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消息都送过来了,自然是在示好,明天出手老身会给他惊喜。”药婆婆说这话的时候,眉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就算是凤九看到了,心里也是一凝。

    看来药婆婆要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不然的话岂会这么自信能够以一敌三。

    南宫殇的视线在药婆婆脸上扫了一眼,继而开口:“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一听这话,药婆婆却是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脸上瞬间闪现出一抹笑意:“好好照顾老身的小徒弟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们。”

    这意思是下了逐客令,南宫殇忍不住的低笑出声。

    在自己的王府还被下逐客令,说出去都要被人笑话。

    南宫殇却是勾起唇角,一把将凤九拉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们真的不用帮忙吗?”南宫殇将凤九来到床榻上躺着,凤九忍不住的嘀咕起来。

    “药婆婆看起来很厉害,而且她的修为应该比东方老祖厉害多了,况且还有你师姐在身边,我们就不去添乱了。”南宫殇伸手在凤九的头上揉了揉,一脸的宠若。

    想不到有一天他也会受到别人的庇护,不过这种感觉还真的很好。

    爹,你在哪里呢?

    娘,你真的已经死了吗?

    这个时候南宫殇才发现,自己对于娘亲的死开始有了怀疑。

    当年他还小,就被人告知自己母妃已经死去了。

    这么多年,他也一直都相信着,直到药婆婆的出现。

    药婆婆出现得很突然,可他一下子就相信药婆婆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被南宫殇这么一说,凤九也觉得自己上不上忙,既然师父都说不用帮忙,不如他们去皇宫。

    有些事情是要问清楚了,虽然南宫殇没有说,可是她很清楚南宫殇是很想知道真相的。

    “饿了没有?”南宫殇偏头问了一句,随即伸手在桌面上的盘子里拿了一块糕点,往凤九嘴巴塞。

    凤九笑笑的凑了过去,咬了一口之后,就用手将糕点塞到南宫殇的嘴巴。

    南宫殇愣了一下,而后却是扬眉笑了起来。

    这样的凤九看得他心跳加速,原来凤家大小姐也有这样纯真可爱的一面。

    他很庆信凤九能喜欢自己,也为自己这长皮囊感到高兴。

    咬了一口糕点,南宫殇再次将吃了一半的糕点喂到凤九的嘴巴。

    凤九的脸却是微微红了,这样吃来吃去,他们算是间接接吻了吧。

    想着想着凤九的脸更红了,南宫殇就喜欢看凤九在自己怀里脸红的模样,那比任何东西都吸引人。

    只是当南宫殇再次咬住糕点的时候,却没有直接吃下去,而是凑到了凤九嘴边,眉眼都亮了起来。

    凤九的脸整个的红到了耳后根,心里却有些期待。

    说起来她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女,对于恋爱还是期待的。

    在南宫殇期待的眼神下,凤九咬上了糕点,却不可避免的跟南宫殇的唇碰到了一起。

    凤九的脑子有些乱,糕点在嘴巴里根本吃不出味,看着凤九失神,南宫殇低笑一声,凑上前吻上了凤九的红唇。

    一吻落罢,看着凤九红红的脸蛋,南宫殇赖皮的喊道:“还要。”

    凤九满脸通红狠狠的瞪了南宫殇一眼,却还是伸手拿了一块糕点,她才刚咬上去,就发现一张俊脸凑了过去,嘴巴蠕动起来。

    凤九的手环住了南宫殇的颈项,漂亮的脸蛋满是红晕。

    南宫殇吃了两块糕点,就没有继续逗弄凤九。

    外面风雨欲来,凤九和南宫殇却依偎在一起,享受着属于二人美好的时间。

    夜幕降临。

    两道身影穿梭在皇宫内院,朝着皇上的寝宫而去。

    这两人一前一后,对于皇宫很是熟悉,直接就避开了巡逻的侍卫。

    两人进到皇上的寝宫,依然没有让人你发现。

    直到一人将夜明珠照亮寝宫,皇上才惊恐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当他发现来人是南宫殇和凤九之后,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却依然皱起了眉头:“三根半夜来干什么?就不能等到明天!”

    南宫殇充耳不闻直接在皇上对面坐下,一脸的冷漠,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父皇,这么多年你一直提防本王,原因是什么?”

    皇上没有想到南宫殇会问得这么直接,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夜晚跑阿里问他。

    他愣了一下,随即就摆了摆手:“朕不止是提防你。”

    这句话的意思是告诉他,任何皇子他都在提防。

    然而这话以前他或许会信,但是现在……

    南宫殇摇了摇头,忽而冷冷的开口:“父皇,您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呢?”

    “南宫殇你大胆!”皇上的脸色变得恼怒起来,他什么时候这么被人威胁过。

    南宫殇听着皇上恼怒的声音,忽而笑了起来:“父皇,我母妃真的死了吗?我应该不是你儿子吧!”

    他的眼中满是讥讽,看向皇上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隐饰。

    皇上的脸色终于因为这句话变得铁青一片,忽而暴怒的吼道:“你听谁说的!”

    没有否认,那就是说,他确实不是皇上的儿子。

    南宫殇的脸沉了下来,凤九伸手握住了南宫殇冰凉的大手,眉眼中全是心疼。

    之前他们相信了药婆婆,所以才来问。

    却没有想到,事实真的是这样。

    她突然有些心疼南宫殇,有爹娘,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他忽而惨笑起来:“我爹娘是谁?”

    皇上这次惊醒自己说了什么,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他颓废的低下了头,随即又抬头看着南宫殇,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这也是他一直提防南宫殇的原因,他不能让一个外人得了天宇的江山。

    他答应了那个女人会好好照顾她的孩子,却也只是尽自己微薄的力量。

    “你娘也许还在世,你爹已经死了。”最终皇上还是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既然南宫殇知道了事实,他就实话告诉他。  南宫殇的身子因为这句话变得僵硬起来,浑身都释放出一股子杀伐之气:“那我爹的墓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