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跟你们走吧。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既然已经逃了这么久,那就歇一歇,南宫卿心里打着小算盘。

    他的神色一片宁静,仿佛根本就不是被人押走。

    花颂心里奇怪,这个时候却不会提出反对意见。

    逃了这么久,他们太需要休息了。

    一行人走在树林里,说是监视更多的却是保护吧。

    紫兰学院的人一路找过来,发现了血迹,却没有发现人影。

    一个个在刚才南宫卿和花颂坐立的位置找了好久,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人救走了他们?

    明明只要再次击杀,那两人就必死无疑,却偏偏被人救走了。

    看这凌乱的脚步,来的人起码在十人以上。

    虽然不知道来的是些什么人,但是紫兰学院的人很清除,这要是被救走了,他们再想抓,那就难了。

    所以,他们必须要快速的将人找到。

    紫兰学院的领头人,从背后抽出一个传递信息的竹筒,下一刻就点燃了,一道青烟猛的飘上了天空。

    不多时,外围的紫兰学院子弟,也都进了深林。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

    终于有人发现了南宫卿等人的踪迹,顿时就发送了青色的烟雾飘上了天空。

    紫兰学院的五长老那叫一个速度,三两下就奔到了这伙发现南宫卿人的地方。

    他想都没想,一把长剑握在手上,直接冲着南宫卿就刺了过去。

    五长老的嘴角噙着冷笑,眼底更是闪着恶毒的光芒,手中的长剑唰唰唰的冲着南宫卿而去。

    “警惕!”领头的黑衣人感觉到危险,顿时叫了起来。

    这位五长老也是位人物,长剑使得那叫一个出神入化,周身的紫色灵气恐怖的连空气都带动了。

    长剑跟长了眼睛一样的冲着南宫卿而去,不管被挡到哪里,下一刻总能找准准头。

    十个人将南宫卿和花颂保护在中间,站成了一个圈,没有任何缝隙的保护着他们两。

    这样的举动让得南宫卿和花颂都愣住了?

    这些人在保护他们?

    这些事什么人?

    他们蒙着面,显然是不想让人认出来。

    可是他们在圣灵大陆认识的人很有限啊!

    就算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这些人将后背对着他们,那是将命交到了他们手里。

    这一刻,不管是南宫卿还是花颂都疑惑了起来。

    这些人刚才还说要杀了他们,现在又保护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时之间,两人心里都没底了。

    黑衣人在找到南宫卿和花颂的时候,就朝着天空发了一个信号弹。

    那个时候白起正在吸收灵气,运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自然是不会强行收工。

    他的人都找到凤九南宫卿了,就算有人来,那也是找死的份。

    对于自己的兄弟,白起有的是信心。

    毕竟大家可都是跟在主子身边的人,平时的训练也都差不多。

    虽然他的天赋是最好的,但是兄弟们也不差。

    当年遇到主子的时候,主子就给他起名叫白起,然后又看到那么多兄弟,懒得起名字的主子,直接给他们定了从一道十的名字,姓就是白。

    当时也是让白起被兄弟们狠狠的揍了半个月。

    白起站了起来,起身往发信号的方向赶了过去。

    他很清楚,既然兄弟们找到了人,自然是会往他这边带。

    离开了这么久,他还是有些怀念跟南宫卿等人一起的日子。

    当初离开乌海镇之后,白起就回了圣灵学院,跟银发的九长老说明了情况,当下九长老就发话,让他带兄弟们去寻找南宫卿等人。

    至于南宫殇和凤九倒是不用去找,他们两人都有异火平常的修为根本伤不到他们。

    更何况,这两人除了本身的修为外,还有其他保命的手段,但是南宫卿就不一样了。

    虽然也是跟着云婆婆学习,但是学的方向却不一样。

    南宫殇学的是杀招和音功,而南宫卿学的是医,修为虽然不错,却没有保命的手段。

    这些消息,是九长老回来之后就派人查清楚了。

    至于当年的事情,他也有了一些眉目,基本上可以确定南宫殇就是他的儿子。

    但是自己怎么会来到圣灵学院却是怎么都查不出来,更让他气愤的是自己的记忆没有想起任何事。

    要不是那些事都是他手底下的人查出来,他是根本不会相信的。

    然而,所有的事都指明他是南宫殇的爹,他老婆叫慕容清雪。

    对于儿子在乎的人,他自然会保护。

    这圣灵学院到底有什么秘密,他也要查清楚了。

    这才有了白起来寻找南宫卿的事。

    白起找过去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眼神就凌厉了起来。

    一道带着白光的利箭,划破了长空,朝着南宫卿的心口狠狠的射了过去。

    那利箭光是破空声,都让人不寒而栗。

    速度更是奇快无比,没有人可以阻挡。

    这一瞬间,白起心口的怒火腾腾的上涨。

    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那利箭。

    眼看着南宫卿就要被射中,领头的黑衣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挡在了南宫卿的面前。

    利箭破空而来,直接穿过黑衣人的胸口,继续冲着南宫卿的心脏射了过去。

    让人头皮发麻的是,那利箭的速度丝毫没有减弱。

    这诡异的一幕,让得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这个在这个时候,南宫卿怀里爬出来一只,火红色的狐狸。

    这狐狸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尾巴直接扬起。

    只听噹的一声响,利箭断裂成两截,落在地上。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那打着哈欠的红色狐狸,这可是惊天的一箭。

    根本就没有人有把握能够挡住那样,石破天惊的一箭。

    然而却被这只小狐狸,一个尾巴就搞定了。

    就连白起都愣住了,这……

    小狐狸一脸嫌弃的朝着地上断裂的利箭吐了口口水,不屑的朝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在所有人惊呆的目光下,又爬回了南宫卿的怀里,然后伸出了小爪子,一副讨糖吃的模样。  南宫卿自己也愣住了,只是随便捡个灵兽就这样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