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边不需要人替她去死,更不需要人用命去救她。

    她要的,就是站在巅峰的时候,身边有朋友,有兄弟,有他们一直陪着。

    日月星辰还有小青的感受,是最真实的。

    他们第一天被凤九手下,凤九就对他们说了这番话。

    丹药被发了下去,这些人没有客气,直接就吃下,开始打坐修炼。

    凤九等人将这些人围成了一个全,保护在里面。

    修炼的时候最忌的就是被人打扰,轻者手上,重者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虽然橙阶的修为不高,跨度不大,然而这些人既然都是南宫殇重视的兄弟,凤九自然会出手相帮。

    哪怕是为了更好的守护自己的老爹,她也会这样去做。

    他们这次前往圣灵大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若是那个时候他们不在,又圣灵大陆的人前来捣乱,那么他们就可以挡上去。

    凤九并不知道,正是她的这些手段,在后来,救了许多人。

    南宫殇和凤九都没有想到,天宇会在这个时候出事。

    而且出事的还是皇上。

    皇宫。

    二皇子,五皇子还有八皇子都被召集到龙床前。

    天宇皇上拉着他们的手,叠在一起,艰难的说道:“以后,你们兄弟要互相扶持……互相……!”

    话还没说话,天宇皇上就断了气。

    整个皇宫都充满了悲鸣。

    皇上驾崩,是举国大事。

    就连新封的苍启王和楚王都前来送皇上最后一程。

    只要是在京城的官员,都要去送葬。

    凤霸天是分楚王一起回来的,不少大臣都甩脸子。

    对此,凤霸天并不生气,反而是直接无视了。

    自己兵权在手,这些人皇上一走,就开始目中无人。

    眼光短的人,自然也会命短。

    凤霸天之所以回来这么慢,是皇上给他传了密诏,那是册封皇帝的诏书。

    而且还是用的南宫殇的人传信,可见皇上的死很有蹊跷,不然的话,怎么不用自己身边的人?

    当然这一点,也是凤霸天猜测的。

    至于事情的真相,就不是他该插手。

    他的任务,只是保证八皇子的安全,让他安安稳稳的登上皇位。

    南宫殇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他就算了赶回去也于事无补。

    左右都已经做好了安排,他又亲自给凤霸天写了一封信,让风吟传了出去。

    而这边,吃下丹药的三十人加上李越北,一连两天都在修炼,灵气整个的直往这边来。

    城里的人,都是指指点点。

    然而这边有蓝尊强者的消息,却让人不敢靠近。

    城主府是更加的惶恐,虽然如此他们却不愿意将到手的权利拱手让人。

    更何况,这么多年,他们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

    天宇那边的情况并没有因为凤霸天的回来,而有所改变。

    二皇子和五皇子,几乎是联手抢占朝堂的势力。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南宫殇在走的时候,已经留了后路。

    一些墙头草自然的倒向了二皇子和五皇子,然而兵部刑部,九门提督,这种实权的官员,却是压根就不理会这些事。

    似乎谁当皇帝,他们压根就不关心一样。

    朝堂上,二皇子一马当先的站着,面对着满朝文武,嘴角扬起笑:“诸位大人,国不可一日无主,然而父皇在位的时候,并没有立太子,这个事情……”

    “二皇子说得对,自古都是立长不立幼。”一位官员站了出来公然支持二皇子。

    二皇子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而五皇子党,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自然是跳了出来。

    另外一位官员也跳了出来,指着五皇子说道:“圣贤有云,立储立贤!”

    “那就好笑了,你们是先皇吗?凭什么你们说了算!”八皇子眉眼皱起了起来满身的争气,虽然一张脸还没有摆脱幼稚,却那气度总是不假。

    对于八皇子的话,满朝文武也就那么几个人听在了耳里,其他人压根就没有将八皇子放在眼里。

    实在是年龄太小,没有威慑力。

    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正是他们认为的这个没有威慑力,年龄小的皇子,让他们栽了大坑头。

    “八皇弟,话虽然是这样说没有错,可惜父皇……”说道最后,二皇子自己都伤感起来,不愿意说下去。

    对于这个装腔作势的二皇兄,八皇子最是看不惯。

    他冷哼一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大摇大摆的朝着龙椅走去。

    众人心中都是一惊,很多人都是一脸的戏虐。

    可二皇子和五皇子,却是拦住了八皇子的去路。

    被人拦了去路,八皇子也不恼,而是扬起一张笑脸,说出一句,惊掉所有人下巴的话。

    “本皇子,乃是父皇钦定的诸君人选,尔等是有不服?”八皇子眼睛眯了起来,浑身都透着一股子狠劲。

    二皇子都五皇子被这话吓得不轻,不过两人都没有后退一步。

    “你说你是父皇钦定的诸君,那你有什么证据!”

    “对呀,把传召书拿出来啊,传召书都没有,你就是欺君!”

    这两人是直接一定大帽子就给八皇子扣住了。

    然而,八皇子并没有被吓住,而是朝着凤霸天招了招手:“凤伯伯,父皇的传召可以拿出来了。”

    那自信的小眼神,看得凤霸天都乐了。

    然而,他心里还是担忧的,这还没到时候啊。

    他朝着八皇子看了过去,小家伙的眼神当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玩乐,有的只是坚定的眼神,还有那一股子跟南宫殇有些像的气质。

    凤霸天叹了口气,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从储物戒指中将传召书拿了出来。

    他一脸威严的转身,面对着满朝文武,照着传召书念了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吾儿八皇子,聪明仁政,是诸君的不二人选。

    若朕不幸遇难,即传位于八皇子南宫焱!”

    这话一出,朝堂上所有人都跪了下来,不少人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而心高气傲的二皇子却是厉声质问起来:“不……这不是真的……这是你伪造的……这一定是你们伪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