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一个楚国公主,南宫殇更在意的是皇后的反应。

    剥夺了皇后的权利,她会怎么应对。

    是继续跟慕熊天苟且,还是想别的招数。

    就在这个时候,东方清回到了宰相府,对于她的回归,东方家的人都喜极而泣。

    特别是宰相,更是拉着东方清的手嘘寒问暖。

    “清儿,你可知道最近京城的变故。”宰相逸说到这个问题,脸色就变了。

    东方清自然知道自己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微微一笑:“爹不用担心,我这就进宫,相信皇后的位置,会坐得很稳。

    说着话,东方清就要出门,然而宰相也跟了上来。

    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去见皇上。

    正好东方清也在,到时候还可以说说好笑。

    他相信依照东方清如今在圣灵学院的名声,就算是皇上也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听说东方清来了,皇上的脸色变换了一下,继而摆了摆手:“让她进来。”

    于是,跪了一夜没有见到皇上的宰相大人终于跟东方清一起煎熬了皇上。

    这一次他可没有冲动,一切以女儿的说的为主。

    其实在来的路上,他已经知道了自家老祖的计划。

    自然是同意的,只要很能保东方家的基业,哪怕只是来听听也是好的。

    进了大殿,东方清脸上扬起笑,朝着皇上躬身行礼:“臣女,给皇上请安,万岁万岁万岁岁!”

    “清儿怎么回来了?”皇上一脸的疑惑,他可没有听到任何风声,要忽然的话,昨天也不敢那么对皇后,更何况东方清回来了,那么那位老祖呢?

    想到这里皇上的心咯噔了一下,面上却依旧很平静。

    东方清微微一笑:“老祖带清儿回来,为的是凤九,她抢走了老祖的宝物,还请皇上不要偏帮,同时老祖让我带一句话给皇上。”

    听到这里,皇上暗道不好,却只能硬着头皮听下去。

    “老祖说了,皇上说的那件事他可以答应。”东方清说话的时候,注意着皇上的神色。

    果然看到皇上脸色变换了起来,却又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对此东方清并不点破。

    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可是能够让老祖说出来的,显然不是简单的事情。

    “传朕质疑,后宫依然是皇后掌权。”皇上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公公,摆了摆手。

    李公公愣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去。

    帝王喜怒无常,他终于感受到了。

    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后怕,若是哪天他惹怒了皇上,会是什么后果?

    之前,他一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却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

    然,他来刚走到永和宫,就传来一阵哭泣声。

    李公公皱起了眉头,推开门,却看到一众宫女太监跪了一地,而柔妃则倒在血泊之中,胸口中了一剑,鲜血染红了衣袍。

    李公公脸色变了变,转身离去。

    这件事他要先报告给皇上知道,柔妃死的太过蹊跷了。

    李公公匆匆而来,在皇上耳朵耳语了一句,皇上的脸色都变了,朝着东方清看了一眼,最终摆了摆手:“你去安排吧。”

    说完这话,皇上显得心情不好。

    东方清和宰相这才离开。

    目的已经达到了,不走难道还留下来吃饭。

    显然皇宫是出事了,皇上的脸色才会那样难看。

    柔妃身死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个官员的耳里。

    东方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

    居然在这个时候死了,皇上一定会怀疑是他们做的。

    怪不得皇上那个时候会看她一眼,而且神情也不对,她现在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

    只是她可没有动手,老祖更不会对那样一个女人动手。

    那么是谁动手嫁祸给她?

    东方清想不明白,也不去想,而是去给老祖汇报。

    这边南宫殇还在想事情,花颂就来禀报:“王爷,事情办妥了,正好东方清跟宰相进宫。”

    “东方清也来了!”南宫殇顿时就眯了眼睛,一脸的冷傲:“也好,让皇上以为这件事是东方家做的,东方家老祖来了没有”  “慕天战那边的消息传来了,东方家的老祖了,同时神光学院的来人,是沐幽月和她师尊,紫兰学院来的是二长老及其弟子竹染,三江学院来人是四长老和弟子子沐。”花颂恭敬的汇报自己刚得到的消

    息,声音中满是疑惑。

    圣灵学院的,四个强大的学院,怎么会来小小的天宇。

    听到这些人,南宫殇眼中一片冰冷:“出去。”

    说着话,南宫殇转身往凤九的房间走去,那个门帘早上被南宫殇扯掉了。

    凤九正在床上眯着眼睛睡觉,突然被人环住了肩膀,顿时就睁开了眼睛:“你今天精神很好。”

    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南宫殇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他直接伸手将凤九捞进回阿里,同时自己也坐到了床上。

    “主子,沐幽月和她师尊来了。”于此同时外面响起了星辰的声音。

    凤九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南宫殇。

    “让他们进来。”南宫殇低沉的声音响起,门外的星辰愣了一下,随即转身去将人请进来。

    这一次沐幽月和药婆婆都是做了伪装,宽大的黑袍将两人的脸面遮住,两人跟在星辰的身后。

    凤九穿好衣服的时候,星辰已经将人带到了院子里。

    凤九朝着南宫殇看了一眼,两人并肩走了出来。

    沐幽月见过南宫殇倒是没有多少惊讶,药婆婆看到南宫殇的脸眼睛都瞪直了,激动的眼眶都红了。

    南宫殇和凤九都看着这位陌生的老人,这么激动?

    被南宫殇探究的眼神看着,药婆婆知道自己失礼了,倒是脸上扬起一抹真挚的笑:“听闻天宇战神俊朗不凡,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南宫殇到是没有觉得奇怪,这样的赞扬声,他从小听到大。  凤九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药婆婆,这可是沐幽月的师尊,怎么可能会去注意一个小小的天宇皇子,知觉告诉她,这个老人家不简单,肯定知道一些特殊的事情,而且还跟南宫殇有关。