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牢房味道古怪,是雨后的潮湿加上已经干涸的血的味道。

    整个空间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封闪着微弱的光。

    被风一吹,就灭了两盏。

    这里常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是浑浊的。一个正常人待着一会儿也受不了。

    关在这里的人,可能一辈子也出不去了。

    原来,这里不光是潮湿和血的味道,还有一种死亡的气息。

    下人将田氏等人的带到了最里面的牢房,一脸鄙夷的开口:“要说话就快一点,你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说着话,他将石门打开。

    田氏顿时尖叫起来:“舞儿……我可怜的舞儿!”

    花嬷嬷等人被田氏突然的叫声吓住了,瞪大眼睛往牢房看去,顿时呕吐了起来。

    哪怕是花嬷嬷这种做过无数的坏事,还是被凤舞凄惨的样子吓住了。

    那下人就站在一边催促:“喂喂,你们还看不看了,不看我锁门了。”

    “看……。”田氏赶忙踉跄的跑进了牢房,一股子恶心感袭来,她已经吐了出来。

    花嬷嬷见了田氏的反应,心里抗拒的很,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往牢房里面走。

    走了两步发现身后没有脚步声,顿时就扭过来,一双厉眼恼怒的瞪向春芽和夏至,厉声喝道:“你们两个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将带给小姐的东西送进来!”

    春芽和夏至害怕得哭了起来,哆哆嗦嗦的进了牢房。

    两个人提了四个篮子,篮子里都是吃食,花嬷嬷手里带着一个布包,里面装着衣服。

    两丫环哆哆嗦嗦的将吃食放在杂草一堆的地上,甚至都能问道发霉的气味。

    此刻的凤舞满身的臭味,脸上早以没有往日的光彩,而且眼睛空洞无神,怀中抱着的婴儿早已经腐烂,发出一阵阵尸臭。

    但是凤舞却依然紧紧的将腐烂的尸体抱在怀里,嘴里喃喃自语:“宝宝……睡觉……睡着不疼……”

    田氏受不住刺激的大声吼叫起来:“舞儿,我的舞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凄厉的喊叫声在牢房回荡,显得更加的阴森恐怖。

    凤舞的身上已经看不到她原来的样子,整个眼眶深陷,枯瘦得很,更加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简直比茅坑还要臭。

    仔细看还能看到凤舞的背后有一团团黄色的痕迹,不用闻就知道是屎尿的气味。

    春芽和夏至两丫环放下篮子就开始吐了出来,一直吐出了黄水,这才好受一点。

    花嬷嬷虽然没有吐,脸色却是难看的很。

    要不是顾忌着田氏还在,她早就冲出去了。

    太脏了,也太臭了,这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可是看着凤舞的脸色,花嬷嬷敢肯定,眼前的凤舞早已经疯了。

    “不要抢我的宝宝,走开,你们走开!”突然,安静的凤舞惨叫起来,一脸狰狞的瞪着田氏等人,脚更是朝着田氏踢去。

    可怜田氏是离凤舞最近的人,本就是蹲在凤舞的身边,这么一脚踢过去,田氏顿时惨叫一声,身子往后倒去:“啊……肚子疼……肚子!”

    这么一喊,花嬷嬷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赶忙去扶田氏,扭头对着两腿软的丫环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讲夫人扶出去,请大夫!”

    两丫环这才回神,三人手忙脚乱的将田氏从牢里抬了出来,哪还顾得上疯癫的凤舞。

    田氏被扶上了马车,花嬷嬷伸手指向春芽,怒声喝道:“春芽,你赶紧找大夫去,夏至跟老妇一起送夫人回将军府,要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咱们都不用活了。”

    春芽吓得都要哭出来了,拔腿就去找大夫。

    花嬷嬷冲着车夫猛的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回将军府。”

    被花嬷嬷这么一吼,车夫也回神过来,驾车往将军府赶。

    田氏这么一闹,整个将军府都知道了,别说整个将军府了,就是整个京城也都知道了。

    大夫是请了好几个,春芽带着人小跑着回了将军府。

    这先到的大夫都是年轻人,年老的大夫还在后面满满走,实在是追不上年轻人的脚步。

    然而这人年轻的大夫进了将军府的门,却是无能为力。

    田氏的惨叫声响彻在将军府,隔得老远凤九都能听见。

    此时,凤九等人正在吃晚饭,田氏的叫声实在是太大了,扰得人耳根实在是难受的得很。

    凤九叹了口气,朝着小黑看了一眼:“小黑,将这叫声隔绝,安安静静把饭吃了。”

    小黑点了点头,身上释放出黑色的灵气,下一刻黑色的灵气将院子整个的包围,田氏杀猪般的惨叫声被隔绝外外面。

    凤九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她招呼着苏安然和宋郁雪。

    “小姐,你是不是知道田氏去看凤舞会出事!”星辰一边咬着鸭脖子,一边问了起来。

    这个问题从田氏惨叫开始,她就想问了。

    刚才田氏惨叫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她才憋着没有问。

    凤九勾唇神秘的笑了起来:“我还真没想到田氏会被踢一脚,不过是恶心恶心她而已。”

    话落,桌上的人都是唏嘘不已。

    “田氏也是可怜,去看自己女儿,都能出事。”

    “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对对,田氏就是自作孽。”

    “……”

    三个女孩一人一句,将田氏鄙视的一文不值。

    凤九笑看着没有参与,日月则是低头吃饭。

    梅苑那边却是一阵人仰马翻。

    年老的大夫终于在一炷香的时间赶到了,还带着两个稳婆过来。

    老大夫一来就镇定的给田氏把脉,随后吩咐朝着稳婆看去:“马上要生,你们来吧,老夫也帮不上忙。”

    于是两稳婆走上前,一个查问田氏的情况,一个指挥丫鬟婆子忙了起来。

    “你去烧热水,越多越好。”

    “你将窗户全部打开,通风。”

    “你去准备孩子的衣物。”

    “你……”

    整个梅苑的人在稳婆的指挥下动了起来,只除了花嬷嬷陪在田氏的身边。  此刻的田氏满头都是汗,说话都费劲,只凭着本能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