有的意识都依附在邪能和阳元之。

    他就如同个外人。置身事外,在默默观察着切。

    许久许久,他忽生丝奇妙的感觉。

    似乎直到这时,自己才真正地把握住力量的关键之处。了解了它们的真谛。

    他神情震,开始运转阴阳合欢功,以合欢功为根基,引导逸散在自己体外的阳元和邪能。重新回归自己的身体。

    浑身亿万毛孔舒张开,他的身子在刹那的功夫变成了个无底洞。逸散出来的两种力量受到牵引,纷纷乖巧归来。

    在回归的路上,它们听从了杨开的号令,不再彼此仇视相克,反而开始融合,发生了些让人欣喜的变化。

    感受到这些微妙的变化,杨开神情愉悦,愈发卖力地引导起来。

    山脚下,众人正在议论纷纷,探讨杨开的结局是生还是死,忽然,禾苗惊呼声:“有变化了。”

    无需她提醒,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天地氛围的转变,不禁朝山峰望去。

    入目所见,所有人都怔在当场,目瞪口呆。

    在此之前,整座山峰被两种力量分为二,边被炙热的力量笼罩,金光灿灿,另边被邪恶的力量笼罩,漆黑无边。

    但是现在,任谁都感觉的到,这两种力量正在缓慢地朝彼此靠拢,似乎它们对彼此都有种吸引力,即便靠在块,融合到起,也不会发生什么冲突。

    “不会真成了吧?”鬼祖表情古怪,神念往山峰内莜地射入,片刻后忍不住撇撇嘴,轻哼道:“这小子……”

    他显然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法,理解了自身力量的奥秘,只要让他继续下去,他肯定能够真的如之前的那句戏言,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糅合在块。

    鬼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杨开的能耐,竟忍不住生出丝佩服和羡慕的表情。

    他之前那般说,也只是无心之言,觉得杨开可以以后朝这个方向努力,花费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时间来做到这点。

    ——前提是他能活那么久。

    哪曾想,杨开根本没用多少时间便做到了。

    这种事并非蹴而就的,恐怕在此之前,他对自身力量的理解就已经达到了定高度,自己的那句戏言成了他敲开力量门的钥匙,相信他就算不在此时,日后只要稍微有些机缘,概也能做到今日的事。

    意识到这点,鬼祖哭笑不得。

    他在无意之居然帮了杨开把。

    “前辈,杨开是不是没事了?”神荼又抬头朝他问道。

    “老夫哪里知道?哼!”鬼祖神情不悦,拂袖离去,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那就是没事了。”神荼察言观色,嘿嘿笑,心头定。

    这会的功夫,整座山峰的景色又有了些变化,那金光和黑暗融合到块,让整个山峰看上去宛若正在熊熊燃烧般,只不过那烧起来的火却显得那么与众不同,那是漆黑的火焰,是魔焰!

    那种离奇的火焰,似乎能够焚烧掉世间万物,没人能抵挡住那蕴藏在魔焰的意境。

    单是看着,便让人感觉浑身难受,似乎自己的神魂都被投入到魔焰之,承受焚烧之苦,永世不入轮回,那魔焰。既有真阳元气的阳刚,诸邪不侵,又有嗜血残暴的气息,让人不由自地就被牵动了隐藏在心的邪恶念头,这种矛盾至极的意境最是要人命,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去抵挡,如何去防御。

    众人不约而同地撇开了目光,不敢去刺探其的奥妙。

    “看样子他是飞冲天了……”碧雅的美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暗暗觉得自己是不是该重新改变下对杨开的态度。觉得是不是该真心地去对待他。

    她委曲求全,不惜为奴为婢服侍杨开左右,最的原因就是怕他找自己的麻烦,所以才那么低三下四,忍辱负重。

    她从来没有真心觉得杨开多了不起。她认为杨开能在这陆上肆无忌惮,只不过是托了鬼祖的福罢了,没有鬼祖的庇护,杨开什么都不是。

    这种狐假虎威的人最是讨厌。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她虽然尽心尽力,对杨开也是有求必应,可从没有哪次是真心实意。她甚至有些看不起杨开。

    可是现在她不敢这么想了。

    那个青年是真的有自己独特的地方,这样有巨潜力的人,向来是星域内各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就能绽放出惊人的光芒。

    他会身居要职,成为方霸,与他搞好关系对自己来说没有点坏处。

    碧雅美眸碧波流转,俏脸光艳照人。暗暗打量旁人,赫然发现吕归尘和月曦两人都是副凝重至极的表情。再无之前对杨开的轻视之意。

    她知道,这两人也终于意识到了杨开的能力,各自心头肯定在打些什么算盘。

    不屑地撇撇嘴,碧雅竟不由地生出种微妙的优越感来,因为她近水楼台,因为她可以服侍在杨开左右,这种优越感让她有些耻辱,还有些莫名的亢奋,不禁地舔了舔红宝石般的嘴唇,娇躯都有些燥热了。

    意识到杨开已无事之后,神荼当即不再关注山峰内的动静,转而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剑盟那边,仅剩下的四五个武者聚集在起,月曦皱着眉头,欲言又止,好会才轻咳声道:“为师收回刚才的话,你们姐妹两人以后多和他走动走动,恩,最好问问他,愿不愿意加入到我们剑盟来,若是愿意的话最好不过,若是不愿意就算了。”

    禾早禾苗对视眼,眼眸莜地明亮,同时点头道:“是,师傅!”

    禾苗道:“其实这个人还不错的,就是整天跟碧雅那贱人厮混在起,让人很是不耻!”

    月曦瞪了她眼:“与他接触可以,但要保持足够的距离,不要被他占了便宜去。”

    “知道了师傅!”禾苗重重点头。

    山腹内,石室,杨开持续不断地运转合欢功,引导两种不同的力量交融汇聚。

    初始,过程并不是很顺利,引导进体内的力量时而还会发生些冲突,但也无伤雅。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切都变得无比顺畅起来,再无任何阻塞之感。

    从傲骨金身内涌出的邪能,在丹田内爆开的阳液蕴藏的能量,除了在最开始消耗了部分之外,剩下的没有丝毫浪费,全都重新回归。

    杨开清楚地感觉到,自身在迅速地变得强。

    那血肉内蕴藏着以前无法比拟的力量,让他欣喜若狂,让他甘之如饴。

    鬼祖说的不错,将这两种力量融合到起之后,自身的实力果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是显而易见,是能够清楚感知的。

    他食髓知味,愈发贪婪地运转合欢功。

    整座山峰下子成变成了个无形的漩涡,那无形的漩涡旋转起来,牵引着陆的天地灵气朝这边聚集。

    石室内那灵水汇聚的溪流,也在这股力量的引导下,化为最精纯的灵气,涌入杨开的身躯,被他全部接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