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夜里南宫殇安排好一切之后,同凤九带着贴身的几人,率领着五千精兵出发前往苍启国的京城。

    西北城,还是交由老王爷坐镇,副将也都在,而且还有崔将军等人,自然是不会出问题。

    更何况只要他拿下苍启的皇城,整个苍启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这样一来,他也安心前往血之魔域,等整个幻影大陆被统一,他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西北军的胜利不仅对苍启有着巨大的影响,就是楚国也被影响了。

    话说楚国三皇子来到军中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义合。

    让得当时楚国的大将都为之反对。

    然而面对众人的反对,三皇子态度非常的强硬,他很恼怒的将西南的大将呵斥了一通。

    而且将反应最强烈的宋将军,直接挥刀砍了,血见当场,头跟身子都分家了。

    这就是这样残暴的手段,才将那些反对的声音给压制住了。

    众人虽然心里很是恼怒,却是压根不敢再有反对意见。

    人嘛,都是贪生怕死,在性命面前,其他的都变得渺小了很多。

    西南军的营帐,凤霸天正在跟副将探讨作战计划。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探子高昂的声音。

    “报,楚国三皇子亲笔书信!”

    营帐中的凤霸天和几个副将都愣了一下,随即他才喊道:“快快呈上来!”

    探子用手撩起帘幕,匆忙走进来,单膝下跪,将手中的书信递了上去。

    凤霸天皱起眉头,将书信接了过来,展开看的一瞬间,眉眼就笑了起来。

    几位副将眼巴巴的望着凤霸天,能让这何为严肃的将军笑出来,这楚国三皇子到底写了什么?

    三位副将都是一脸的疑惑。

    凤霸天也不说话,将书信递给三位副将,笑道:“你们看看吧。”

    距离最近的一个肥头大耳的副将结果信,看了一眼,顿时大笑起来。

    他这笑让剩下的两位副将都是一脸蒙圈,伸手就将书信抢了过去。

    两人看了一眼,也是笑得前俯后仰,忍不住的骂了起来。

    “这楚国三皇子,是个傻逼么?”

    “就是啊,居然提义合,而且愿意用襄阳城换停战。”

    “这简直就是傻子才能做出来的事,这确定不是我天宇的奸细!”

    “……”

    三位副将,那是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那叫一个得意忘形。

    凤霸天却是勾起了唇角,大手猛的一拍桌子:“既然楚国的三皇子,将襄阳城送给咱们天宇,不要就太让人寒心了。”

    三位副将顿时眉开眼笑的凑了过来,等待着凤霸天的命令。  凤霸天挑起了眉头,笑道:“战王在西北的战斗方法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既然如此,咱们就效仿,不上一兵一卒,进城不准骚扰老百姓,当成我天宇的人,这样一来,你们觉得楚国的百姓,还会抵抗我

    们的入侵吗?”

    “将军英明。”

    “对,就这么办!”

    “哈哈,凤将军的女儿果然厉害!”

    “……”

    三人对此,那是赞不绝口,而且他们收到的消息可是战王亲自传来的。

    对于当时的战局全部都是由凤九指挥是相当的吃惊,直到看完信件,他们心里才佩服起来。

    凤霸天作为大将军本身很是厉害,他们是见识过的,却是没有想到,大将军的女儿凤九,居然也是战争上的强者,压根就不比男儿差。

    当真是巾帼英雄啊!

    望着三人对凤九赞不绝口,凤霸天面带微笑,一脸的骄傲。

    当下,凤霸天拿起笔就好爽的写了几笔,递到探子手上,命令道:“将信亲自交到楚国三皇子手上。”

    “是。”探子迎了一声,将信件揣进怀里,转身离去。

    “将军,这三皇子肯来吗?”

    “对呀,这约在咱们军营,三皇子怕是没有这个胆量吧。”

    “你们就听将军的,准没错!”

    三个人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凤霸天却是冷笑起来:”若是连这个胆子都没有,这义合也就没有意义了。

    再说,本将军还等着三皇子领咱们进城。

    你们说到时候,楚国的百姓看到他们的三皇子,领着敌军入成,表情会多么精彩!”

    三人顿时就笑了起来,想到那个画面,可真是让人兴奋。

    凤霸天却是对其中一位副将吩咐道:“小东,你负责摸清楚襄阳城的情况。”

    “是。”肥头大耳的冬子立刻抱拳,转身离去。

    剩下的两位副将,都眼巴巴的望着凤霸天。

    凤霸天微微眯起了眼眸:“你们两个去将消息传下去,他日进了楚国的城池,不准动老百姓的一分一毫,砸抢杀,统统都不准。

    若是有人违背,直接杀无赦!”

    “是。”两位副将低头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一个时辰之后,楚国三皇子收到了凤霸天的书信。

    恼怒的伸手拍在木椅上,信被捏成了一团。

    下方的将领,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是害怕惹怒了这位爷,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三皇子君凡将自己的情绪收了起来,他猛的吸了口气,冷哼了一声:“去就去,本皇子才不会怕死!”

    这么说着,他将信件往下方的人脸上砸去。

    那人是一个满脸都长满胡须的中年汉子,被砸了一下,也不恼,将信捡了起来,才看了一眼顿时就怒的将桌子给劈了。

    这一变动,让得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

    “到底怎么回事?你这个暴脾气啊!”一文弱书生打扮的先生,忍不住的摇头叹息。

    脸上长满胡须的中年汉子,骂骂咧咧的怒声喝道:“狗日的,这凤霸天简直欺人太甚,居然让三皇子亲自去西南军的主帅营帐,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几人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

    文弱书生的先生连忙跪倒在地,一脸的担忧:“三皇子三思啊,这要是到了对方的地盘,就等于是羊入虎口啊!

    进去容易,出来就来了!”

    “是啊,三皇子,您不能冒险啊!”

    “三皇子,三思啊!”  其他人纷纷跟着跪了下来,不断的磕头相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