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肥从天而降,抱拳沉喝:“宗主,幸不辱命!”

    杨开微微颔首:“陈长老辛苦!”陈天肥好歹四品开天的修为,青霞殿一群人拢共也只有两位三品开天而已,又陷入迷阵之中,不辨东南西北,哪里能是陈胖子的对手,三下两下,砍瓜切菜一般便将对方全收拾了。.『.

    杨开掌控大阵玉珏,对此看的清清楚楚,更知道陈天肥将所有人头全都送了出去,此举虽然非他授意,但也正合他的心意。

    陈天肥容光焕发:“宗主严重了,为宗主效力是卑职的荣幸!”言罢,退到杨开身后站定。

    虚空地外,孔峰手指轻扣着额头,冷眼四顾,只见那百家联盟一阵骚乱,青霞殿众人的全军覆没显然让他们对虚空地的忌惮又深了一层,虽然青霞殿的人实力不高,但这么短的时间就死完了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他忽然发现自己让青霞殿的人打这个头阵是个错误的决定,非但没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助长了虚空地的气焰!

    然而如今虚空地有大阵守护,想要拿下虚空地,非得破阵不可。

    略一沉吟,扭头问道:“栾师妹,以你之能,大概需要多久才能堪破这大阵虚实?”

    栾白凤傲然道:“一炷香即可。”

    孔峰凝重颔首:“那我就给你一炷香时间。”

    栾白凤扭头看他,如今这情况,想要摸清那大阵的底细,非得拿人命去填。只是,在场的人又不是傻子,青霞殿前车之鉴,又有谁甘受驱使?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她只需在大阵起变化的时候,仔细查探便可。

    孔峰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嘴唇蠕动,似是给谁传音了一句。

    那个方向上,红老神色一苦,抬头朝孔峰望来,面色哀求之色,孔峰脸色冷厉,不为所动。

    红老一咬牙,迈步上前,抱拳朗喝道:“孔盟主,虚空地简直欺人太甚,我愿领天涯弟子冲锋陷阵,擒拿杨开小贼,还请孔盟主恩准!”

    孔峰迟疑道:“红老深明大义,本盟主钦佩不已,只是这虚空地外有大阵守护,此行实在凶险异常,红老三思!”

    红老义正辞严道:“虚空地荼毒此域,诸多同道蒙受劫难,我天涯亦有损失,仇寇当前,岂能不报,便是舍了这一身性命,也要啃下虚空地一块肉来,请孔盟主恩准!”

    孔峰装模作样一阵,这才勉为其难道:“罢了,既然红老有此心,本盟主又怎能不成全你,这样,本盟也差八十弟子随你同行,此行不求杀敌,只需引动大阵变化,自有栾狱长设法破阵,尔等保全自己性命便可。”

    言罢,手一挥,身后立刻闪出八十人来,其中不少开天境,为首之人更是五品开天。

    红老大喜,一抱拳道:“多谢孔盟主!”这下是真心喜悦,他不过四品开天,在见识到虚空地强大的底蕴之后,哪还不知自己这点修为在人家面前根本不够看,更不要说是强闯人家的大阵了,真要是进了里面,只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如今孔峰派了一个五品开天坐镇,倒让他感觉安全不少。

    不过单靠天涯和天剑盟的这八十人人数显然还是少了一些,是以红老又环顾四周,沉声喝道:“还有哪位同道要与老夫一起,还请站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如今这局势搞的大家有些骑虎难下,本以为在天剑盟的带领下拿下一个虚空地不过手到擒来,可谁知人家不但兵强马壮,而且老巢坚固,青霞殿前车之鉴,让他们也心头戚戚。

    然则天剑盟这边都已经做了表率,他们又岂能无动于衷?真要是不出一人的话,肯定要被孔峰记恨,纵然逃过今日这一劫,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

    是以人肯定是要派出去的,只不过是出多出少的问题。

    便在这时,一人喝道:“算我金虹州一个。”

    说话之人,赫然便是金虹州的魁首戚金。戚金与老板娘有仇,当初更是设计引诱老板娘带着老白去金虹州一处密地晋升开天,趁机围攻老板娘,好在杨开手中有天地源液,这才让老白险死还生,晋升成功。

    杨开与老板娘关系匪浅,戚金自然是知道的,不但戚金知道,孔峰也知道,是以这一次对虚空地发难,孔峰便将戚金拉拢了过来,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戚金自然乐意与孔峰合作。

    不但是金虹州被拉拢过来,那森罗坛同样也在此地,在戚金发话之后,森罗坛的凌春秋也站了出来。

    这两家与老板娘的仇怨根本无法化解,老板娘更曾发下心魔大誓,要踏平他们两家的总坛,否则此生绝不晋升七品开天!

    之前老板娘不曾履行誓言,是因为孤掌难鸣,她固然六品巅峰,个人战力了得,可无论是金虹州还是森罗坛都是二等势力,单凭她一人根本无计可施。

    所以尽管戚金和凌春秋都亲眼听到过老板娘的心魔大誓,也不怎么担心。然而在见识到虚空地的强大底蕴之后,心中不由生出浓浓的危机感。

    杨开与那兰幽若关系莫逆,以前兰幽若不对他们发难,是人手不足,若是加上虚空地这批开天境,无论是金虹州还是森罗坛,都根本抵挡不得,真要让人家兵临城下,他们可没有九重天这等大阵抵挡。

    所以在场这么多势力,若说有谁真心想要打破虚空地,除了孔峰和栾白凤之外,就只有戚金和凌春秋了。

    红老也没想到这两人会这么积极地响应自己,他方才不过随口喊了一句罢了,不过此事自然是人手越多越好,当即笑道:“有戚兄和凌兄助阵,老夫就放心了。”

    而其他势力眼见金虹州和森罗坛这般积极,自然也不好装聋作哑,再加上天剑盟也做了表率,当即纷纷派遣人马出来。

    不一会功夫,百家联盟竟是出动了四五千人,乌泱泱一大片,其中开天境更是多达百位,五品虽然不多,只有寥寥五六位,但四品三品却是不少。

    孔峰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望着那数千人,施法喝道:“今日若能破此大阵,诸位都是有功之臣,本盟主定不会亏待你们。诸位此番入阵,不求杀敌,尽量自保,搅动大阵变化,只需拖延一炷香功夫,栾狱长自能破阵!”

    以戚金和凌春秋等人为首,众人轰然应诺,人多壮胆,这数千人汇聚在一处,大家的底气也十足,便觉得那大阵也没那么可怕了。

    孔峰一挥手道:“去吧,务必小心!”

    数千人领命而出,各寻方位,冲进大阵之中,他们也果然如孔峰吩咐的那样,进了大阵不求杀敌,都赶紧催动防护之力,祭出了自己的防护秘宝,守护周身,同时不断地施法搅动四周,牵引大阵的变化。

    方才青霞殿上百人打了个前锋,人数毕竟不多,陈天肥一人出场便将那些人全部收拾了,大阵根本没怎么变动,如今数千人冲进里面,霎时间大阵一阵涌动变换,栾白凤双眸之中紫色盈盈,勘验大阵虚实。

    虚空地中,杨开眼见数千人涌进大阵,不慌不乱,反而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淡淡道:“范长老!”

    那数百开天境的最前方,范无心出列抱拳:“宗主!”

    范无心也是定丰城的武者,在定丰城中,原本只是一个执事,也正是他,当初将杨开和曲华裳擒回了定丰城中。不过他凝练的是五品资源,是以如今也成就了五品开天,成为长老阁的一员。

    方才救卢雪等人的时候,虚空地五品开天尽出,唯有他留守原地没有动弹,无他,那三百多位开天境便需要他来统帅。

    此刻听到杨开喊话,连忙上前。

    杨开扭头望他:“该你们出场了。”

    范无心神色一正,沉声道:“是!”

    与孔峰的叮嘱一样,杨开道:“敌人这次数量有些多,其中应该有好几位五品开天,尔等万事小心,杀敌为次,自保第一,万万不可轻敌冒进,尔等都是我虚空地珍贵的人才,损伤任何一个都是莫大的损失。”

    范无心道:“宗主放心,我等定一个不少地回来。”

    杨开点点头。

    范无心一挥手,三百多位开天境齐齐冲天而去,没入大阵之中。

    杨开手捏大阵玉珏,神念涌动,配合那三百多位开天境,为他们指引方向,制造杀敌契机!

    九重天大阵是无差别的大阵,若没有杨开分心指引,范无心等人进了里面也得晕头转向,不过有杨开给他们制造各种便利就不同了,在那迷阵之中,他们不受困扰,反倒是敌人不辨东南西北,如今情况之下,范无心等人人数虽少,但因为个个都是开天,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凶险。

    而在那三百多开天冲进大阵之后不到十息功夫,便开始有一具具尸体从天而落,摔在虚空地的大地上,血肉模糊,抬眼望去,那天上的尸体就如下饺子一般,场面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