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居然会跟花无搅和在一起?”凤九这才想明白自己等人行踪被人知道的原因。

    只是让她感到奇怪的是,花无是怎么知道的?

    一路上他们可是没有看到花无,也没有收到关于花无的任何消息。

    想到这里,凤九不禁陷入了沉思。

    她猛然想到那次在官道上马车陷入泥坑的事情,这么一想她整个人都冷汗直冒。

    不是吧,花无会是扫把星吗?

    不等凤九发问,四长老再次开口:“花无找到我们之后,就告诉我们关于你们的事情。

    而且东方清还借机将南宫殇给引走了,好让我们对付你。

    只是没有想到,你这边的人修为如此之高,连老夫都不是对手!”

    这一点,也是他们到这个时候才知道的事情。

    花无可没有告诉他们,凤九身边有这样的高手,要不然他们肯定不会这样轻易出手。

    凤九眯起了眼眸,心中很是震惊。

    她没有想到是东方清将南宫殇引走了,那么此刻南宫殇在哪里?

    凤九不由得担心起来,东方清对南宫殇的心思,她太清楚了。

    “东方清除了要除掉本小姐之外,还有什么目的!”凤九不由得提高了嗓音,声音中透着担忧。

    眼见着自己已经将该说的都说了,而且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想必东方清那边已经得手了,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东方清的目的,你不是都猜到了吗?东方清对待感情很是执着,自然是要跟南宫殇生米煮成熟饭。”

    “更何况我们来的目的就是除掉你!”

    只不过现在,他们失败了,只希望东方清那边能够成功,如此一来他的小命才能保住。

    想到东方清在自己身下那股子味道,四长老脸上浮现出怪笑。

    听到这里,凤九终于不淡定了。

    她对南宫殇是有信心的,绝对不可能对别的女人动心。

    而且南宫殇也是绝对的洁身自好的人,然而对于东方清,她就更加了解了。

    这个女人为了得到南宫殇一定是各种手段都使得出来,更何况那种春药对于圣灵学院的人来说,都是很容易就能炼制的。

    若是南宫殇被下药,那么……

    想到这里,凤九眼中神色都变了。

    风吟见情况不对,赶忙劝道:“王妃,主子绝对不会对东方清做出那种事情!”

    “是啊,主子喜欢的人是你啊!”花颂也跟着附和起来。

    这个时候,他们可不能让凤九对主子有误会。

    其实主子离去之前就已经通知他们了,是去解决东方清。

    但是不想让凤九安心,这才没有告诉。

    可是现在,他们也是慌神了。

    “本小姐说了不信你们王爷吗?”凤九眯了眯眼,眼底染上深寒的杀意:“将人放了,能不能回去,就看你的造化。”

    四长老一阵激动,他没有想到凤九会真的放了他。

    根据东方清的描述,凤九绝对不是一个放虎归山的人。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想这个事的时候,能够放了他,就真的很好了。

    “主子,真的要放吗?”星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脸的担忧。

    凤九摆了摆手,无奈之下星辰只好为四长老松绑。

    然而受到丹药的影响,四长老的身体根本无法行动,眼巴巴的看着凤九。

    凤九站了起来,将一枚丹药塞到四长老的嘴巴,“吃了这个,你就可以行动自由,当然你能不能活着回去,那就不管本小姐的事了。

    下一次若是再落在本小姐的手里,本小姐可不会手下留情!”

    四长老满身的怒火,却也不是没有脑子,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得罪凤九,否则的话,他就真的没有活路。

    吃下丹药之后,四长老很快就恢复了行动,他深深的看了凤九一眼,警告起来:“凤九,你这个放了老夫,一定会后悔的!”

    “哦。”凤九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四长老离去了,凤九却陷入了沉思,她将视线落在了风吟的身上,冷声问道:“南宫殇去哪里呢?”

    风吟一脸为难,支支吾吾:“主子……不让说!”

    凤九拧着眉,寒着脸,神色异常凝重:“对于南宫殇我是很相信的,但是对于东方清,本小姐压根就不信。

    你们现在不说,难道是想换个王妃?”

    这话一出风吟和花颂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此刻的南宫殇却在另外一家客栈,房门被东方清推开。

    一身红衣妖娆的东方清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脸上都是精心打扮过的痕迹。

    她人一走进来,视线就落在椅子上眯缝着眼睛的南宫殇身上。

    黑色的衣袍将他的身材完美的包裹住,哪怕只是随意的一个坐姿,都让女人为止疯狂。

    在看到南宫殇的那一刻,东方清的心猛的跳动起来,声音都变得柔和起来:“殇,你终于来见我了!”

    她微微勾起了唇角,缓步走到南宫殇身边,一双锐利的眸子变得温柔:“我比凤九更适合你,我们都是不折手段的人!”

    这是南宫殇第一次接受她的邀约,东方清整颗心都激动起来。

    “我知道你要去圣灵大陆,依照你目前的修为,想要进入圣灵学院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见南宫殇没有阻拦自己,东方清的眼眸中多了一些自信,看着南宫殇那张上帝雕刻般的俊脸,一脸的痴迷:“就算是你们害死了老祖宗,我也依然会跟你站在一起!”

    东方清顿时得寸进尺起来,勾起唇角笑了起来:“毕竟,那件事,主要是凤九的错,就算你当时帮了她,我也不会怪你,毕竟凤九一向估计多端,你被懵逼了双眼,也怪不得你!”

    南宫殇依旧是冷着一张脸,骨节分明的手指敲击在桌面上。

    东方清终于走到了南宫殇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让她心跳急速的少年,脸颊染上了一抹红晕:“殇,你应我一句行吗,这么久了我很想你!”  她恨不得就此扑到南宫殇的身上,然而她知道不能,她要真这样做了,那么今天所有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