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不住了!

    黑鸦神君吞噬这血湖之中的气血之力,一身气息迅速提升,之前受到的损伤不但得了弥补,还有极大的增强,如此实力,根本无从抵挡。『→お℃..

    “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了!”裴文轩见状立刻低喝一声,身形一转,化作一团黑烟,朝一个方向遁去,转瞬间便几十里开外。

    这家伙倒是机灵的很,心知黑鸦神君如今无人可敌,一旦等他将这血湖吞噬干净,那第一件事便是要找杨开的麻烦。这老匹夫之前可是在杨开手下吃了很大的亏,自然是要报仇雪恨,他哪还会跟杨开一起?

    杨开恨得牙痒痒,也不敢怠慢,一把抓住了曲华裳的胳膊,低喝道:“走!”

    身形腾挪,追着裴文轩而去。

    片刻后,视野之轩的那一团黑烟,裴文轩回头望来,差点吐血:“混蛋,你追着我干什么?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啊!”

    杨开脚下不停,空间法则跌宕之下,已经带着曲华裳冲到了裴文轩前面,口中回道:“裴兄,你我好歹也算同生共死过,大家不打不相识,我对裴兄的本事很是赏识,曲师姐如今情况不妙,我且带她先行疗伤,那黑鸦神君就有劳裴兄阻拦一二了。”

    空间法则接连催动,一番话下来,裴文轩视野之中哪还有杨开的身影?他忍不住想要骂娘!

    之前在那大殿之中,他也冲黑鸦神君出手了,虽然因为实力的原因没有杨开打的很,可打了就是打了。

    黑鸦神君若是追过来看到他的话,岂能手软?他指望杨开替他拖延时间,好脱身逃跑,谁知到头来杨开也抱了这个打算,当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黑烟顿住,露出裴文轩的身影,不敢再跟杨开跑一个方向了,只能转头朝另一边冲去,心中暗暗祈祷,那黑鸦神君千万别来找自己麻烦才好,如今他身份铭牌已毁,遇到旁人他还不惧,可黑鸦神君那等人物,根本不是他能独自抗衡的。

    才刚跑出没多远,便觉身后腥风袭来,回头望去,裴文轩肝胆俱裂,只见那血湖方向上,一团血云贴着地面飞速驰来,那血云之中,一张巨大的人脸分外狰狞可怖,裂开的大嘴咆哮不断,似要将这天地都吞噬干净!

    血云来速极快,眨眼就到了百里开外。

    那人脸直直盯着杨开和曲华裳逃离的方向,让裴文轩暗呼侥幸,这个念头才刚浮起,人脸忽然便朝他所在看了过来。

    只是一眼,裴文轩便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那人脸张口,一道血箭从百里之外袭来,破开虚空,转瞬抵达面前。

    裴文轩的视野瞬间被血光充斥,毫不犹豫一口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同时周身魔气狂涌。

    才刚做完这些,血箭便将他笼罩。

    轰地一声巨响,天崩地裂,一个巨大的深坑突兀出现,尘烟袅袅,一切归于平静!

    直到半日之后,那深坑的下方,泥土才忽然出现一丝微妙的动静,一只大手从地下深处探出,紧接着,一个血淋淋的身影从坑中爬出来,摊到在地上,仰面望着天空,一动不动,气息微弱至极。

    此人不是裴文轩又是谁!

    换做一般的武者,在那样的攻击下绝无幸免的可能,唯一的下场便是粉身碎骨,然而他好歹是万魔天的核心弟子,自身底蕴不差,竭尽全力,总算保全了性命。

    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可如今也是重创在身,这样的伤势,不养上一两月,根本别想再与旁人动手,而在这处处危机的血妖洞天,又有哪一处安宁之地可供他养伤?极有可能不等他伤势痊愈便被妖兽给吃了。

    心中暗骂,混蛋杨开,若有朝一日自己喘过气来,定要报仇雪恨!

    另一边,杨开亡命奔逃,半途中,曲华裳已被他送进了小玄界,恢复疗伤。

    反正这妖精也不是第一次进小玄界,上次从太墟境出来的时候就进过一次了。

    空间法则傍身,逃命方面,杨开还没输给过任何人,当年在老板娘这个六品开天手下都能逃出生天,更不要说区区一个夺舍重生的黑鸦神君了,他再厉害,受限周毅肉身的底蕴,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也有限。

    小半日之后,杨开就已经将黑鸦神君甩的不见了踪影。

    一座高山之上,杨开藏身一处山洞中,盘膝打坐,恢复己身,同时神念沟通小玄界,查探曲华裳的情况。

    曲华裳的伤势不轻,本就因为修行了错误的血照经而走火入魔,随后又数次被黑鸦神君打伤,更被吞噬了不少气血,此刻气息萎靡的很。

    好在没有性命之忧,修养一些日子便能恢复过来了。

    确定曲华裳无事,杨开便收回了心神,血妖洞天之中居然还有另外一位神君,这大概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如今黑鸦神君已经夺舍重生了,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的话,那些洞天福地肯定不会置之不理,待到血妖洞天关闭之后,那黑鸦神君定会麻烦重重,搞不好要遭遇很多强者的追杀!

    到时候他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都难说,恐怕也没精力来对付自己。

    换言之,自己必须得保证安然离开血妖洞天才成!

    血妖洞天这么大,只要自己小心一些,不被黑鸦神君碰到也不是什么难事。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杨开忽然心头一跳,莫名地生出一股寒意。没有半点迟疑,空间法则跌宕之下,身形已消失在原地。

    而就在他消失的同时,两条血蛇忽然从及其隐蔽的位置扑杀而来,这两条血蛇隐秘至极,直到有所行动的瞬间才露出一丝气息,若不是杨开动作果断,这一下就得中招。

    血蛇扑咬成空,化作血水,山洞内立刻传出及其难闻的腥臭味,就连那地面都被腐蚀出一个深坑。

    杨开扭头望去,骇然惊呼:“黑鸦神君!”

    距离自己不到三十里之外的某处,一团血云印入眼帘之中,那血云之中一张人脸栩栩如生,正是黑鸦神君。

    捕捉到空间法则的波动,黑鸦神君立刻扭头望来,狞笑道:“小子,找到你了!”话落时,一团血气化作大手,直直地朝杨开拍下,霎时间,天昏地暗,眼前光明被迅速遮蔽。

    一掌之下,黑鸦神君却是眉头一皱,因为在那一瞬间,杨开已闪身离去,迅速遁走。

    黑鸦神君大恨,这小子的空间法则如此熟稔,实在麻烦。

    却不知杨开此刻心中也是一片惊涛骇浪,他自付已经跑的足够远了,黑鸦神君怎么可能还找到了自己?

    难不成自己身上被他种下了什么神魂印记?所以他才能追踪到自己的所在?若真如此的话,倒是可以解释他能迅速赶到这里。

    神念悠忽,审视己身,从识海到血肉,每一寸都没有放过,却是毫无收获。

    杨开皱眉不已。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这一次他跑出了更远的位置,悄悄地藏了起来,不但如此,还祭出了无影纱,将己身笼罩。

    无影纱这东西,可是连中品开天的查探都可能瞒过去的,虽然几率不大,但也彰显此宝的神妙。

    等了不到三个时辰,便见天际边一团血云急速冲来,黑鸦神君人还未到,便遥遥喝道:“小子,休要负隅顽抗了,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本君的手掌心!”

    杨开怒及,他愈发断定自己身上定是被种下了什么印记,否则这黑鸦神君怎么可能两次精准地找到他?

    只不过他压根就不清楚那印记到底是什么,自然也无从解除。

    本还想躲开这老匹夫,只要等到血妖洞天关闭便可万事大吉,如今看来,却是自己天真了。

    既如此,那也只能放手一战!而这一次,没有曲华裳,没有裴文轩。

    名副其实的孤军奋战!

    依然隐匿着身形,从第一次暴露的情况来推断,自己身上虽然有印记,但黑鸦神君依然无法准确地判断自身的位置,只能找出一个大概,否则当时他也不必借助那些血蛇来搜寻。

    事实上,杨开的判断极为正确,没片刻功夫,那血云便来到了杨开十里之外的地方,那巨大的人脸一阵四下张望,目光锁定在杨开藏身的方向,血云一抖,一条条血蛇从血云之中滋生而出,落在地上立刻隐没不见。

    黑鸦神君喝道:“本君不给你机会,虽然你让本君狼狈了一些,但本君依然很欣赏你,你自己主动站出来,我绕你不死,可若是被本君揪出来,想活命就难了。”

    杨开置若罔闻,这家伙万里迢迢追杀自己不放,如今却来说这些废话,能信他才有鬼。

    嗤嗤嗤……

    四周传来密密麻麻的声音,那是无数血蛇蠕动的声响,让人听着头皮发麻。

    隐匿了身影的杨开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无数血蛇组成一支庞大的蛇阵,地毯式朝自己这边扫来,如此情形,一旦等血蛇抵达自己藏身的位置,那自己将藏无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