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一脸的窘迫冲着南宫殇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可真是有本事。『『ge.

    一个姨妈疼闹得整个云家以为她整体不好,这是多大的误会啊!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那个,已经没事了,云伯父找有什么事?”

    听到凤九没事,云石松了口气,云家其他人脸上也浮现出了笑。

    云石笑着请凤九和南宫殇进来坐。

    待两人落座之后,他才愁苦着一张脸说道:“是这样的,昨天听了你的话,我心里很是不安,所以想请你帮我们全家把把脉。”

    “小事而已,不用担心。”说着话,凤九就站了起来,却被南宫殇直接又拉了回去。

    这还不算完,这家伙还用冷眼扫了云家的人一眼。

    这云石也不傻,立刻就明白怕是心疼媳妇了。

    喜滋滋的站起来,将胳膊伸到凤九面前。

    凤九一脸无奈的看了南宫殇一眼,叹了口气,伸手搭在云石的手腕上,半响才说道:“放心,你没事,还有谁?”

    云雷这时候也不客气直接就走到了凤九面前,依然是挽起了袖子。

    检查之后,依然是没事。

    这下子,没有把脉的人,也松了口气。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只是当凤九给云家大少爷云浩把脉的时候,却是冷了脸。

    她一脸把脉了两次,脸色都非常难看。

    直接就叫了云家三少爷云轩的名字。

    云浩的脸色有些尴尬,想要问又不敢问。

    云轩屁颠屁颠的跑到凤九面前,自觉的伸出手腕。

    这一次之后,凤九的脸色更阴沉了。

    她的视线落在云思晴的脸上,不用她喊,云思晴就自动的走到凤九面前。

    到这的时候,凤九的脸色才好了一点。

    凤九的眼神只是往云家四小姐云兰那边看了一眼,这丫头就自动的过来。

    凤九摆了摆手,脸色异常凝重的看着云石,一字一顿的说道:“云伯父,我就不废话了,你们家小辈男子都被人下了不育的毒。”

    “什么!”

    “怎么会这样?”

    “太可恶了!”

    “是谁那么狠心!”

    “……”

    这消息简直就是惊天霹雳啊,云家的人一个个恼怒的骂了起来。

    特别是云浩和云轩,这两位少年,脸色气得通红。

    “那有……没有办法……解毒!”云石问出这话的时候,眼中满是祈求的神色。

    凤九起先没有回话,半响才叹了口气:“能是能,但是太难了。”

    可是就是这样太难的话,听在云家人的耳里,都是喜悦了。

    起码还有希望,起码还能解毒,只是比较难而已。

    这一刻,整个云家的人都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朝着凤九磕头。

    凤九整个人都傻了,她着急的喊道:“起来,你们快起来,这是干什么?”

    云石抬起头,一脸的坚定:“凤九,这是我们云家的大礼,你受得起!”

    说着话,不顾劝阻的又磕了两个头,这才站了起来。

    南宫殇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笑,从现在开始整个云家才会真心对待凤九。

    在南宫殇看来,凤九完全受得起云家人的大礼,这才没有阻止。

    他深深的知道圣灵大陆有多恐怖,而且想要寻找他们的娘亲,那是困难重重。

    你根本就不知道这暗中有多少力量。

    如今看来,虽然云家根基尚浅,但是他很清楚,有凤九这个变数在,云家一飞冲天只是时间的问题。

    凤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她望着云石缓缓的开口:“其实,云伯父可以让其他的大夫来检查一下,或许我的检查也不是对的。”

    “不用了,我们相信你!”云石却是斩钉截铁的回了这么一句。

    将小辈都遣散了之后,云石和云雷两兄弟,对视了一眼。

    最终还是云石开了口:“若不是凤九的到来,或许我们云家就真的完了。

    在五年前,我夫人还有弟媳相继病故。

    当时我们也没有多想,只是听从爹的教诲,没有再娶。

    如今想来当年的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说着话,云石握紧拳头朝着桌子砸去。

    凤九和南宫殇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他们进来云家的时候就发现云家是没有主母的,如今这个样子倒是可以讲的通了。

    凤九叹了口气:“伯父,先查清楚眼下的事情,毕竟五年前的事太远了,要查起来,很多证据都被销毁了。”

    云石心里的悲痛,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凤九感觉南宫殇抓着自己的手,她给了他一个安稳的眼神。

    南宫殇却依然没有放手,听到云石的话,他突然就害怕起来。

    云石调整了一下心态,站了起来,朝着凤九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

    “什么事?”凤九倒是佩服起云石起来,那样的悲痛都能隐忍,可见云家她选对了。

    “昨天,我们已经将给我爹治病的大夫抓了,就在地牢你要不要去看看。”雷云插了一句,有些窘迫。

    凤九站了起来,笑道:“去吧。”

    南宫殇和凤九被云石带到了地牢里面,云雷则是在上面把守。

    这里除了那个大夫之外再没有任何人。

    对于这样的安排,凤九很是满意。

    在不确定内贼是谁的情况下,不让人看接触大夫,那是最好的选择。

    她相信,这是云爷爷的安排。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牢房不算干净,却也不是很脏,蜘蛛网倒是有,这地牢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用。

    来到地牢最里面,一个清秀的少年被关在牢房里。

    没有吵也没有闹,他似乎对自己的遭遇一点也不在乎。

    见到少年的时候,凤九倒是愣了一下。

    这少年的眼神太纯净了,根本就不像是奸恶之人。

    面对云石带人进来,少年一点也不惊讶,倒是自嘲的笑了起来:“想不到还有人能够识破我的毒,真是让人高兴的事情。”

    看着少年纯净的眼睛,凤九没有让云石打开牢门。

    一个善于用毒的人,只要给他一丁点机会,那你就离死不远了。  “你们别浪费力气了,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少年见没人搭理自己,倒是说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